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动罪成后,他反而「废青变英雄」?|中环一笔

獨家2019-11-07 16:07:33

2016年農曆年初二,在旺角因部分本土派人士以「保護街頭小販對抗執法的食環署人員及警察」為名集會,引發街頭衝突,演變成暴動。當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先生,在經過一個多月的審訊後,被陪審團裁定其中一項暴動罪成。在被裁定暴動罪成前,梁天琦已在2018年1月提訊時承認一項襲警罪。



為這兩項定罪,梁天琦的代表大律師在向法庭求情的陳詞中,求情的主旋律仍然是處處為梁天琦推卸責任,意圖為參與旺角暴動的梁天琦的暴力行為辯解。同案中另一被定罪的被告盧建民,其代表大律師更竟然說「暴動是政治,暴動法律都是政治」的泛政治化歪論,將暴力行為合理化。意圖以政治理念為理由替赤裸裸的犯罪行為開脫。

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在法庭閱讀了包括英國國會議員及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撰寫的11封求情信,當中很多都稱讚梁天琦是一個「不會推卸責任的人」。


為一個人開脫罪行,侮辱一整代人


梁天琦被讚譽為不會推卸責任,代表他的41歲的蔡維邦大律師更進一步演繹說,推卸責任的是蔡維邦大律師他那一代。他說他們「這一代的人(為政治理想)什麼也沒做過……只顧努力工作為事業家庭打拼,如今已成為達官貴人、大醫生、貪圖逸樂,唔想後生仔搞亂香港。」他更稱現在發生的事都是他們那一代製造出來的。蔡大律師似乎在說成年的一代都是既得利益者,希望維持現狀,沒有為美好將來打拼;而梁天琦這一代的年輕人,才是為了爭取更美好世界而不卸責的一代。這種說法是以侮辱一整代人,來為一個人所犯的罪行尋求開脫。

 

其實稱讚梁天琦是一個不會推卸責任的人,大概就是因為他在之前的提訊中坦承了襲警罪。但梁天琦自己承認襲警罪的背景是什麼?是因為警方提供了他不能抵賴的證據,證明暴動當晚凌晨2時梁天琦以膠筒擲向一位姓文的警員,再以腳踢向倒地的文姓警員,並以木製卡板打向警員背部;導致該名警員左膝、右後背、右膝、左耳等受傷,做成2%永久傷殘。梁天琦在面對這樣充分和不可抵賴的證據下,能卸責不認罪嗎?



一般刑事案件,被告在被定罪後,代表他求情的大律師,在求情時,都會先承認被定罪所犯的事情是不對,然後再講其他理由要求法官輕判。當然若然被定罪者根本對被裁定罪成的行為不認為是錯的,或他準備上訴,代表他求情的大律師在求情時便不會提他被定罪的行為。如梁天琦這些政治高於一切、不為行為認錯、為爭取達至政治理想甚而可以容忍暴力的辯解,便是近年不斷在香港法庭出自各同情這些暴徒的大律師口中的歪理。也因如此,主審法官彭寶琴便表明正在處理的是一宗涉及暴動罪的刑事案件,不接受辯方稱「暴動是政治」的說法。

 

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大律師為梁天琦撰寫的求情信中,稱梁天琦「不畏艱險、有深度及理性分析頭腦、懂得自我反省、忠於真實、不迴避結果和責任」,稱讚梁天琦是她30年從政經驗中「極少見的人才」。其實稱讚梁天琦的,不單是吳靄儀;在梁天琦被裁定暴動罪後,更有個別媒體引用一部紀錄片中梁天琦曾說「我不是英雄」而以「廢青變英雄」的副題來說他是一眾支持者心中的英雄。


梁天琦是如何走上「英雄」之路的?


在2016年農曆年初二旺角暴動前,梁天琦與現在已因旺角暴動潛逃的黃台仰,同為於2015年成立推動「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的發言人。

2016年1月,因為新界東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在2015年10月辭去立法會議員席位,須在2016年2月底舉行補選。梁天琦參與補選 ,並在2016年農曆年初二鼓動旺角街邊賣魚蛋的小販與警察對抗,作為其選舉補選的選舉工程,結果引發旺角大暴動。



梁天琦也因為2016年年初二旺角大暴動終成為了矚目的補選候選人,借旺角暴動的人氣,他在2016年2月底的新界東立法會議席補選中,一舉奪得了15.38%共66524票的選票。雖然在單一議席的補選中落敗,但以這得票率,梁足以在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在新界東的9個民選議席中按比例代表制穩奪一席。

當然,到後來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梁天琦被選舉主任裁定他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因而被取消參選資格。

從廢青變成英雄,被定罪後為他撰寫求情信的人捧他為不畏艱險、有深度、有理性、忠於真實和懂自我反省的罕見人才。


究竟梁天琦又是怎樣看自己的?


