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友介绍的对象,竟是我四年未见的前男友

断袖说2018-06-20 08:42:24

基友介绍的对象

竟是我四年未见的前男友



1

在我还是一名幼稚懵懂的小学生时,有一部名为《红苹果乐园》的电视剧在当时特别火,剧情我已经记不清了,大致是讲述五个不同风格的阳光男孩生活在一起发生的趣事。从那时起,我便暗暗告诉自己,等到我上大学后,我也要像电视剧里的主角一样,和三五好友一起在外面租房子,过着不一样的生活。

 

待到我拿到深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这个埋藏在我内心多年的梦想也一并宣告破灭,因为身边的好友全都各奔东西去往了不同的城市,尽管如此,我并没有为之伤感,因为那时的我已经懂得了有些梦想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就好似小时候的我们总会扬言说长大后我要当一名科学家一般,现在想来,可谓天真可笑。

 

后来,我改变了和好友一起在外租房的想法,一心想着在大学期间好好地谈一段感情,找一个能够一起在校外生活的男朋友。

 

高三那年,我便和子辰在同一个QQ交友群里,子辰大我四岁,那时的他还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与他相识后,他总喜欢以大哥哥的身份管教着我,生怕我遇人不淑,不懂社会之黑暗,他的这个习惯一直伴随到我们俩的分手到重逢,他偶尔也会在学习上给我一些建议,平日里,他一般不找我聊天,因为那时的我正处于发愤图强的备考时期,所以我和他也就时而疏远,时而热络。

 

直到高考成绩放榜后,子辰才真正地走进我的生活。他以过来人的身份教我报考志愿,但在报考大学这件事情上我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因为我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最佳的选择便是报考深圳大学。子辰听闻我将报考深大后,有些喜出望外,他说,“假如你真的报考深大,那我就多了一个身份啦,是你的学长。”

 

后来,子辰果真成了我的学长,这才有了与他的第一次见面。

 

八月中旬,子辰便嚷嚷着让我去深大宿舍霸占床位,因为学校只负责分配宿舍,但并没有细分床位。我跟妈妈说了一下情况后,当晚便去了子辰家中,当时子辰刚从深大毕业,房子便租在了学校附近。

 

子辰知道我要与他一起吃晚饭,便提前离开了公司,我一出地铁站便看到了他。他手提黑色公文包,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在地铁口左顾右盼,时不时看看手机,好似在等着我的消息。我从他身后走上前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对我笑了笑,左手搭在我的肩上,而后带着我去了他最爱的牛肉店吃饭。

  2  

子辰总担心我吃不饱,一股脑地把牛杂夹到我的碗里,但我深知刚刚下班的他才是最辛苦的,于是又傲娇地放回他的碗里。他一边大口吃饭,一边交代我说,“我还和一个女生合租,等等到家后撞见的话,你就叫她姐姐,如果她问起你和我的关系,你就说是我学弟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让子辰放心,子辰怕我会因为这件事感到不悦,安慰我说:“以后你就懂了。”

 

其实我能理解身为同志的无奈,还记得前不久有人问我同志这个身份会让你有归属感么?我说,因为这个身份会带来诸多的不便,我们总是需要彩排着一套套说辞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我们渴望真实,但又不得不用谎言来装扮自己,我们属于这个圈子,但在现实生活中又好似游离于这个圈子。很无奈,但依旧要生活。

 

子辰住在南山区的城中村,狭小的街道里充斥着烧烤摊刺鼻的烟味,有麻辣烫的小摊子拥挤在道路两旁,下班的人还没来得及放下公文包,便就坐在塑料小凳上吃了起来。这或许就是深圳,一个容不得你放慢脚步的地方,每个人都在拼命地往上爬,子辰亦是其中的一员。

 

那晚去了他家后,我便躲进了房间里,待到那位姐姐回房后,我才又走去厕所洗了澡,而后便和子辰躺在了被窝里。工作一天后的子辰有些身心俱疲,或许是因为工作劳累,他的胡渣已经好些天没剃了,我的头枕在他的手臂上,他时不时用脸贴着我,然后用胡渣刺痛着我的脖子,而后再大力地亲我一下,心满意足后才又乖乖地躺回去。

 

第二天醒来,子辰早早地出门上班,他叫了一位学弟领着我去深大熟悉环境。八月的深圳早已赤日炎炎,子辰的学弟耐心地带我逛了一圈,之后,我有些难以为情地让他早些回宿舍休息,告诉他我自己离开深大即可,谁知他说,“子辰交代我说,一定要把你送到地铁站后跟他汇报一声,不然我要被他骂了。”

 

我执拗不过,便就任凭他带我走到深大地铁站,向他道谢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他了,现在敲着文章,使劲地回想他的模样,却怎么也想不起。或许,人的一生中总会出现那么几个人,陪你走过一小段时光,而后你的脑海就只记得有过这样的人和事,但是却忘记了他的名字和样子。

 

回到家后,我跟子辰报告了下午的行程,快要挂电话时,我有些娇气地抱怨道:“你住的地方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有点不开心。”

 

子辰说,“你不喜欢的话,我就搬到另一个地方吧。”

 

我以为子辰只是说说而已,待到开学,子辰果真搬到了一个单身公寓,但是由于离学校有点距离,每次早晨回学校上课时,我都要与成千上万的上班族在拥挤的人潮中战斗一番,才能顺利抵达学校。

