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佛罗伦萨四日游

种颗善因走好每一天2020-07-08 07:47:14

像小孟说的,我应该写点开心的东西了。本来想昨天更新游记的,结果头胀欲裂,连我最爱的球赛都放弃了,在家葛优躺了一天,大概是我周五运动过猛了再加上前段日子一直忙忙忙。:-)今天面对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静静回想上周末的此时,我应该是在皮特宫看拉斐尔。


如果说你想去哪里,又不知道去哪里的话,那就去弗洛伦萨吧。


可能是我意大利只去过米兰一天,我真的没有在其他欧洲城市看到过满大街有这么多的咖啡馆,小餐馆和冰淇淋店。更不要说这里的美术馆,博物馆和教堂,毫无疑问我是最喜欢文艺复兴那个时期的文化的,当代和现代美术要表达的东西有点欣赏不来,之前已经了解过佛罗伦萨对于文艺复兴的意义,而当你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会被震撼,这种震撼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当你走进每一座教堂和博物馆的时候都会被新的东西震撼到,就在这么一个东南西北都可以在15分钟内走到的老城里,却凝聚了我们历史上这么多的财富。进而你又会觉得这的确又是一座被上帝保护的城市,因为在二千多人类打打杀杀年的历史上,她没有被破坏。


美术馆和博物馆:

维也纳的美术馆也很出名,但是和佛罗伦萨的相比还是逊了一些。这次去了乌菲齐美术馆,皮特宫,学院美术馆和巴杰罗博物馆。


乌菲齐里的波提切利的《春》


乌菲齐里我很喜欢的一角,当天天气很好,所以整个乌菲齐里外都是景,因为建在阿诺河旁边,所以从美术馆往外看就是城市景,这也是佛罗伦萨的一大特色,就是她的所有建筑设计都是和整个老城融为一体的。


学院美术馆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最喜欢他的一句话是:每块石头都在说话,雕塑家只是把石头原来想说的话呈现出来。(有没有觉得这句话隐含了我们今天所谓领导力的精华)


上面三幅是各个雕塑家展现的不同时期他们眼中的大卫,而大卫这个题材如此受欢迎,大概就是他象征了人类的勇敢和正义,而这些也是我们现在正在慢慢失去的东西。


相比乌菲齐,最让我惊艳的是皮特宫,我没想到他这么大,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看完古代馆之后才发现楼上还有一个现代馆,所以对于现代馆我只能匆匆略过,而他的现代馆真的也是非常棒,下次去我要好好欣赏一下。


皮特宫里拉斐尔的作品之多之最应该是世界第一,这里选了一副最出名的圣母像,而拉斐尔的作品确实,在佳作济济的皮特宫还是一眼就能被认出。(蓝黄红绿配呢)


这一幅是19世纪的作品,不属于皮特宫,是从乌菲齐借过来的。当我一眼看到它的时候,除了美也想不到别的词了,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裙子呢?而这条裙子的飘逸感清透感都表现的毫无瑕疵。


我想用现在的语言来表达,画家和雕塑家应该是那些既有全局观又有细节控的人,在这么一大幅巨作中,他们要先有对题材的构想,对构想的表达方式,构图,颜色,画中所有人的神态穿着动作,以及常年的毅力去创作,还能创作那么多。所以艺术才是传承。


教堂。

我还没有去过罗马。我只能说,在佛罗伦萨看过教堂之后,我觉得德国的教堂都不应该叫教堂,应该取个别的名字加以区分。(开个玩笑了)佛罗伦萨圣百花之大,设计之超前,配色之完美让我相信人类对艺术的感知力应该是处于后退阶段的。因为我们不可能在现在再建造出比之更完美的教堂,而原因在于我们的信仰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拜访的教堂有:圣母百花大教堂,美第奇家族礼堂,圣洛伦佐大教堂,圣十字大教堂,新圣母大教堂。唯独周六像睁眼瞎一样的路过圣马可大教堂而没有入内(唯一一天开到下午4点),周日google map说不开门,等到周一兴冲冲再次冒着大雨冲过去的时候说每月第二个周一关门,好吧,就留点遗憾下次再来吧。参观教堂还是要事先做好功课以及多穿点衣服,因为里面都很冷,而且都那么好看,肯定要在里面多呆一会的。


这一张是在乔托钟楼顶拍的。我去的这个周末天气不是太好,而且我也没做很详细的攻略,周六到了圣百花才发现有那么多的人,而且如果登圆顶是要预约的,还好周一还能约上,我约了9点半的,结果8点半到的时候不让进,一定要等到9点半,于是我去旁边的钟楼发现没人,就直接登顶了,400多级楼梯,大约15分钟左右,当中可以休息两次,所以还是可以的。周一虽然天气预报说下雨,但是一大早的天气还是不错,有些许太阳,建议下次预约就约最早的,人也可以少一点。钟楼的顶都会有钢丝封起来,但是拍照还是不影响的。阴天下还是别有一番风景的。