2016年8月,主張香港獨立的「民族黨」在香港特區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舉行集會,當時梁天琦剛被取消參選9月的立法會選舉的資格。梁天琦在集會中發言,是這樣的形容自己的:

「一年前我只不過係一個社會上完全冇人知我係乜人、我亦都唔知道我在社會上應該擔當乜角色,一個廢青。有邊一個人會諗到一年之後,呢一個廢青會成為一個被政府剝削政治權利的香港人。有邊一個人會諗到一年之後,呢一個廢青係曾經距離呢一個夢想只有一步之遙。」



在這段話中,梁天琦所說的「一步之遙」是什麼?是通過選舉進入立法會成為立法會議員。只是在入局一步之遙的距離中他因他的港獨立埸被取消了參選資格。他熱衷的似乎並不是要推翻建制尋求香港獨立,而是熱切要加入建制。

在他的發言中,梁天琦是這樣理解香港特區政府與「港獨」的本質的。他在背景掛著「香港獨立」四個大字的講台上這樣說:

 

「追求(背景掛著)呢四隻大字,我哋講緊嘅就係要奪權。我哋要攞返呢個社會上應有嘅權利。……面對一個獨裁政府應該點樣?革命。」

 

他又說:

「革命本身就係講緊一個社會結構,權力分配,一個根本性的改變,一個從下而上的改變。一個從上而下的改變,其實係代表一個改革;而一個從下而上的改變就係革命。噉大家諗下,今時今日你仲會唔會奢求中國、香港特區政府從上而下改革?仲會唔會相信佢會畀我有民主?畀我有自由?冇可能。所以話我必須要革命。」



從梁天琦近乎夢囈的發言中,可以看出他的前後矛盾,並非一些為他撰寫求情信的人所說的是一個有深度及理性分析的人。他一方面熱衷進入建制當立法會議員,另一方面卻不斷說要推翻這政府,甚而為此而甘願做一個無賴。究竟他是一個為嗜權而甘願做無賴的機會主義者、還是一個為崇高政治理念而推動革命的理想主義者?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為推翻政府而甘願做無賴可以說是不擇手段。梁天琦所說的不單代表他個人,這種認為真理在手便可以不擇手段的想法,廣泛存在年輕人當中。問題是他們所想的真的是真理嗎?香港特區政府真的是如梁天琦所說的是無賴政府嗎?激昂的言詞掩飾不了他的思想混亂。看來,為梁天琦撰寫求情信的有頭面人物不是過譽了他、便是寫信的人根本並不誠實。也是這些不誠實的人不直斥尋求「港獨」的荒謬,間接地不斷地鼓勵年輕人走進這思想混亂的死胡同。

 
港獨派的不擇手段,凸顯了香港警隊的專業

 

旺角暴動在2016年初發生,當時梁天琦正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無論法庭最終怎樣判斷梁天琦在旺角街頭暴動的角色,事實是梁天琦挾旺角暴動的餘威,在2016年2月底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藉著旺角暴動從一個廢青變成英雄的高人氣,取得超過15%選民的信任。但補選投票時,沒有人知道他是在暴動中曾經腳踢及以卡板攻擊一位已倒在地上的警察的其中一名暴徒。這一事實直至他被帶上法庭才被公開,而他也在證據確鑿、沒法抵賴的情況「不推卸責任」地承認了襲警罪。


假若在補選時新界東的選民已知道了他在旺角暴動中的凶悍行為,他還可能拿下超過15%的選票嗎?

在旺角暴動案今年開審前,警隊及政府從沒有洩露梁天琦在2016年初的犯罪事實,反映了香港警隊並非如那些廢青所說的是黑警,而是公正專業的執法隊伍。 

 

為梁天琦寫求情信的社會翹楚,應該要做的是誠實及認真地告訴梁天琦及他的支持者,不要繼續在他們自己構建的夢囈世界中沉睡不醒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直接供稿予零傳媒《獨家》微信賬號和《亞洲週刊》的稿件

原文有刪減

如需轉載請聯繫小編


獨家新聞

獨家觀點

等你來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