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 | 120 HOURS

Manchit2021-04-02 12:45:26


CITY ESCAPE

花开了,明黄的。

一年一次,铁轨的深灰和褐红遇上它们,两种生命力便从网格的各一边尽力交缠。

胃痛时的一杯温水,街角尽头笑得很丑的涂鸦人头,夜晚九点零七分点起香烟,零九分看最后一点光亮熄灭,你说一路走好的语气,这些我都还记得很清楚。


今次行程其实决定得很迅速、有意思。两个人饱受期末考试折磨,缩在咖啡厅一角抖着腿,啃两块干瘪的全麦面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突发奇想打开12306,发现去成都重庆的火车票价钱喜人,于是就这样敲定了几百公里。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勇敢接受十几个小时火车的考验。

人穷,时间多。还有就是,还年轻。

但摸摸屁股,还是有些后怕。


有人说,我是个很好的旅伴。

因为乐于计划行程,方向感好,易迁就人。

其实若非美食当前,苦于不能多尝两个好菜式,我还是会选择一个人的旅程。

静默时,古怪念头密密生长,看着同伴的脸,终归觉得害羞。


长沙去重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硬是没能坐得安稳。

有时觉得,吵啊。前几排的婴儿哭闹,餐车来往时磨损的车轮吱吱作响,时不时有人兜售各种无用商品,满口上天入地。

到凌晨最后一趟餐车不再经过,所有响声一齐沉寂,又觉得静得可怕。


怕手机没电也不敢多玩,只能四处往。对面坐着两个陌生人,久盯也尴尬,只能越过他们的双眼,念头越飘越远。每次猜测别人心思,我都幻想着他能发现我窥探的尝试,不知会不会是惊吓。

每隔二十分钟变换姿势,正着坐,侧着,站起身,车厢内走走。十几个陌生人其实不会因为在同一个地方拥有同一段记忆而变得熟悉,你站起来多少次,他们还是会打量。

刚刚进入浅睡状态没几秒,会忽然清醒,迅速找寻属于自己的东西,看它们是否安好。

我想,这样的一个晚上,除了怀里的小孩,没有一个成年人睡得着觉。


唉呀。

今日终于也是个大人了。




CHUNGKING

去到重庆时天还蒙蒙亮,这个城市六点半就醒了。打车去往住处,从一个平地到另一个平地的十五秒之间是六十度的俯冲急转弯。就算山城间铺设柏油马路,也不过是不同的粗粝又同一样含蓄温柔的连接。下车时手心已微微冒汗,凉风一吹,小面的香气匀匀传来,才知道切切实实脚踏平地了。


坐乘轻轨穿楼而过,在幽暗昏黄的地下通道向右转出,迷雾中眼见的是迷宫一般的立交桥,耳边的是呼啸的风声和不安又顽执的鸣笛声。为了找寻皇冠大扶梯,在同一段路面上下探索了半小时。事实上,所有导航软件到了这里都变得愚笨。人有时候容易被理性却刻板的指令所误导,睁大眼睛,好好地看周边的一切,真实它一直就站在那里。上扶梯,只觉得一切流逝得很快,呼吸步骤并未被扰乱,都市人惯了行进间迅速调节心情和念想,自然无碍。


下去,拐个弯再上来,已是不一样的心情。我那时候想,如果同一段故事反转经历两次,那天你丢了羊城通,我就应该腆着脸拉你去街角牛杂档,而不是内心交战面上生厌,或许你的心情也会很不同吧。多想无益,时刻抓紧扶手。


洪崖洞,依山就势,沿江而建,大马路层层叠叠。灯光一起,便是生命的另一种样子。我们跑到马路边拍了很久的照片,转眼人潮散尽,似曾相识的脸已无迹可寻。

长江索道,两头的期盼,会随时间变迭消失在滚滚江水和楼宇的层层起伏里。

磁器口,晚上十点半只剩下幽暗的山路台阶,偶有狗吠,心下惊乍,只想下个路口会遇到指路人。

川美,樱花光影,涂鸦颜色。


再想提起的吃食,我心心念念只有一份红糖凉糕,软糯甜香,凉口,连吃两份也不会腻。其实无需故意找寻,随便哪一家火锅翻滚热辣的味道都是本地食肆不言而喻的自信。红油抄手,红糖糍粑,古镇鸡杂,蹄花汤,豌杂面,甜的咸的,只要停下,就是对的味道。


走马观花,看什么都觉得很好,看什么也觉得不够好。城市各有各不同,融入的时间与契机自然也不同。高低巷弄口,老人棋盘上博弈的智慧,有可能成为你忽然间懂得这个城市的理由。




CHENGDU

馋。


蛋烘糕是我与成都第一个亲密接触。小推车游离在成都各个卡卡角角,从奶油到肉丝,土豆到辣椒,滋味安逸霸道,甜咸握手言和。伤心凉粉辣到心底,火锅的麻绵里藏针,甜水面筋道神秘。


蓉城太舒服了,睡到日上三竿,化个妆,走两步进地铁站,到巷子里找吃的。招牌的小吃美食摆出来,锅碗瓢盆声响不息,来往行人留下来吃口热的,看看隔壁喝茶、掏耳朵,就是最巴适的生活。


禅。


到文殊院时,太阳将将落下。红墙边,僧侣步调沉稳而过,神情安详。撞钟的声音缓缓回荡,醒一百零八种烦恼。我在凉亭里坐了一个小时,看着石林,听两个人谈缘分和生死,觉得佛性悠长。


本子上记住要去的地方,到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行,但春熙路却是天天到访。高楼迭起,纸醉金迷,旁边的三圣街默然转换白天黑夜,市井气息中,也有明丽欢快。


这趟旅程中最快乐的,其实不是探索一座新城市的好奇心,而是吃饱喝足后在街头大笑,耗尽内存储起的时刻和心情。


“快,要慢活。”


黑和白是两种颜色,红是一种记忆。

一个城市是无法走尽的,今天的甜,到了明天可能放多了一勺糖,幻变成另一种值得品尝的滋味。成都的风骨是平常人家的闲散适意。




THROWBACK

雾都江边,尝了人生第一根烟。

有风,两秒,苦涩厚重的滋味被吹散分不清烟和雾的区别。

人有猎奇的本能,懂得迷惑,诱惑,解惑。

再多吸几口,眩晕,指尖触碰江水。你以为是赐予你的,其实是剥夺你的。

我猜测你的,意淫前的,吞云吐雾间气急败坏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以为,这些字要写很久。

一夜之间,它们就都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