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腾冲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唱一曲反调2018-12-05 12:56:47

停留腾冲的时间虽短,但吃出大欢喜的美食可真不少。咸鲜香嫩的铜瓢牛肉让我一生难忘,软糯可口的炒银杏让我思念至今,还有我吭哧吭哧不远千里背回家的酸木瓜食材,做成酸木瓜炖鸡后连汤带肉被我吃得渣渣都不剩。


接下来一道一道拆解腾冲美味。


铜瓢牛肉


我从腾冲回来后在一些云南菜馆也点过这道“”,但大多都是改良过的云南菜馆,将这类似火锅的食物弱化成了众多“菜”中的一道,可以想象实在连“正宗”二字的边边都沾不上。


当时我们吃的是大众点评上「腾冲市美食排行榜第一名」的铜瓢牛肉,没吃别的店没得比较,但在我心里它当得起这个名号。


这家店室内环境非常原生态,小桌子,小板凳,小炭盆,大铜瓢。



牛肉牛杂各来一斤,牛筋、牛皮、牛肚这些我的心头好全都有。牛皮牛筋软得火候适当,牛肉也嫩得不小心会连舌头一起吞下去——跟我们这些自诩大城市里吃的牛肉绝对不是一个口感和味道。



再尝尝锅里的汤,其实并不咸,但煮在锅里的食材全都特别入味。白萝卜、土豆、青皮南瓜切成自由自在的滚刀块,煮得软烂,浸满汤汁和肉香,一口咬下去,满满的蔬菜甜在口腔里炸开。


更绝的是居然可以涮薄荷,下锅之后一片飘香,吃新鲜的青菜竟吃出了“过瘾”的感觉。



小料也极其丰富,上来一大盘自己调,有腐乳、鲜椒、葱花、孜然、麻椒、蒜末等等。



图将就着看吧,遇到这么好吃的食物哪有闲心拍照片。一句话评价铜瓢牛肉在我心中的地位:如果有幸再去云南,一为大理苍山洱海,二为腾冲铜瓢牛肉。


炒银杏


这是在腾冲的银杏村吃到的,刚好和一农家院的老板娘定好了午饭,坐在庭院里看她现炒银杏给我们吃。


小半锅银杏,锅底一层水,翻炒至干,银杏白色的外皮染上焦黄的烟火气。出锅盛在小碟里,火中取栗一般趁热剥开,脆的壳,软的皮,晶莹剔透翡翠一般的仁儿,忍着烫丢进嘴里,软软的,糯糯的,植物内敛的本味滚过凡尘的烟火后变得香气逼人




据说当地的银杏仁是绿色的,30元一斤,外面便宜的银杏仁是黄色的,不是当地所产。


在这家农家院吃了银杏村的特色菜,「银杏炖鸡」和「小肠包银杏」。「银杏炖鸡」顾名思义,将银杏去壳后和鸡一起炖;「小肠包银杏」则有趣些,将一粒粒银杏仁塞进一段段小肠里,再和排骨一起炖,是一道汤菜,但对于吃惯了北京卤煮(主料也是大小肠)的我来说,多少有些寡淡。




好在有蘸水作陪,认得出的认不出的辣椒剁成碎混在一起,简直可以用辣椒荟萃来形容。并且生平第一次吃到了「藠头」,之前只在美食家蔡澜的书中看到过,这一回终于可以体会文中说的——和蒜差不多的外形,但比蒜脆好多,腌制后酸酸脆脆的。



酸木瓜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一只。并不很大,硬梆梆的,如果用来当做投掷武器应该会砸得人很痛。



在水果摊买酸木瓜的时候还蛮有趣,我和“阿姨”(同游的大伙伴)都属于好奇心很旺盛的人,不知怎么就问起了酸木瓜。店主还说可以生吃,切给我们两片,酸得我们都要升天了。然后又补刀说也许是吃得不正宗,体会不到它的美,硬是要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真的让我们蘸着盐再尝两片


我们连忙摆手“算了算了”,然后和老板聊了聊酸木瓜的吃法,于是得知可以炖鱼、炖鸡等等,便买了几个回去。


酸木瓜炖鸡后鸡汤酸酸的,一点也不油腻,可以畅快痛饮(难以想象这个词居然可以形容喝鸡汤)。我是按照下厨房一个云南媳妇的方子做的,鸡肉切块,猪肉切片,葱姜切丝,酸木瓜切片,热锅放五花炸出油,再放入鸡肉翻炒出油,放盐、辣椒、酒调入味,倒开水煮二十分钟左右放入酸木瓜,再煮5分钟倒入切好的葱姜蒜香菜,起锅。


我当时还秉承“家里有什么就放什么”的原则改良了一下,放了各种各样的蘑菇,总之,这一锅有鸡,有五花,有蘑菇,有酸木瓜,做之前我都怀疑是不是会产出一道黑暗料理,做完之后,我的全世界从未如此光明!



现在网购酸木瓜也非常方便,喜欢的可以买来试一试。



以上!如果有幸再去云南,我还想再吃大荤的铜瓢牛肉,清淡的炒银杏,还有毫不掩饰其泼辣的酸木瓜。


由于吃过了太多城市里的味道,所以我偏爱寻一些不寻常的味道。不一定是美味,但一定是新的味觉体验。这些是我寻找新味道的过程中发现的值得记录的好味道,希望你也喜欢。


补充:本期图片也许有些“辣眼睛”,但是相信我,我对美食的审美比拍照审美更犀利,我记菜谱和味觉体验比拍照片更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