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到底能不能吃海鲜?

穆民世界2019-11-09 15:48:04



问:我们穆斯林到底能不能吃海鲜呀?


答:伊斯兰教的饮食戒律是至高无上的立法者--安拉指定的。真主说:”我确已为你们中的每一个民族制定了一种教律和法程”。(《古兰经》第5章48节)而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圣人是这一崇高而神圣的教律和法程的真正唯一的权威诠释者。真主说:“我降示你教悔,以便你对众人阐明他们所受的启示,以便他们思维”。(《古兰经》第16章44节)伟大的真主授权于穆圣为人类解释《古兰经》的奥义,阐明《古兰经》中的律例。因此,穆圣在二十三年中的言行举动都是对《古兰经》的详尽注释。


关于穆斯林食用海产动物的有关律例,《古兰经》有以下几节经文的说明: 《古兰经》第五章96节说:“海里的动物和食物对你们是合法的,可以供你们和旅行者享受”。


《古兰经》第16章14节说:“他制服海洋,以便你们渔取其中的鲜肉,做你们的食品,或采取其中的珠宝,做你们的装饰.....”。


《古兰经》第35章12节说:“两海不一样,这海是很甜的、可口的淡水,那海是很苦的咸水。你们可吃每一海中所产的新鲜的肉,又可采你们所戴的首饰。你看船舶在海上破浪而行,以便你们寻求他的恩惠,以便你们感谢他。”。


上述几节《古兰经》文明确指出,海里的动物和食物都是合法的。不论是居家守屋者也好,还是出门旅行者也罢,都可以享用。那么,经文所说的海里的动物和食物究竟指的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我们不能随意界说。首先必须交给《古兰经》的最具权威的诠释者--伟大的穆圣来解答。其次,让穆圣尽心栽培的,早晚与穆圣形影不离的那些圣门弟子给我们作分析解说。


据艾布胡莱勒的传述:穆圣诵读了上述《古兰经》文后曾说:“大海所抛出的死物,就是海里的食物”。

艾布胡莱勒的传述:穆圣说:“海水是洁净的,海里的食物是合法的”。

伊本欧麦尔的传述:穆圣说:“两种死物是合法的:蝗虫和鱼;两种血是合法的:肝脏和脾脏”。


穆圣的忠实朋友,伊斯兰史上的第一任哈里发艾布拜克尔说:“浮在水上面的是合法的”。
第二任哈里发欧麦尔说:“海里的动物是指人们所渔取的;海里的食物是指潮水冲出来的”。
伊本安巴斯说:“海里的动物是指自死的水产动物,你认为不洁的除外。鳗鲡是犹太人不吃的,而是我们所吃的”。


关于海潮冲出来的海产动物,有一段布哈里和穆斯林两大圣训集所记载的著名的长篇圣训。由于该圣训原文过长,这里篇幅所限,故我没有转载该圣训原文,只想谈谈该圣训的大意,也以此为证。
穆圣曾派遣一部分圣门弟子去突袭古莱什人运送物资的驼队,途中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一个人从早到晚只能吃到一枚枣子,还吃树叶充饥。有一天,他们行至海岸,突然在海岸发现像沙丘一样的庞然大物。于是他们走到跟前,原来是被称作抹香鲸的动物。他们当时的人数是300个。他们在那里住了一个月,吃了鲸鱼肉一个月。那抹香鲸眼窝里能容纳13个人。他们把那抹香鲸的一个弧形肋骨支起来,然后选了一个个头最高的人骑上一峰最大的骆驼从下面走过去了。后来他们还带了那抹香鲸肉干,回到了麦地那,他们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穆圣。于是,穆圣说:‘那是伟大的安拉(真主)赐予你们的给养。接着穆圣又问:那抹香鲸肉你们带了点吗?让我也尝尝。于是他们将所带的抹香鲸肉干送给了穆圣,穆圣就吃了。


以上是那段长篇圣训的大意,但是有人却辩解说,那是圣门弟子们出门在外,为势所迫,迫不得已时而吃了海岸上的死鲸肉。因此,那是非常时期发生的事,不能以正常情况来对待。
没错!圣门弟子们是出门在外,为势所迫,迫不得已而吃了死鲸肉,可以理解。试问:那么在麦地那,在家稳居毫无逼迫因素的穆圣吃了圣门弟子们送给他的死鲸肉干,又该如何辩解呢?


下面让我们再来看看几位圣门弟子和教法学家关于食用海产动物的几种见解:
①圣门弟子艾布拜克尔、欧麦尔、伊本安巴斯等人主张:除蛙类外,一切海产动物都可以吃。
②教法学家马力克和沙菲尔主张:包括蛙类在内,一切海产动物都可以食用。
③教法学家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主张:除鱼类外,一切海产动物皆不可食用。


其实,《古兰经》说的很明白,穆圣解释的很清楚,圣门弟子们讲得很详细。甚至教法学家伊玛目马力克和沙菲尔对水产动物的食用没有作丝毫的限制。至于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在这个问题上的主张和观点与上述的圣训,以及圣门弟子和其他法学家的见解相异。这也许是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艾氏所处的时代是倭马亚王朝末期和阿巴斯王朝初期。两朝代交替之时,社会相当混乱,各种文化非常泛滥,那真是鱼目混珠的时代。那个时代圣训还未得到考证。正确可靠的圣训与伪造可疑的圣训难以辨别。因此,当时的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对圣训采取谨慎严谨的态度,审慎运用圣训,侧重个人见解。


尽管如此,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曾经旗帜鲜明地说:“只要圣训正确时。那就是我的路线”。
他还说过:“如果我做出的论断违背《古兰》和圣训时,你们当抛弃我的论断,去遵循《古兰》和圣训吧!”