3

在外生活的日子本以为是怡然自得,悠哉快活,谁曾想过是这般窘迫辛苦。我以为有子辰的陪伴,生活中的很多麻烦或许都能顺利地解决,只不过他初初步入社会,亦是孑然一身地面对未知的生活。起初住在一起时,每次子辰下班到家后,他总会抱抱我,对我欣然一笑后才又继续忙他的事,后来的他便少了这样的仪式。我偶尔会在嘴上抱怨一下,他反倒以我不理解他的辛苦为由教训我一番,既不让我和别的人聊天,更不希望我在学校里和其他圈内人见面。

 

后来,我便找了个理由搬回了宿舍。其实两个人生活久了,适时的分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不过此次分开,我像是从牢笼中挣脱的小鸟一般,便就不想回去了。

 

某天晚上,我毫无缘由地拨通了子辰的电话,十分平静地对他说:“我感觉和你在一起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有点累。”

 

子辰并没有挽留,淡淡地说:“没事,那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而后我就再也没联系过他了,起初,子辰偶尔会问候下我,但我对他爱理不理,而后他索性将我删了。

 

大四那年,我在小软件上认识了一位朋友,后来我们俩成为了好朋友,他叫天天。天天自身的恋情并不顺利,但他却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热心肠,时常着急着身边好友的感情。

 

有天,他心血来潮地说,“也楼,我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喜欢怎样的?”

 

我说:“比我优秀的就好啦!”

 

天天佯装成神婆的样子,闭着眼,晃着头,而后猛地睁开双眼,“有了!我这边有一个身高180的攻,颜值也不错,斯斯文文的,工作正当,赚得也挺多的,要不要?”

 

我哈哈大笑道:“优质的你还会介绍给我么?”

 

后来,天天果真在微信上推来一个陌生的名片,没过多久,便有“你已添加了Thomas,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的字样出现在手机上。

 

我正准备着打招呼,对方先发来一句,“你怎么会加回我?”

 

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于是翻看了一下对方的朋友圈,才发现天天介绍的对象竟然是子辰。四年没有联系过他,早已不知道他的微信头像和昵称改成什么,我尴尬地回复道,“哈哈哈,天天说要给我介绍对象,谁知道是你啊,是你的话我就不加了!”

 

子辰和我虽然分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毕竟曾经在一起过,便也算是熟悉的陌生人,他回复道:“数一数,你现在都大四了,也快毕业了,大学四年过得怎样?”

 

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而后一脸傲气地回复道:“当然是过得潇洒啊!”

 

他回了段语音,笑着说“你觉得我们俩是不是很有缘?”

 

我说,“算是吧,但或许是世界太小了。”

4

我们俩并没有破镜重圆的欣喜,简单地聊了几句后就互道晚安了。后来,在天天的安排下,我们仨在福田吃了顿饭。

 

四年没见,子辰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黑框眼镜下依旧满脸的胡渣。他和天天佯装成热络的样子,言语上时不时有些争锋相对,其实我挺了解子辰的,我知道他并不喜欢天天这个人,同时,子辰也对我的交友不慎表现出了不悦,子辰好似没有要和我多说话的意思,于是我便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吃着东西。

 

饭后,我们仨看似和气的在附近溜达了一会,天天因为抽烟走在了我们的后边,子辰走到我旁边训斥我:“你怎么到处认识人,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我有些不悦地说:“是别人来认识我的好么,我又没有乱来。”

 

子辰有些严肃地说:“你自己没有分辨好人坏人的能力么,不是什么人都值得你交朋友的,你就不能听话么!”

 

我转身走到天天身边,子辰点燃了一根烟,大声地怒斥道:“你这人的脾气就一直都没变过。”

 

回到家后,他又一股脑地在微信上训斥我,我觉得他烦,便就一怒之下删掉了他。现在想来,倒是有些可惜,其实我知道子辰的好意和顾虑,只不过,我并不是长不大的孩子,或许,在他眼中,我永远是个孩子吧。

 

还记得和子辰认识那年,母亲想着那年是我的成人礼,于是买了一枚戒指送给我。和子辰初次见面当晚,他牵着我的手,我将戒指取下戴在了他的手上,而后他闭着眼,缓缓地凑到我的脸庞,亲了我一下。

 

和子辰分手后的某天,他骑着单车来到我的宿舍楼下找过我一次。


一见到我,他便急忙地掏着口袋,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似的,但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我刚刚明明把戒指放在口袋里的,想着拿来还给你,但是裤子的口袋破了,好像掉了。”

 

我冷冷地说:“没事,掉了就掉了吧。”

 

而后头也没回地走回宿舍。

 

子辰,其实我们都知道,有些东西掉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爱情,亦是如此。

作者介绍:

也楼

公众号:黄也楼(H-yelou)


情感类写作者,专栏作家

混圈子戴着套子,看社会带着脑子。

也楼在断袖说推送的其他文章:

18cm天菜撩我,我却不敢…

背对着他,我双手撑在落地窗前…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写一些感受,或说说你们的故事~

投稿QQ:1939565008(添加请注明身份)


近日热文

他和他的艾滋病男友

曝光恐同教授的无知言论,游戏里都不准同性恋结婚了…

有一对Gay圈名媛在纽约登记结婚了!


男学生约男网友开房被嫌丑?

一气之下报假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