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心水的香港粉面

日日味道2019-12-01 11:24:22

我第一次听说香港的粉面,是麦兜非故意卖萌的那句:麻烦你,鱼丸粗面。

我第一次吃到鱼丸粗面,发现并不喜欢这种面的口感,我想那是香港人的一种味觉记忆的来源,从街巷中的粉面店数量就知道。而在那之后的一年里,我陆续吃过很多面,有本地的纯正口味,也有云贵川舶来的改良的粉和米线,而最终留在我的记忆中,让味蕾念念不忘的味道,始终是这三家店。


榮發粉麵專家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粉面店”


每天下课后,搭地铁到红磡站,若是不直接回家而想去红磡中心逛逛,就总会路过榮發粉麵專家。从招牌到店内陈设,都是典型的港式粉面店的样子,像是TVB的人每天都会去吃的家楼下的餐馆。


餐牌以浇头为主线,爽滑鱼蛋、鲜虾云吞、南乳猪手、柱侯牛腩、粗幼牛丸……都是熟客的偏爱,可选择一种,也可尽兴地三拼。店内食材都是自制,鱼丸的精髓在于不断的捶打,咬下去的每一颗都真的弹牙,猪手和牛腩也有多年的秘方和老汤,才能一直守得住街坊的胃。

我喜欢那里的氛围,用我勉强凑合的粤语能力听来往的人聊天,店员和食客间总有熟络的默契,这个阿婆今天去街市买了什么好菜,那个大叔又在骂他不听话的儿子,有人吃完还要外带一份净牛腩。

这家店正好在十字路口的一角,转过它就是通向红磡地铁站的天桥。它像是红磡与外界的一道门,门外是打拼生活的步履匆匆,门内是熟悉感所带来的慰藉日常

对了,这家店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营业,它曾是我的早午餐铺,是我的深夜食堂。


九記牛腩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一定会有九记牛腩,美食家的赞赏,大批食客的追捧,各路明星的背书和纷杂的传说,在被这些吸引着去吃了一次后,我觉得它的味道,对得起盛誉。上汤、蚝油、咖喱,搭配伊面、河粉、米粉、粗面,越简单的选择,越容易坚持住本心。酥烂而形不散,入味又不着色,他做出了人们对于牛腩能想象到的最好吃的味道。

但我并不喜欢去那里,除非很想吃或是带着朋友去。不是因为每次排队长龙,毕竟美味如同真爱,值得等待。而是比一般茶餐厅更局促的空间,店员板着的脸和已经不太克制的表达不耐烦,坐得高高的结账老板娘,慕名而来的游客一波一波,匆匆拍照匆匆吃完匆匆买单,这更像是一个打卡点。拼桌本是平常,但食客的脸上没有吃饭的悠闲,没有闲谈甚至没有轻松的呼吸。6、7个人紧紧围坐着一张张接近迷你尺寸的圆桌,吃得小心翼翼。


还能好好吃饭吗?

闻名邻里市井,慢慢消失了的人间烟火

 

文記車仔麵

“你当我是浮夸吧”


车仔面是一种很街头的小吃,最初就是一边推车一边叫卖,大家买来也是站在车边吃,后来有了固定店铺,变成有模有样的粉面店。

深水埗绝对是美食天堂,是美食在民间的最好印证。 刚到香港不久,同学约我周末去她家附近的“一家可以选好多配菜的面馆”,于是我第一次见到文记车仔面。

白底红字的大招牌,离老远就能看见店内不断往外冒着的热气。进门不是落座,而是在门口面对数十种配菜,挑选自己想要的。完成搭配后付款找座位,每个人手里捧的哪是碗啊,简直是人生至宝,口水分分钟要掉进去。但其实挑选是个脑力活,58种送料(配菜)+14种面+4种汤底,经典招牌是猪大肠和鸡中翼,还有独门秘制的辣汁来提味。

味道永远是食物的根本,对于车仔面来说,除了浸透汁水味的配菜,更让我着迷的是每一次选到满足的贪心,能进到碗里的都是真爱,迫不及待地每种都先咬上一口,面也差不多吸收了汤汁,可以吸溜吸溜了,最后干了一碗汤,算是对这碗面的最高敬意。


其实,吃面,最主要的是开心。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open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