鱼蛋的世界古着地图 | 北京英国荷兰意大利德国

阿呆呆啊2019-02-10 14:02:49

(附赠一个不走心版的《猛玛》)


以前我对这个世界有两个误解,一个是只有特别好看的人才能谈恋爱,一个是只有特别好看的人才能穿古着。


所以恋爱和穿古着都开始得特别晚。


后来恋爱虽然谈得一塌糊涂,但是对古着的迷恋却一发不可收拾。逛古着店已经成了我到每个城市必做的一件事情。


就,怎么说呢。


我喜欢有故事的人,也喜欢有故事的衣服。

 

古着可以说都是旧衣服(used clothes),但不是所有的二手衣物都能称得上是古着,一些保存完好的设计师款和奢侈品是有收藏价值的,而不同年代的衣物包鞋饰品也有不同的风情。通常古着是1940-1980之间的一些保存完好的衣物,有时候九十年代的也可能有。


这中间价格差异也非常大,所以每个古着爱好者的风格也可以千差万别。

 

先说一下我的基本定位吧。

微胖腰粗

只适合大方得体款

不在乎品牌,只在乎风格

-需要性价比好的东西


北京

 

MEGA

我的第一件古着是在MegaMega Vintage买的,就是下面那件白裙子。


我当时大二还是大三跑去北京玩儿。店里的小姐姐特别温柔好看,在我沮丧自己不够好看穿不出古着的感觉的时候。她帮我挑出了这一件。


迄今为止仍然是我最喜欢的衣服之一。

后来那些年又买了第二件,第三件…….



Mega家有很多相对平价的古着,但偶尔也会有特别贵的。比如那种保存完好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款(右上)。


衣服款式有非常鲜明的年代风格,但是相对比较中性。


店主是个型男,可能跟这个有关系。

毕竟他们平常展示的风格是这个样子的。


Mega Vintage

北京市东城区鼓楼东大街241

(听说在三里屯开了新店,许久没回北京,大家可以查查)

 

DDR

这是另一家我钟爱的北京古着店,店主是一对夫妻,以前是时尚杂志的编辑,因为钟情古着,后来就自己出来开店了。


当年买的白点红裙子一直很喜欢,一路从北京穿去了上海。


朋友去试的粉白的裙子(图右下)也很美(太贵了我俩都买不起哈哈)



他家的风格非常女性化,喜欢收集奢侈品款和设计师款。普通的款式也经常能发现非常美的,价格相对要高一些。


衣服饰品鞋子包包都有不少不错的。


出镜的是女店主张淼,本人瘦到我想哭泣。


这些年做的越来越好,他们还经常会跟明星合作拍摄杂志封面


DDR Vintage Store

搬了起码四次店,听说现在在三里屯

也有网店http://ddrvintage.taobao.com/

 

英国

格拉斯哥

Mr Ben Retro Clothing

出国之后,对新衣服的兴趣只降不增。所以在苏格兰呆了快一年,感觉新衣服一个手可以数得过来。

离市中心蛮近的一家,中午十二点半才开门。


挑到的这个牛仔服背后是迪士尼的卡通动物,香港产的好像还是童装。


穿着可以蹦到一米二高。

 

The City Retro Vintage Fashion


这家店也在市中心,非常非常小。但是也能淘到一点不错的东西。


我在这里买到这件绿色的滑雪服款,秋冬之际穿的频率很高。


那种透着莹光的绿色,朋友配小黑裙穿也非常好看。

 

The Glasgow Vintage Co

这家在westend,我买的最多,从皮衣到毛衣到衬衫。


因为价格非常合理,但他们的衣物二手衣物多过真正的vintage。重度的古着爱好者需要仔细挑挑。



另外再说两个我淘货的去处。


一个是charity shop,这种店铺在英国随处可见。英国人习惯把旧衣物循环利用,捐到charityshop,这样穷人可以以低廉的价格买到衣服。得到的钱还可以用来做慈善事业。


大多衣服都只是二手,但是很偶尔,也能发现一些质量成色非常好的古着在其中。

比如下图这种,我就在里面找到一件羊毛和卡什米尔混纺的大衣。还是八九十年代的垫肩款,非常有型。


但这凭运气,因为整体质量并不好,去了一次就懒得去了。

 

还有一个就是论斤卖的古着集市


这种一般都是定期在各个城市筹办的活动,一般都会租个超级大厅搞上一整天。

试衣服不是很方便,但是性价比非常高。


我通常会挑简单大方的款式,但偶尔想尝试一些跳脱的风格,在这里也可以找到。



我在这里买到了一个巴伐利亚风格的裙子[左一](被德国朋友嘲笑是200年前德国南方农民的衣服),但我觉得偶尔穿一次很特色。


一个意大利产的裙子[左二],我惯常的简单大方款,剪裁恰到好处,粗腰的我也可以穿的长款。


一个五六年代风格的加拿大裙子[右二],我妈嘲笑我她穿都老,但是这件裙子在腰身有非常精细的剪裁,穿起来又凉快又舒服。


还有一个oversize的厚毛呢格式衫,背后设计有点小心思,所以可以当宽松外套,也可以束了腰带当一个小风衣。

 

