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靠这碗汤粉,在成都的潮汕人就可以随便待上个20年

更成都2020-06-29 13:43:53

今年立秋的那天偏偏又是大风又是大雨,在这样的天气还愿意赴约的朋友却是至少是称得上肝胆相照了。看着路边被吹得飞起的广告牌都要坚持走到目的地去吃上一口的,相信不会让人失望。大风大浪里,最敌不过的恐怕只有一碗热汤,搭上爽滑的粿条,落胃的呀。


柴头哥的店不能叫深夜食堂,甚至很多时候晚上八点多过去的时候,老板都已经在收摊打烊。老板娘说因为一家人每天都要早起打牛丸,所以晚上打烊相对就要早些,基本上是九点左右就要准备回家了。

店名字简单到只有“广东汕头牛肉火锅”这么几个字,却依然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对面是条不知名的水,头上是车流滚滚的北星干道,从一环路的口子一路走进来的话,普通人多半是不肯相信巷子的里面有吃食可寻的。一路经过刚刚拆迁不久的民房和各式各样的货仓。所有的一切都在暗示你,这里应该离荷花池不远吧。荷花池周围怎么会有好吃的?别说,还真有。

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提起潮汕牛肉似乎显得有点不解风情,但柴头哥的店和别家不同,堂子小小的,每天在店里张罗的也只有一家三口人。可以说在这个看似简陋的店里藏着全成都最资格的潮汕牛肉。柴头哥是汕头人,二十多年前来到成都,牛肉火锅也就这样做了二十年,味道是否资格地道,店里时不时潮汕方言的谈笑声大概是最好的回答。

天热的时候对着一锅滚滚热汤确实需要不少的心理建设,好在店里还售卖一种牛肉粿条或是汤粉,特别适合我这种嫌涮锅又热又麻烦的懒人。天气凉的时候想着要去吃一碗,下班路过的时候也会想着吃一碗,天气太热的时候也会想着吃一碗。前面的理由说白了都是莫名其妙的借口,很多时候,心里其实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想吃。


满满的一大碗端上来的时候,头次见真的倒吸一口气,汤粉上面盖着一层满满的牛肉牛杂,外加几颗丰满的牛丸。这样一碗诚意满满的牛肉粉收20块,反正我是一点意见都讲不出来的。如果还想吃好一点,可以喊老板弄个30块的版本,碗里的肉可以多到让人眼晕。

赶忙在单拿的小磁碟里挑一点沙茶,加一点汤来化开。先把牛肉单夹来沾着吃,那样的满足的体验感讲真不太常见。爱吃辣,还可以加点辣椒酱,和四川的红油不同,这里的辣有点含蓄。

要煮好这一碗粉看似简单其实也是分了不少步骤的。牛杂基本上以牛肚为主,店门前的大锅里整日吊着的汤头里翻滚着的便是各路牛杂,早已经煮到耙软。肚壁肥厚,连着筋膜和一点点肥肉,却早被煮到入口即化,夹起来的时候,筷子便能感觉那种弹软的触感。

牛肉是老板娘在粉已经盛出来的时候才下锅的。看烫肉的过程是极享受的,一把肉抓进锅里,最多十几秒,猛地一下全捞出来,稳稳的盖在粉上。紧接着就被端到面前,不论是谁看了都要心花怒放的吧。

潮汕牛肉讲究的便是一个新鲜的本味,对于牛肉在锅里汆烫的时间往往有着特别的讲究。汤粉里的牛肉用的大多是肥瘦相间的肥胼,老板娘的时间掌握的极好,吃的时候甚至能吃到牛肉的一丝丝甜。牛丸呢,大颗且饱满,咬开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外渗的汤汁。

朋友边吃粉边抱怨好老板难找,柴头哥听见了,用略带潮汕口音的四川话哈哈笑说,“哪里那么好找哦,这年月,好儿女都难找,更何况好老板。”等再回过头来,却又笑着说,开玩笑啦,好老板还是有的,碰运气啦。

柴头哥店里可以吃蛇,回成都之后几乎就在没有吃蛇的同好了,只好向蛇学习,没事儿吃吃兔子。本来对蛇其实并不感冒的。几年前害了一场皮肤病,几乎在吃了一次蛇肉打边炉之后急速痊愈,说蛇肉清热的功效果然名不虚传。对蛇的好感也就大增了。

在广东的时候,记得顺德的蛇羹也是极好的,蛇肉像鳝鱼一样划成细丝,汤色金黄,味道和美。去龙的喝早茶的时候点上一盅来尝,可以回味上一整天。

牛肉汤到底能多好喝,前几天看到有人写夏天吃上海冷面,反倒偏爱那碗配面的咖喱牛肉汤。在林林总总的各种汤头中,怕是只有牛肉汤才能做到极清澈的同时带着最为厚重的滋味。清淡却不寡淡,牛肉汤应该是最好的注脚了吧。

趁着当晚胃里的余温写完了这篇稿子,可是转过天来,就被大大的太阳猛扇了一巴掌。上学的时候爱看小言,忘了哪本书里写的,“风是你,雨是你,风雨琳琅都是你。”夏日里的风雨琳琅,还是值得纪念的呀。

 广东汕头牛肉火锅 

地址:爱民路124号(一环路北星干道桥下)

营业时间:11:00到21:00




说到吃牛肉,成都也有不少专门吃牛肉的馆子,只是不像潮汕对牛肉分割的那么细致,潮汕牛肉里对于牛肉的特殊部位叫法也不同,进门就先点两盘吊龙的基本就可以判定是老饕无疑,除了吊龙,潮汕牛肉还有哪些专门的名字,说来听听呢!


李二婷_撰文_摄影

杨大伟_版式设计


更哥探店招商:Annick

微信号:tyz287675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