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支教故事之一:春风杨柳,吹拂涟漪

詹爱玉2019-06-22 03:07:25

2008年汶川大地震,使四川省多个市(州)、县成了重灾区,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也在其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小金成为江西援建的县。江西在小金不仅重建学校、医院、公路、桥梁等硬件设施;更有教师支教、干部培训、心理疏通等软件援助;而江西财大研究生支教团就是软件援助之一,连续五届的爱心支教,奉献青春,服务小金。

贾杨柳,支教团成员,她支教点是在小金县的美兴中学;在川西高原支教的日子里,支教教师得到了学校领导和同事的关心,如沐浴在江南春风中......

校长扛旅行箱

2017年8月25日,江西财经大学的6位西部计划志愿者,每人拖着一大行李箱、背着双肩背包,手提大便利袋,在南昌火车站汇集,开始了前往服务地支教的旅途。途中辗转火车、地铁、汽车、出租车等多种交通工具,翻越1500多公里,终于在28日下午3点到达四川省阿坝州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城汽车站。在车站迎接这些青涩老师们的有小金县团县委的领导和两个学校的部分校领导。短暂的交接仪式后,贾杨柳他们被正式分配到了各自的服务学校。美兴中学成为贾杨柳和其他两位志愿者的服务地,他们一年的情结之地。

考虑到贾老师他们这一路的翻山越岭,还没有好好吃过中饭,以柳明校长为主的学校领导把贾老师一行带到了小金县的特色面馆先用一碗面条果腹。用餐途中,贾老师得知通往学校的唯一的一条马路正在被翻修,车辆并不能同行,行李箱也无法拖行。这些支教老师们的心中隐隐有些担心,他们每人都拉着24寸拉杆箱,里面塞满各种生活必需品,超过30斤,感觉特别沉,上下车时同学相互帮忙,在路上拖着走很费劲,加上路途颠簸与晕车,提着大行李箱步行1000多米,对这些南方大孩子们来说,算第一场考验。

可在这个炎热的夏日,这个烦恼并没有降临。凹凸不平的道路入口,当贾老师他们正准备把原本拖着的箱子提起时,校长、工会主席、后勤中心主住分别来到了他们面前,将他们的大箱子一下扛在各自肩上;震惊的小贾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就听校长说:“虽然说你们来这里也算是一种生活的历练,但是不要刚到岗就累倒了,这里是高原地区,虽然你们的高原反应还不是很严重,但扛着这么重的箱子走路会喘得很严重的。”这些领导没有任何架子,如父亲般领着自己刚回家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在前面。贾老师说她当时是又感动又羞愧,前面走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父辈一样的人啊,那后背的一滩汗渍永远的印在她的心里。

小金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县城属高山峡谷地带,峡谷两旁,山峰峻峭;学校依山而建,阶梯布局;刚到校门口,学校两位正忙着的副校长和其他后勤领导也前来迎接他们的新成员。江副校长他们顺手接过校长他们刚放下的箱子,边走边说着:“走,你们住在师贤楼,有点高哦,觉得喘就歇一会。”绕绕弯弯,拾级而上。箱子就一直在那些“父亲”手中。到了住的地方,被子、床单及生活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每人一间小套间还配了一个洗衣房,给他们分好房子,校长说:“你们稍作收拾就先休息一下,这些铺盖什么的都是刚准备的,可以直接睡的,晚上6点来校门口,给你们接风洗尘。”简单收拾后,他们睡了一个安稳、安心的午觉。

休整后,窗外,天空湛蓝,没有丝毫杂质;餐桌上,香味扑鼻,嘉绒藏式传统土火锅、串串牦牛肉、酥油糌粑、松茸、野生菌等,贾杨柳怎么也没想到,学校竟是如此盛情,让他们感受到藏族同胞火一样的热情。

三伯”的“娃儿”

2017年12月12日,入冬后的小金,天气特别寒冷,贾老师批改作业时,发现办公桌下面多了个小巧玲珑的粉色取暖器,插上电,既好看又暖和,她在想:是谁“雪中送炭”呢?过了几天后勤中心主任告诉她,是“凌三伯”交待买的,特提醒:“女娃用的,选漂亮点。”

“凌三伯”是学校的工会主席凌玉东,在家排行老三,贾杨柳与其他支教老师称他为“三伯”,像伯伯一样处处细心照顾他们;天冷了,给他们添被子,买取暖器;天暖时,带他们到外面走走,看看小金风景;让支教老师感受到如冬日阳光,暖暖的。葡萄成熟日子,“三伯”邀请贾杨柳她们一起去他家吃葡萄,三伯家的爷爷奶奶见到他们这几个孩子乐呵呵的,爷爷亲自拿着剪子到葡萄架上剪葡萄,奶奶坐在桌边给这些孙儿孙女们夹核桃。

中间:凌三伯

贾杨柳说:“三伯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家,慰藉了我们想家的心”。寒风萧瑟的日子,“三伯”请他们到家里去改善生活,没进厨房,都能闻到肉香味。那是凌家嬢嬢在为他们张罗着,有酥油茶、馕饼、特色牛杂汤、腊肉等,感觉如过年般;凌家的伯伯嬢嬢对他们说:“你们与我的娃差不多大,想家了就来我们院里玩,当自己家,伯伯嬢嬢给你们办招待。”

“三伯”自己的娃,在离家千里的贵州当兵,“三伯”切身体验到父母的担忧与牵挂,支教老师从江西来到川西,山遥路远,父母哪有不担心?如果知晓儿女在外,一切安好,就会放心。三伯说:“同为父母,生活上尽量多照顾他们,工作上娃儿很努力,处处为学校增光添彩!”

