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窗】古寺无灯凭月照(二) || 乐陶陶

粤西文苑2019-11-07 15:39:35



                     


                         古寺无灯凭月照  (二)


      李和璧的父母多年住在粤西一个县级小城,开了一间主打牛杂肥鹅的饭店,招牌叫“放心吃饭店”。李父比李母年长七岁,应验了“男大七,女大一”的民间公认好配偶,李父属狗,忠于家庭,爱岗敬业,虽然脾气急躁点,严肃成习惯,但常能口吐莲花,说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笑话,惹人捧腹大笑。他自己一直没有call机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李母买了只廉价手机,李父外出旅游听戏,便把李母的手机携带在身边,李父日夜守店,座机才是他联系业务的工作电话,他如果出去,无非到一百几十米外的五金店买枚螺丝钉之类,所以,他从来不认为他需要配备什么手机。李母则活泼能干,是李家的核心,这个家的几乎所有外交事务,皆由李母担当,以致积劳成疾。

      李家大小姐金璧在市工商系统做公务员,夫君亦在同一战线,两人勤劳兴家,在市区的城乡结合部的锦滩别墅区买了一块四百平方米的地皮,建了一幢独门独院的花园别墅,宅基用地一百五十平方,余下地盘用来栽花种菜做车库,规划得合理美观,住得舒适惬意,两人育有一对金童玉女,小哥哥叫周招财,小妹妹叫周进宝,在读小学,聪明可爱,尤其是外婆的心肝儿宝贝。李家二小姐大专毕业后,在广州做小家电出口贸易,工作了几年便在广州买房结婚,生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娃娃,取名杨怡贝,也读小学了。这三个外孙,是李母的兴奋剂,开心果,心头肉,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抱在手里怕飞了!李母挥之不去的遗憾,是没有生下儿子,她最怕不知底细的人劈头一句话甩出来:“你个仔做物野个?(你儿子干什么的)”那是她的伤疤,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一把揭不开的壶!所以,她对站着拉尿的外孙周招财,宠爱有加,眼角眉梢,溢满对小财哥的爱的喜悦和光辉!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嘛!

      而从小聪明甚至精明的小财哥呢?两岁左右,就凭他的大号脑袋充分认识到他在这个家的“王者至尊”地位了,他当然不会白白浪费“万千宠爱在一身”的有利条件,他向大人提出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久而久之,形成了相当蛮橫霸道的性格,两个小妹妹,便常常受他欺负,常常睁着可怜畏惧的眼晴,求饶地望着他。有一次,进宝拿着一支铅笔在画图画,招财见到了,严肃地质问妹妹:“这支笔从哪里拿的?”进宝预知暴风雨即将来临,像被逮住的犯人现场招供那样低声嗫嚅:“从抽屉里拿的!”话音刚落,“啪”的一声,重重的一巴掌,已无情地落到进宝娇嫩的小脸上!她用小手捂着挨打的脸庞,哇哇大哭起来!外婆闻声过来,问清缘由后,反过来轻声责备进宝:“阿妹儿,你又太老实了!谁叫你实话实说呢?”一个字也不肯责备暴力动手打胞妹的招财!

接着,外公也闻声赶到“案发现场”,手里拿着一支未开盖的营养快线牛奶,那是从饭店的货架拿下来的,进宝用沾满咸苦的泪水的小手,接过外公递来的营养快线,慢慢止住了哭泣。就在这时,招财又对泪痕未干的进宝大声吼道:“如果我不弄哭你,你有快线喝吗?”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乐陶陶女,广东茂名人。2006年湛江师范学院英语本科专业毕业,曾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发表一定数量诗歌,在广东省致公党刊物发表人物通讯数篇。教书糊口,学文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