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有一座小城,叫高州,我的故乡.

行走中的锦字2020-11-25 16:20:32

“2007年的高州早晨”



前几天,我们家族群里说好久没回高州了,看了下时间刚好没什么事情,就约好和我姐、两妹妹一起从珠海驱车回到高州,先去探望姥姥,顺便去把果园的荔枝采摘来吃。

高州,位于粤西地区的一座小县城。

这是我的故乡,我出生在这座由群山包围着的小山城中,也在这里渡过了14年的时光,可以说我现在所有的记忆都是基于这一座小城里,这些年高州这座小县城发展得也越来越快,再次回到这里,有很多新建的地方我居然已经不知道是哪里。

我对它的记忆只存在于老城区里的九街十二巷中,只有那里,对我来说才是高州。

而高州的那些美食,正是承载着我对于它情感的一个寄托。

回高州第一件事,自然是吃了,人的记忆有好几种,其中一个就是味觉,那种小时候的味道,无论过了多久都会深埋在骨子里,当有一天,再次品尝到小时候的感觉便又会回来了。

这一篇,我带你走进高州的那些小吃。

今晚第一家,后街牛杂。 开了二十多年的小吃,从小吃到大。

高州小吃,珍姨芒果档,那些酸酸甜甜的芒果,每次想起来都得流口水,吃完牛杂当然得再来点水果酸爽一下,才能再吃下一顿了。

估计只有高州人才知道这一道小吃,薯包籺(薯粑籺)又称姨包籺,是广东高州一道比较著名的传统小吃。

薯包籺从清朝至今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作为高州群众最喜爱的街头小吃之一。蕃薯粉特有的爽脆滑口,加上热醋汤的浸泡,入口浓而不腻,十分诱人。 

高州“籺”,是高州的一种传统小吃,由粘米粉加水,用手工捏出做成皮,用豆干、大蒜、虾米做馅,制成的类似饺子又比饺子稍大的馅类小吃,蒸熟、油煎或水煮。

在高州想吃的话,得去“任美食”店里,有传统的“籺”,另外推荐它们家的黑芝麻糊汤圆,也是棒棒的,20年没变过味。 

高州有4大名小吃店都足足开了20年以上,环境不怎么样,都是开在市场街头上里,比如这家东门豆芽粉。

豆芽粉的材料是用米浆炊好的粉皮和绿豆芽。将做好的米浆舀一小勺到特制的托盘中,然后用刮板将米浆刮成一层,平铺到托盘上,不要太厚,大约2~3毫米左右

放入抽屉式蒸架中蒸熟,取出用竹片划成矩形,在上面加入预先准备好的熟的绿豆芽卷起来就完成了。

食用时截成若干小段盛碟,淋上酱油香油,撒上花生米,再配一碗白粥,是高州人一个正常的早餐,或是宵夜,在早上的时候基本只能排队等吃。 

虾饼,这个好像很多地方都有,就不多介绍了。

高州4大名小吃中有一家店也是怪,在高州北街,20年那家店没变过,到现在都还用柴火来炒,所以墙上都是给熏得黑黑的,但挡不着一堆人大半夜来这里只为吃一碟炒粉。 

老童鞋在凌晨带着我来这里吃炒粉,就因为我一句话,想吃炒粉了,就开了过来。吃着吃着下起了大雨,我们也不急,就在雨中一直聊着这些年的变化。

荔枝,高州支柱产业之一,每年到5月底至6月底是它上市的时间,这里有着中国最好的荔枝,其中“桂味”是最好吃的品种。

今年又是丰收年,所以必须回到家在果园下,在树下采摘来吃,这才是荔枝最正确的吃法!

味觉是一种神奇的记忆,强大到食遍八方也能从中找到家乡的味道。

等到离开家乡后,才真正体会到乡愁就是与家的距离,就是对故乡和亲人的牵挂。 而当我冒出想家的念头时,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家乡的美食。对于在异乡的游子而言,似乎只有一碗故乡的美食才能填满寂寞游子的心,才能使这份“思而不得”的愁绪得以缓解。 

今晚吃的不是美食,而是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