在“三伯”家一玩,吃中饭后,又带上他们上街,街上店铺大都认识“三伯”,小金苹果、核桃、梨子等当地水果,一路品尝,6个娃子跟在三伯的后面吃遍了一条街。有一次,“三伯”听贾杨柳说苦荞茶好喝,第二天,40元一盒买了6盒,支教老师一人送一盒。

学校不仅有“凌三伯”,更有亲自给支教老师卤牛肉的柳明校长,以及“安大伯”、“江二爸”“牛二嬢”等老师对他们的关照与呵护。

牛二嬢

学生亲如姐妹

学校老师对贾杨柳的关爱,如一个大家庭的温暖;而学生对贾老师的感情,似姐妹一般亲密。家访时,贾老师与学生宋龙娇坐一起,有说有笑,像姐妹。宋龙娇说,贾老师有时真像姐姐,我的女神姐姐,笑起来特别甜,亲切,谈得来,希望以后像姐姐一样考上江西财大;哈哈,那时,老师变成我的学姐!也愿意像姐姐一样去需要的地方支教。

调皮的宋龙娇,是初三班副班长,学校广播站站长,家住小金潘安乡,到学校需要3小时,9岁时妈妈在县城陪读。广播站有10多人,每天下午6-7点的时间,刚开始不知道安排哪些内客,怎样落实到人。而贾老师会教我们,特别逢节日,如教师节、元旦等节日,提前准备规划。贾老师给我们充分发挥潜能,展示创意,广播站组织的广播内容都让每人各自完成,从不干预,特别放心让我们去做。贾老师说,宋龙娇她们都很聪明,放开才会让她们发挥的更好。

家访

2017年11月19日,同事在学校广播站给贾老师点播了“生日歌”,班上的同学才知那天是贾老师的生日,没想到当天下晚自习后,一群学生敲开了贾老师的门,异口同声地送上生日祝福,还有些同学送上了匆忙准备的“礼物”,素描画、对联贴、书法字等;画中女孩长发披肩,男孩手插口袋,绅士模样,在女孩身旁;贾老师一看“扑哧”笑了,那男孩是她的男友,来学校看她时被学生看到了,惊叹学生有超常的洞察力,人物画得惟妙惟肖。同一张纸写的对联:上联:江西财经出才女;下联:唯有女神孙贾静,横批:令人折服;“孙”与“静”是上一届的支教老师,把三人同列为女神人物;还有用铅笔描绘的草体书法“尊师重教”四个大字,这些礼物是学生用一下午精心描绘出来,如学生的真挚情感,贾老师夹在一本非常喜欢的书本里,好好珍藏!

留守学生的心里话

贾老师大都的时间与学生在一起,或许平时与学生相处久了,对学生了解更多,特别是关注留守学生。

15岁的吴秀娟,美兴中学初二(3)班学生,家在小金县沙龙乡高海拔的山区,贫瘠的土地,父母种了点苹果,核桃等,但一年的收入不足一万元,仍然不能保证家里的开支,奶奶有慢性疾病需要医治,所以父母外出打工,长期不在身边,吴秀娟变成了真正意义的留守学生。

吴秀娟有两个姐姐,大姐在外地读在大一,二姐小金中学读高二;三姐妹的开支,靠父母打工赚钱。为了节省开支,吴秀娟与姐姐花了100元一个月,租住一间地下室;由于地下室昏暗,长年见不到阳光;2018年花了200元换了2间房屋,也是酒店底层,周一至周五在学校,周末与姐姐回出租屋。

贾老师了解到吴秀娟的基本情况后,周末常到她出租屋看望她,给她买作业本、文具及书籍,鼓励她好好学习;而吴秀娟也愿意与老师聊聊天,讲心里话;告诉老师,父母外出,奶奶生病不能住在高海拔的家乡,与大伯租住县城,大伯外出做事时,她带奶奶上医院看病。

家访

父母在四川壤塘打工,每周星期五下午打个电话,问问两姐妹的生活问题,吴秀娟有时也埋怨父母陪她的时间,只能用小时计算,只有藏历年才回来,过完年,又走了。贾老师经常与秀娟同学的父母沟通,拉近秀娟同学与父母的距离。开导学生,理解父母,他们也不易,与小金相距340公里的路程,回来一次多不方便,父母在外赚钱,也是让你们安心读书,将来过上好日子。与老师沟通后,吴秀娟比以前更开朗了许多,学习也更认真了。

支教,短短的一年时间,一段难忘的情义,一生长久的记忆!如春风杨柳,吹拂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