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主张艺术必须”

一屋子油画2020-09-22 10:05:45


你来了,你好。





我是租客w。

在古老的中世纪,行吟诗人常坐在大树下向人们讲述他的见闻和他的幻想,巨龙与侏儒,国王与女巫,天马行空,无所不谈。今天我也想向你们说一群在写生课堂的画布上天马行空,把春天画成诗和颂的人。



现在人爱作主张,听音乐得首先了解一下音乐家的主张,看照片也避免不了要了解摄影家的主张。无论哪种艺术形式,艺术总与现实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有人认为艺术必须反映现实,比如肖斯塔科维奇音乐里色彩怪诞的苏联,比如维希尼克镜头下东欧犹太人轻悄的耳语和脚步。有人则坚持艺术需高于生活,向人们传达与现实抽离的美感经验,比如情绪飘渺,字句游离的诗歌,比如单纯地依靠考究的颜色和线条给人带来愉悦感的绘画。

 

艺术与现实,似乎是一个需要我们不断求索的宏大命题。每一位学习绘画的学生或多或少都踌躇过,自己该怎样画。在习作中该怎样将自我感受与现实生活组合搭建。不自知地,这个思考的过程便形成了他们的主张,他们的主张藏在了他们的作品里。他们对绘画常保持积极的态度,这态度的力量来源于他们相信自己始终在朝前走。偶尔轻轻举起手发言:“我们主张艺术必须——。” 必须如何? 说不清白。他们说那先热爱吧,热爱关于绘画,关于艺术的一切。


他们年纪不大,思维尚未足够深沉,尚未能够建立一套完整的世界观及绘画上的方法论。一切都有待深入。但他们画作中的每一笔颜色积蓄着力量:对描绘对象的深入分析、对观念的持续挖掘,使这力量有着丝毫不逊于看见一朵在傍晚时分绽放的黄玫瑰的浪漫。他们忠诚地涂抹下广州市某个春天里,大学校园和旧租界街道里每一处不安分的风景。美丽的事物从不安分,会在能够发现它们的人的眼睛里躁动,并呼喊:记住我吧,记住我吧。



一屋子展览Action!





曾丽芳

绘画的艺术是一门修身且修心的过程

感受眼前的生活,期待着诗和远方

在美的世界里面去发现更多有趣的灵魂~

(用色干净,明净透亮,其人皮肤也很透亮)


《游离与重合》


《静处》


《寂静的电表房》


《红绿》


《此刻》


《朝圣》


《“粉墙黛瓦”的跳脱》


《相遇》


《他们的热闹》


《沙山的井》


《墙》






刘贤晖

我觉得自己挺疯的吧,对,挺疯的

比较开朗,也是一位逗逼

画画的时候其实也是位蛮细腻的男人

其他时候就玩玩而已啦

(同为九年义务教育为何他会如此秀)


《小城东》


《午后红楼》


《林荫》


《池塘边的女孩》






丁佳贺

Either photography or travel

Or painting

(这位哥摄影很厉害)


《写生—华农》


《写生—》


《写生二》


《写生三》






林润英

我的笔它有自己的想法

(善良热情,为所欲为)


《窗外》


《墙角一瞥》


《房》


《球场》


《房》


《幢幢》


《晴天》


《红墙》







许伟平


《老房子》


《城市》






林嘉华

一个喜欢安安静静画画的人

(高级灰代表人)


《路口》


《假山》


《黄墙》


《高架桥下》


《单车棚》


《城市》


《走廊》


《校园1》


《校园2》


《小生活》


《排球场》






骆艺东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光的人

(热爱阳光的沙滩男孩)


《中午.林荫》


《洋房子》


《阳房》


《广州郊区开发地》






张睿

初次见面   我叫张睿

(很可爱的笑笑鱼蛋 我总忍不住看她)


《树与湖与山》


《南201》


《微》


《分割》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随机排序

文字丨吴楚

图片丨胖子 肉丝

参谋 | 胖子 典典

版面丨丁佳贺 林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