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吃牛杂

炸猫儿2021-10-09 10:02:56

最近马不停蹄的出差和工作,难得有闲心写写杂文前不久去了趟香港,至今口中还惦记着尖沙咀街头脏摊上那口香臭浓郁的烤大肠~


庙堂


前两天出差香港,白天基本都呆在kerry hotel里工作,所以吃饭都在酒店里解决。虽然kerry家四月份刚刚开业,但3楼自助餐厅的人气依旧延续着香格里拉餐饮的火热。

现切的帕尔马火腿和伊比利亚火腿前面从来不缺少排队食客,烤龙虾也是一抢而光的宝贝~从牛排烧烤到各式生鱼片,从煲仔饭到叉烧包,丰富的档口基本上能满足得了你的心和胃,哪怕你吃一碗白米饭,也有旁边的xo酱和老干妈酱作陪。

作为一个刚刚入行的酒店控学习者,也慢慢觉得一家酒店的品控从我们日常最关注F&B便能深切感受到,往往一顿舒服的饮食便会拉近与酒店距离。从团队协调到烹饪水平,不管高峰期还是低峰期,依旧不妥协品质如一,那这家其他的服务也一定会保证质量。所以我一直对于香格里拉尤为的喜欢,从不会妥协的F&B,或许也是其站稳酒店大佬的一项法宝。


江湖


到了深夜,我则会和摄影师赵老师去江湖中觅点野食。跟着老司机摄影师出来,才知道他说的“香港的美味的精髓,深在江湖里。”的真谛。


到各地探食一直是老赵旅行中乐此不疲的趣事,不管是米其林这样的高级食肆,又或是街头的苍蝇馆子,不惜为心胃而奔波,只为享受在一份美食中得到随遇而安的惬意。

从酒店打车直奔尖沙咀,在K11背后一条再寻常不过的十字路口有一家生意火热的烤串店,这便是老赵带我上的香港美食第一课。

隔着老远,烤肉香味扑鼻,旁边的年轻人甘愿为这美味久等立食。我不自觉打了个喷嚏,怕是我好久没有如此接地气儿地欣赏一座陌生城市了。

大块的牛杂在油锅里噗噜噗噜翻煮着,老板根本等不得你犹豫的选择,后面的人也着急你在墨迹什么。一份牛杂和咖喱鱼蛋。于是捞上一块,油光泛于肉上,老板爽快地咔咔几刀,浇上汤汁,配上辣椒酱,香气勾人。里面牛肺、牛肚、大肠、牛膀这是标配,而牛唇和牛波子(睾丸),惟有老饕赵老师才能懂得其精髓了。


老赵去711买了几罐啤酒,于是我们便在路口巷陌的楼梯上吃了起来。这种local的情结不仅仅出于这一顿香港午夜的街头脏摊,而更多的是唏嘘自己战胜了压抑着的愈发无聊的生活状态。口里吃着这些洋人眼中的身体垃圾,却成了我们化腐朽为神奇的美食,既惜物,又能满足馋嘴的欲望,真是佩服我们对于吃的艺术成就。

油腻的鱼蛋肥肠配一碗小清新的甜品,无疑于今夜与鬼妹北妹共赴巫山,让你今夜都欲罢不能~


一座城市的饮食文化之光,不是高高地束之高阁,也不会是流浪在街头巷陌。你会发现庙堂与江湖自古以来就不两立,你总能在声色犬马的午夜街头发现满足肚胃的惊喜,不管酒店的高级食肆,或是路口的大排档,又或是推车摆摊的走鬼… 

说到底,饮食男女,人之大欲。美食也不过是人生的一道坎儿~



希望以后有一家小隐于巷的摊铺

容不下太多的顾客,但容得下吵闹

没有人着急来,也没有人想先走


这夜派对,就要散场

这夜派对,就要散场

这夜派对,就要散场

老铁,你命里缺炸猫儿

关注炸猫儿,必有后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