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交集

阿阿阿阿阿阿盼2020-09-16 14:37:00

      

       游至泉州开元寺一隅,弘一法师纪念馆忽现,遂欣欣然移步入内。入口处一影壁,上书:悲欣交集。

        仰慕洛阳桥已久,遂前往。始建于北宋,跨洛阳江。历千年风雨,自岿然不动。纵不似想象中宏伟,倒也没什可失望。


       在现在的我看来,悲欣交集和不悲不喜已无什么太大的区别。福建之行前,我没有预想过老同学见面的场景和感受,顺其自然就好。真正到快见面的那一刻,也没有很激动,反倒很平静。见到了,觉得并没有四年未见的感觉,大约是平时经常联系的缘故,并无丝毫隔阂,近况也不用聊太多,因为大家都互相知道。

        南北婚俗很不一样,在三明,出嫁前一天的晚上,女方父母会隆重摆一场出阁宴。宴席间,我们很乐于讨论每道菜都是什么,即使是福建漳州的舍友,也觉得很欣喜,因为他们那里的宴席多是海鲜。一顿热闹的出阁宴结束,我们在县城沿着临街步道边走边聊,散步回酒店。相约明天九点在新郎到达之前到达肖肖家,陪着她。结果第二天大家不慌不忙地起床,八点多了才去吃早饭。南方的牛杂汤跟北方的很不一样,牛杂里基本上全是牛肉,也没有饼丝可以泡。吃完早饭,一路散步至肖肖家楼下,新郎的接亲队伍已经到楼下,我们玩笑道:你等会再上去,让我们先上去。大家把新郎伴郎好一通为难,肖肖也是幸福都写在脸上。终于肖肖要出发去婆婆家了,快要上车的时候,弟弟给她拿行李箱,她回一个大红包,并且说:一定要好好学习。话没说完,她就哭了,我忽然也毫无征兆地落泪了,这一刻也许算作是悲欣交集了。所以我一向推崇仪式感。

         新娘被接走之后,我们在她家吃了一顿便饭就出发去厦门了。没什么离情别绪,不知道她们俩有没有。到了厦门我们各自分别,互相拥抱之后,奔向各自要去的地方。我去了上大学的地方,并没什么感慨。发了一条朋友圈:旧地重游,竟然没什么感觉。确实没什么感觉啊,我还纳闷貌似不应该只是这样才对。所有的评论我最喜欢一位忘年老友的话:走过的路多了,也都看淡了!人家年过不惑,经历的事情很多,读的书也很多,也游遍名山大川 ,可谓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看后我深以为然,也感到很释然。经历的事情多了,人便不容易徒然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感慨和忸怩作态。

        有厦门的老同学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强烈要求招待我们,让人觉得格外亲切。即使是上学时候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见了面也觉得毫无距离感。有两个同学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茶叶店,名叫“一日闲”,很别出心裁,大约是受两个人名字里都有的“贤”字的启发。从茶叶的收购到包装再到销售,他们都亲力亲为。我们在厦门的那两天,另一个老同学还在江西跑茶叶采购,所以留下来照看店铺的老同学招待我们。我都不知道他家是安溪的,看他对茶叶对泡茶的知识那么精通,我才问了一句“你是安溪的?”边泡茶边聊天,他说到刚毕业那两年的经历让我心生敬佩,忽然对他刮目相看。一直觉得他还是那个上学时候高高瘦瘦少言寡语的男同学,其实并不然。他说刚毕业那年觉得人生迷茫,就丢下刚找到的工作,和新认识的几个伙伴在云南和西藏游逛了两年。大多时候在丽江,没钱了就帮着客栈老板接接团,就是现在开客栈的老板还经常怂恿他去丽江帮他打理客栈。也去过几次西藏,有一次花了26天从云南骑行去西藏,还爬上了珠峰大本营,海拔五千多米,竟然没有高原反应。这都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弱弱的同学了。

          有的人因为时间和地域方面的原因,没能相见,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淡淡的就好,君子之交淡如水,适时的浓淡不至于成为羁绊。就像这句话说的:你走,我不去送你;你来,漫天黄沙,我去接你。    这就是我要的归真返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