这时候的天还会蓝一点。


这个是在登上教堂圆顶之后拍的,这时候天气就开始阴了,不过能见度还不错,圆顶的顶没有遮拦,但是地方也比较小,所以才有人数限制。这个登顶的难度比较大,因为最后一段路非常的窄,登上后的风景是绝对一流的。(这个忽然让我想到了我们上海的金茂环球倆相望)这个圆顶的历史建造网上都有资料,这里就不多写了。我的推荐是,登顶趁早,后面人太多,而且最好是两个都登,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累,实在太累就当中休息一下,没有人催你的。因为实在太值得了。


大教堂的门票一共18欧,包括了两个登顶,一个博物馆,一个洗礼堂,还有一个在教堂地下的什么,名字我忘了。参观大教堂本身是免费的。而这个大教堂里的钟实在是太好看了,意义出看了一下,我得研究一下,佛罗伦萨的教堂的顶的样子结构都差不多,都是做成主教帽子的形状,就和大教堂的圆顶一样,这样的设计创意,真是几千年之后都有一种时尚感。:-)我一般不在教堂里拍照,但是在这里实在忍不住了。


这个是到大教堂博物馆的顶上看到的风景,本来以为会下一天的雨,没想到居然又出太阳了,怪不得第一天checkin的时候我和旅馆的marco说这几天天气不好,他说you never know呢。黄,粉,绿,红,蓝,你敢这样配吗?可她就是这么好看呢!


圣十字大教堂,这里的重点是安葬了很多名人,米开朗基罗,伽里略等。雨中更有一种庄重感。


教堂后院,这里也有很多东西看,我就不一一介绍了,网上都有。当我在这里的时候,我还在开导我的中华好闺蜜,是不是这样我的开导都多了一份神圣感?


新圣母大教堂的内部。


美第奇家族礼拜堂,我一早去的,没有排队,我出来的时候就开始排队了。


美第奇礼拜堂里最著名的米开朗琪罗的《昼》与《夜》,《晨》与《昏》不幸被框起来维护了。


这个是旁边罗伦佐大教堂里科西莫美第奇一世和他最爱的雕塑家多纳泰罗(最早雕塑了大卫铜像的)的墓地,美剧美第奇第一季讲述的就是科西莫一世的故事。如果不是为了继承家业,他可能也会成为一名艺术家,而正因为放弃了艺术,才令他把大量金钱投在了艺术上,没有美第奇,就没有文艺复兴的盛世,这句话不假,历史有时候也真是安排好了的。所以在那些年的争斗中,还好是美第奇家族掌权了,要不然我们大概也看不到今天的佛罗伦萨了。


老城。

老城风景就不多说了,全在下面的图片里了。重点是,据说这就是2000多年前的模样。



其他:

吃不可错过:卡布基诺,冰淇淋,火腿cheese三明治,披萨,牛杂包,牛排。我觉得每样都很好吃,冰淇淋奶味十足,三明治用料新鲜(我奇怪怎么还会有麦当劳开在那里),牛杂包的面包特别好吃,牛排是量足味足。如果一定要选,我会选三明治,实在太和我的口味。




我这次住的B&B叫silk art,这大概是我住过的最满意的B&B了,设计,位置,服务都是非常的好,一开始我怕临街吵,其实一点也不,有烧水壶,我觉得他的设计是北欧的都比不太上的。只可惜电视里60几个频道讲的都是意大利语。他的位置也特别好,转角就是乌菲齐,其实整个老城都不大,基本都靠走路就到了。下次再去的话还是定这一家。另外这里到机场又固定价格的taxi,25欧。我来的时候不知道,机场的人员建议我坐大巴到火车站再走过去,没想到这条街上有两个同样的门牌号,还是找了一阵的。


这次旅行还有有意思的是,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在东京工作的美术教授,因为看我在看丰子恺的西洋美术史,就问我借去看一下,说他的书也曾被译成中文。年轻的时候在佛罗伦萨留学三年,这次是去参加他的博士生的毕业论文答辩,好像是关于圣母的,能说很好的意大利语。哎,如果我当年学的是意大利语,那我现在的人生轨迹会怎么样呢?如果真正想了解文艺复兴的各种历史,意大利语还是很有必要学的。所以下次来最好报一个讲解的团,时间再长一点。


吃饭的还碰到一个中国人,来米兰培训一个月,周末出来逛逛,居然在园区工作,住玲珑湾,AC米兰球迷,和本公司的力士乐经常打交道,这个世界还真是小。他说他好不容易买了米兰德比的票,结果因为佛罗伦萨的队长心脏病发去世比赛取消了。。。也是他告诉我,意大利的早餐就是一杯卡布基诺和一个羊角包,我一开始还觉得B&B给的早餐是不是太少了,和德国不好比啊。而他十几年都在意大利公司上班,最深的体会就是意大利人真的很会生活,而这种对生活的感知就是骨子里的,难怪时尚品牌都出自意大利,让我联想到这几天去的美术馆,博物馆里经常碰到老师带着孩子们,学生们在那边讲解,尽管我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这种熏陶就是潜移默化的吧。


我一直觉的,德国和意大利,一个是丈夫的气质,一个是情人的气质,这两个国家都把自己的角色扮演的挺好的。(有没有觉得我的比喻还挺贴切的?)谁都想在情人那边多留恋一会,可是我的生计在我丈夫那里呢。尽管我觉得天天上班有点浪费时间,但现代社会下我还是必须循规蹈矩。所以,工作是为了更好的旅行。


写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了,希望大家不觉得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