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曾经对他的得力门生艾布优素夫说:“你不要常记录我的论断,也许今天我认为正确的,明天很可能定为错误的;今天我做出的决定,也许明天有可能推翻”。有人问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你作出的论断是百分之百的正确吗?艾氏回答:“也许是百分之百的错误”。


在《维嘎耶教法》一经的序文中记载着艾布哈尼法的这样一番话:“谁没有掌握我所做出的教法论断的依据来源时,谁遵循我的论断是‘哈让目’即禁止遵循”。
艾布哈尼法与弟子们探讨教法问题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这是我认为较好的论断,如果还有比这个更好的论断时,你们应当选择更好的”。


以上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所有忠言都是他老人家为真主,为使者,为伊斯俩目教门负责而对后辈之人说的。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和其他法学家们都为后辈之人指明了在教门上前进的方向。他们中的任何一位伊玛目从来没敢说:“你们紧跟我吧,保证没错”;“你们听我的吧,千真万确”,类似这样的言论。


既然如此,我们后辈之人为什么在众法学伊玛目的忠心劝告面前,尤其是在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如此忠告面前却装疯卖傻呢?有段圣训说:“当法学演绎者的创制错误时,他将获得一份报酬;当他的创制正确时他将获得双份报酬”。由此可知,法学家们在创制教法时产生的过错能够蒙得真主的宽恕。而我们后辈的随从者们置他们苦口婆心的劝告不顾,却一味地去盲从他们,只能会带来自食其果的恶局。


在海产动物的食用问题上,虽然哈乃菲派的观点与《古兰》和圣训的原则,以及圣门弟子和其他教法学家的主张异议较大,但是我们只要仔细地去领略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一系列忠告的话,对于聪明多智者来说,实质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是啊!只有双目失明者才看不见明日。再者,没有任何人敢言:圣门弟子艾布拜克尔,欧麦尔,伊本按巴斯等人在领会《古兰经》与圣训的意义,以及掌握伊斯兰教的教义与教律的知识方面不如教法学家艾布哈尼法。


有人说的多好啊!漆黑之夜,获得一烛之光。然后将其熄灭,却在黑暗中摸索探路者何等地可耻啊!

既然事实如此,那么我们为什么在真主及其使者的断然的英明决策面前还犹豫不定,心存芥蒂呢?甚至舍弃真主和使者的教导而另有选择呢?真主说:“指你的主发誓!他们不信道,除非他们请你判决他们之间的纷争,而他们的心里对于你的判决毫无芥蒂,并且他们完全地服从”。(《古兰经》第四章65节)


“<你说>:真主确已降示你们详明的天经,难道我还要舍真主而另求判决吗?”(《古兰经》第六章144节)

“当真主及其使者决定一件事的时候,男女信士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谁违抗真主及其使者,谁已陷入显著的迷误了”。(《古兰经》第33章36节)


海产动物的种类非常繁多,经训准许吃的食物,根据自己的习性不愿意吃是完全可以的,如果随意断定为非法的,不可吃的,则是不允许的。因为断定非法为合法固然是罪恶,那么断定合法的为非法依然是罪恶。《古兰经》第十六章116节经文讲:“你们对自己所叙述的事,不要妄言这是合法的,那是非法的。以致你们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者必不成功”。


《古兰经》第十章59节说:“你说:你们告诉我吧!真主为你们降下的给养,你们把它分为非法的与合法的吗?你们究竟是奉真主的命令呢?还是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呢?”


《穆斯林圣训集》中记载:伊本欧麦尔的传述;穆圣与弟子们在一起。其中有赛尔德,当时有人送来鳄蜥肉,这时穆圣的一位妻室喊道:那是鳄蜥肉。于是穆圣说:‘你们吃吧!它是合法的,但他非我的食物。\\\\'


伊本安巴斯的传述中已说明穆圣不吃鳄蜥肉的原因。伊本安巴斯问:真主的使者啊!这鳄蜥肉是禁食之肉吗?穆圣说:它不是禁食之肉,只是我们当地不产此动物。我有点恶心。哈里德说:于是我拽了点鳄蜥肉吃起来了,穆圣就看着我在吃。


因此,伊斯兰非常尊重人们在合法的饮食领域里去自由的选择自己所乐意吃的食物,或放弃自己所不喜欢吃的食物。与此同时,伊斯兰坚决反对人们对经训准许食用的,而自己却不喜爱吃的某种食物进行武断地断定为非法的行为。伊斯兰认为人类可以随心所欲地去享用真主赐予他们的一切合法而佳美的食物。与此同时人类绝无资格,也无权利对任何事物的性质作出合法或非法的判定。因为判定事物的合法与非法是独一无二的安浪乎<真主>的独权,任何被造物无权干涉。“你说:真主为他的臣民而创造的服饰和佳美的食物,谁能禁止他们去享受呢?”(《古兰经》第七章3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