爱丁堡

W. ARMSTRONG & SON

来了两次,在里面杂七杂八也买了不少,包括广受好评的小皮裙和卡什米尔V领灰毛衣什么的,但我个人最喜欢的就是那个白毛衣。


那个时候正好看到MEGA在朋友圈介绍这个时代的款式,这里的价格大概只有10磅左右,所以毫不犹豫就买了。


经常在屋里写论文的时候穿,陪我度过了一个温馨暖和的冬天。

 

伦敦

伦敦的古着是很出名的。


网上的攻略我也看了一些,Brick Lane是一个经常被提到的地方,但我觉得这里的溢价已经不正常了。


这里的地下集市好看的货品很多,是值得逛一下的,价格比我在荷兰等地方看到的要高。但是反正能选到特别的款。


地上的大多数价格离谱,而且我觉得二手多过古着。


House of vintage的店主明显挑货款很精心,所以里面有不少很不错的款式。我甚至在里面看到一件麂皮上面带白色刺绣的外套,非常美。如果不是因为我外套太多可能就拿下了。


它对面的levisons男款居多,但是女款有一些非常惊艳。发现一个六十年代款的白色连衣裙,美到想哭泣。但是价格也让我想哭泣,所以就欣赏一下算了。


如果想挑一些平价的二手衣物,这附近的Rokit和市中心的popboutique还不错。我在前者买到了成色不错的裤子,后者买到了一双意大利的皮鞋,成色都还不错。

 

我主要推荐的是Camden town


这个地方真得是集脏乱差于一体,但是有一个非常庞大的集市,和几家古着店铺。


我在这家Time tunnel买到了一件四十年代的battle field,是厚毛呢短款的战斗服。质量和版型非常好。价格是四十五英磅(BrickLane的一些衬衫都敢贴价到60-90磅也是夸张)。


后来穿着溜达到BrickLane的时候,Rokit的老板娘也很喜欢,还在问我从哪里买的。


这里的古着店铺相对BrickLane要便宜很多,很高性价比的外套,但货品比较杂,需要仔细挑选。

 

荷兰

阿姆斯特丹

话说这里也是欧洲重要的古着货源地之一,但是我没有刻意去找,这家店里偶尔逛到的。

离那家百年老牌的冰激凌店非常近,但是那家冰激凌店真得没太有必要吃。

店名忘了哈哈,货品也不多,但是我在这里买到三种我一直都想要的古着款。包括八十年代软皮的绿色皮衣,手工刺绣的荷兰风格衬衫,还有古典的白色裙子内衬小衫。


价格都很划算,所以觉得非常圆满。

 

Haarlem

这是阿姆斯特丹旁边的一个镇,从柏林坐飞机到阿姆斯特丹的时候,邻座的荷兰大叔跟我强力推荐的。


在这里发现一家非常棒的古着包店。


价格和成色都非常合适,我给自己挑了一个小钱包和挎包。


店主的英文不太好,但是人非常甜。


这里只能现金,所以最好取足了再来。



附近也有几家古着店,时间关系就没太仔细逛了。

 

意大利

罗马

意呆利的古着在皮质品上的审美真得高出别的地方的不是一个档次,感觉伦敦比起来都要逊色很多。


Vantachic

第一家逛的古着店铺,店主很美丽,在古着圈也小有名气。德国和日本的时尚杂志都报道过她的故事。她说自己是欧洲唯一个收集了三百套古着婚纱的古着店主。



我在这里买到了一个意呆利七十年代款的小红鞋。


能让我这种大宽脚穿得舒服的高跟鞋,真得太不容易了。


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OMERO & CECILIA VESTITI VECCHI

110, Via del Governo Vecchio

这家店还是我去另一家偶然遇到的,结果那家没看上,看上了这家。

 

不仔细看根本找不到(仔细看了也不一定找得到)离四神喷泉很近的一条小巷,店门口没有招牌,挨着一家冰激凌店。


这家店有非常多好看的男鞋和包。


女鞋少一点,但是品质都不错。


店里有一个非常温柔的小哥,会跟你慢慢讲古着的知识对应的细节风格。

渣照片随便看看,上面的包是五十年代的,有个非常有趣的凹进去的细节

 

KING SIZE Vintage

离斗兽场很近

这里有我见过的最多的,质量最好的各种古着鞋子。

你能发现很多精巧的设计在上面。

价格在35欧到150欧不等,真得很美貌。

 

 

我买的古着衣服居多,很偶尔也会买饰品

比如在北京买的耳夹,还有在德国海德堡淘到的手表。


都不是什么牌子货,胜在款式特别。

 

我也经常会“偷”我老妈的衣服穿。


 


我喜欢买古着,经常会被认识的人笑话。


可是只要可以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别的我也不是很在乎啦。

 

更何况,古着也是一种很环保的生活态度。比起过度消费,能够再利用以前的衣物,也能些微减少一点环境的负担。

 

省的钱,我们一起倒上一杯酒,讲个好故事。


足够了。

 




《Runaway Bride》里不停逃婚的Julia Roberts终要坐下来思考,自己最喜欢的鸡蛋烹饪方式到底是怎么样,自己想要的婚礼到底是什么样子。


对未知的经营,从来就不是想要被完美打磨。而是期待每一步,都能向真实的自我更近一点。

我很重要。


我就是这样的。


希望我们都能这样坦荡,简单,骄傲又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