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对聊马东, 更高级的娱乐生产者瞄准价值观冲突

牙套姐和鱼蛋妹健身记2020-09-21 14:40:11

那天上网翻桐谷大叔的视频时,意外看到了十三邀采访马东的节目。

 

不知道许老师是谁,纯属因为马东老师点了进去。

 

这期节目恰好谈到这个时代的特点,马东说,或他的意思是,人类历史看起来很,其实还是很短,人类心理的进化是缓慢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只有5%的人在积累知识,了解过去,做知识的叠加和升级,而每个时代都有大约95%的人只是活着,或是说生活着。

 

每个时代的大多数人,天性都是靠近娱乐、追逐娱乐。只有少数的5%的人搞文化,文化是沉淀的结果,是少数人愿意和有驱动力去做的。

 

大多数都如此吧,加班后的闲暇时间,最爱用更为轻松的方式度过,譬如说逛街、煲剧、聚餐、看电影,只需要通过看、试、吃等便可完成,更多的是感官上的刺激。而“千字营”每日急急如律令,一定要输出些什么,尽管还谈不上文化便已如此耗费心智和脑力。

 

许老师对技术给世界带成的影响有些不太满意。他觉得奇葩说的选题是“阳光底下无新事”,并不新鲜。在他看来,每个时代都应该是进步的,而不是民众智商又回到起点。

 

马东则不同,他认为,梅兰芳是当时那个时代的“刘德华”,一样的粉丝诸多、万人空巷。他认为,英国人看莎士比亚与中国年轻人看《奇葩说》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当时当下的娱乐形式。有些娱乐内容更出色些,于是穿越千年保存了下来,成为文化。

 

访谈视频的一开始打出:奇葩说,马东正在娱乐至死和保持底线间走钢丝。



娱乐至死、娱乐至上,许老师内心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倾向,并且有些粗鄙化。

马东却不怎么担心,他认为每个时代的大众都有着娱乐需求,只是当今这个时代,借助了网络技术和自媒体,让以往不被人听见的9%%的大众的声音被听见、被看见。从古到今,这些人始终都有,如今因为被看见,显得粗鄙化。过去的一些穿越千年留下的内容虽然精致化,但是过去5%的文化的东西。



马东的意思是,并不是当今这个时代才会娱乐至死,任何时代,多数民众均如是。如今,互联网内容瞄准三低人群三俗化,只是客观呈现时下民众的真实选择和需求。做大众文化传播,并非一定要报道前沿最新学术成果,而是让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大众接触一些新的观点,接受一些新的东西,达到这样的效果足矣。

 

在马东看来,从大众传播产品来看,无论做哪一种节目,找工作、找对象、还是辩论赛,本质上是做内容,而内容的本质上则是提供价值观的冲突,展现冲突的过程,自发产生更多的内容。

 

无论如何,1968出生的马东,和一群80后的人,做了一档给90后看的节目,穿很潮的球鞋、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站着办公、玩王者农药,他时刻去吸收新鲜的东西,了解他的受众的喜好。



 

他和许老师其实都是属于那5%的人。马东说自己人生底色悲凉,无从反抗,享受独自悲凉的“瘾”,于是去接触各种新的东西,让自己能爽一会儿是一会儿,看到真正积极乐观的人也会特别乐。而许老师则自诩浅薄乐观,却时时呈现出思考人生的愤怒状态,急切的想反对什么,盼望社会快快进步。

 

无论是马东的奇葩说,还是许老师的十三邀,作为都算成功的网络节目,都对准当下的价值观,摸到了时代脉搏,提供了价值观的冲突和对撞,给不愿被贴上“三低”人群标签的另外一群人提供了更有逼格和认同感的娱乐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