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琐事 | 香港

阿金doc2019-12-17 16:19:51




早上还在厦大学生公寓旁的小摊吃肠粉,下午就来到了香港沙田品尝着正宗的港式下午茶。不知怎得,当真开始了期待已久的香港之行,反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直到晚上来到了旺角,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各式各样的摊贩,港味十足的霓虹灯牌。嗯,没错,这里是香港。


从小浸淫在影视圈,已经数不清我到底看了多少港剧,到现在电脑里都存着”陀枪师姐“第一部。到处看起来都那么熟悉,但却又那么新奇,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一验证,是不是茶餐厅老板娘都像“陀枪师姐”里面二妹姐一样,是不是警察都那么厉害帅气像“潜行狙击”里面laughing哥一样,是不是到处都能看到明星,是不是哪里都在拍戏。所以在来香港的第一天晚上,便约了Ada在最热闹的旺角见面,然后走去油麻地警署。


路边大大小小的药妆店,几乎每家店都满满是人,支持微信QQ支付宝支付。我说天气太热, 想买一条短裤,便宜一点最好,不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在路上处理掉。Ada便带我进了一个大楼,类似于批发市场的地方,店铺和店铺之间通常都是用一块板隔着,人与人之间也没有办法维持在安全距离之外,只得“擦身而过”。在逛了几家店铺之后,Ada帮我讲价,最后30块,白色短裤,成交,这个价格着实吓了一跳,心里窃喜。


接着因为想要走去油麻地,所以就正好去看看著名的女人街。两侧摊位一眼望不到头,感觉像是简易搭建的棚,我当时其实在担心,这个棚能扛得住风球吗?还是每天都会拆卸呢?棚里卖的东西,和在大陆各种旅游景点卖的东西都差不多,人又太多,所以打算很快的通过这里。但中间被长相似印度的小哥拦了下来,拿各种语言和我打招呼,让我去店里坐坐,Ada捏了下我的手,示意我赶快走,不用搭理。其实那个时候,我想到的是之前在上海南京东路上,也是同样,那回是一个中国小哥,看我不搭理他,用尽了各国语言和我打招呼,介绍他家造型店,多语种复合型人才果然不分国界。


距离油麻地警署不远了,但跟着导航,却总是在绕圈,始终走不对。误打误撞走到了一个似乎是水果批发市场的地方,因为天气燥热,大部分男工都赤膊工作,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只是一味的搬运货物。我们的到来像闯进了禁区,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心态看待我们这两位不速之客,不过那偶尔投射过来的目光,着实让我们有些紧张,我又联想到来之前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晚上最好不要在油麻地一带走动的文章,一瞬间脑补了好多画面,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和Ada小声说,要不然我们走吧。掉头就走,路上一直没敢回头,直到听到了人群声,才松了口气,往回瞧了一眼。仅仅隔着几个街区,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一个即使在晚上也能亮如白昼的城市,就在那一瞬间这里的黑夜更暗了。


如果给我一个再去一次的理由,我倒还想回去大吃一顿。除了和朋友约见面吃的正餐,其他时候几乎都是在吃小吃。我的战略通常是哪里小孩多,我就吃哪家。就看穿着橘黄色校服衣服的小孩,异常显眼的端着两碗鱼仔翅在街边一边呼着气一边大口大口的吃,这时候跟风就绝对能吃到好吃的。当然有的时候没有放学的小孩儿,就会有些不知所措,就只能靠运气了。吃了好多家的鱼蛋,最喜欢的还是旺角A口的咖喱鱼蛋,再配上一碗木瓜汁,在下雨天,别提多满足,虽然阿婆一脸傲娇。平价网红店之九记牛腩,虽说找店花了一段时间,但物有所值,牛腩特别嫩,量还特别足,像我这样的大胃,一碗牛腩面也能吃到饱。品香楼,不在繁华区,适合一帮好朋友一起去吃,需要提前预订,要不然排位可能要很久两年不见,依霖的普通话简直溜到不行,Chris还是像以前一样有趣,Hiuman还是那么淑女,而Frog总是因为普通话跟不上被欺负的那一个。


与其说喜欢参观学校,不如说我喜欢回校园的那种感觉,哪里都是清新的味道,每双眼睛似乎都拥有清澈的瞳孔。多亏Harry,让我蹭了一把科大的音乐课,完成了我回归课堂的一个小心愿。多亏瑄瑄带我,才避免我在偌大的中文大学里迷路。喜欢中文大学的柔美,又喜欢科大里偶尔一点的严肃感。其中特别喜欢科大图书馆书架的设计,需要拿书的时候按书架两侧的按钮,书架就会分开。当不需要的时候,按下按钮,书架就会合起来节约空间,这个方式倒是可以借鉴应用到很多领域。


香港科技馆和香港历史博物馆离的不远。历史博物馆里,即使下雨天人也很多,但非常安静,从四亿年前的泥盆地时期的香港开始,到最后一部分,以香港变化的视频作结。当看到香港回归的那部分,还是会不自禁的紧张激动。与历史博物馆不相同,科技博物馆好玩儿热闹了许多,小孩子们拉着爸爸妈妈去做实验,有的孩子累了坐在爸爸的肩膀上休息,有的妈妈给孩子解释她是怎么在妈妈肚子里一点点变大,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自己一个人去,不好意思,就没有试验几个项目,有点小遗憾,倒是想去再玩一次。


一共可以停留七天,除去来和走的两天,加上一天的八号风球,一天的黑色暴雨。出去逛的时间并没有很多,但也因为如此好好的休整了一下,也正因为我寄宿在瑄瑄家,省下了一大笔住宿费,也才让我能够不慌不忙的解锁这个快节奏的城市。没有太平山顶,没有星光大道,没有拍照打卡,没有疯狂购物,这么来讲我似乎是个“不称职”的游客。


在去维多利亚港的天星小轮上

脑子里只有一个旋律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香港中文大学-天人合一

    




 我是谁 


阿金

沈阳人

女,23岁

狮子座AB型

爱叨叨,瞎乱跑,想一出是一出

创过业,写过文,教过课,做过青旅前台

2016独自背包2个月转了国内18座城市

2017美国camphill特需人群社区志愿者

2018???

爱吃肉

爱吃肉

爱吃肉

最近身体不好

在少吃肉

多吃菜

...

阿金.doc

    Everyone needs to get lost to be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