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 『粉』的回忆

圆觉寺少女2020-08-08 14:22:07

作为重口味的不吃主食星人,可以说最讨厌的食物应该是各种面食了。

讨厌的源头基本就是一点:口感差,而且没味儿!

直到从粤菜馆以外的路边摊上认识了直击灵魂的,粉。

一种或者说几种,来自同一种原料差不多的做法却有着不同的形态:肠粉卷筒粉河粉……

这一脚,便踹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卷筒粉 vs 肠粉

卷筒粉和肠粉的区别在于料,卷筒粉的料是熟料,撒到热气腾腾出锅的粉片上,而肠粉的料是生料,和粉片一起蒸熟。而且卷筒粉的器材看上去更古朴,操作更有观赏性。


@广州某大学附近不知名美食街的卷筒粉小摊子

推荐:⭐⭐⭐⭐⭐

大约五六年前,大约是快到了春运,在广州转个车,大家觅食到了某个小吃街。路边有个老爷爷,手持一柄长竹板,从热气腾腾的蒸笼里挑出一片薄的快透明的粉皮,粉皮平整的铺挂在竹刀之上,老爷子平铺开粉皮,疯狂的从各个瓶瓶罐罐里挖出料来撒上去,几秒之后再迅速的卷起来,盛出来淋上浓浓的麻酱。

粉,毫无面食的厚重,顺滑轻盈,麻酱满口,当时,我猜,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每当看到快手上做卷筒粉的小视频:都恨不得钻到手机里,老板,给我来一个。


@潮州双生肠粉

推荐:⭐⭐⭐

早起还没睡醒,就被拉到这家肠粉。店面很小,人很多,简单的一个鸡蛋肠粉,料很足,酱汁是酱油加少量麻酱,但整体口味偏清淡。

口味重的我觉得不能说特别好吃,但作为早餐,配上一碗粥,也是可以吃上一整年不觉得乏味了。


@广州银记肠粉

推荐:⭐⭐⭐⭐

大名鼎鼎的各大榜单第一名,怀着朝圣的心情就算路程一个小时也是坚定不移的去了。

一个叉烧肠粉,粉皮很薄,料是真的很足很足,各种各样的小蘑菇丰富的鲜美味道,再加上足量的大片叉烧,配上特有的酱油的咸香,十几块钱,当真值得常住吃上一周。

友情提示:为了更鲜,导致贪心的吃了过多的酱汁,这卤子确实有点咸,可以出门右转买个果切。一个清爽的杨桃星星,瞬间解除被齁危机。


@广州网红店流水古巷三色肠粉

推荐:⭐

有一家舌尖上的中国,惠食佳,无论什么时候等位差不多都要两三个小时,流水古巷就在惠食佳旁边,基本都是隔壁等位的人来吃。这家店装修风格主题就是Tiffany蓝,一看就是网红店。本着网红未必好吃的心情叫了说是特色的三色肠粉。

上来是一道素肠粉,就是没任何加料和酱料,白白的。桌上会有三四种酱料,可以自己选择任意搭配这添加。

作为一个重口的吃料狂魔果断挥斥方遒肆意撒把,吃上一口,粉的口感很一般,甚至感觉不是刚出锅而是做好的粉加热一下而已。酱料芥末的口感很奇特,其余的甜辣酱甜面酱芝麻酱都基本偏咸。

总的来说这真的是一家只适合拍照的网红店,粉么,还是别吃了。


@深圳蘩楼红米肠粉

推荐:⭐⭐⭐⭐

躺着饿的无法出门,一看大众点评竟然有这么一家老字号早茶可以外卖,果断来一份。

其中热评第一名就是红米肠粉。红米粉本身韧度有余,里面包裹这鲜虾和一层神秘的金黄色的油炸的不知名的丝网状的东西,脆脆酥酥香香的丝绒口感,很是玄妙。这个肠粉和普通粤菜馆里的就很像了,但这层金黄的丝绒网平白的增添了不一样的口感和味道。

这,粉,红色的回忆。



粿条 or 河粉 or Pho

这是三样吃起来十分类似,但我完全分不清的食物。

感觉除了汤底的差异,粉形状各异,但粉的口感差别并不大。

于是我认为在潮汕片状的就叫粿条,在其他两广地区条状就叫河粉,在东南亚就叫pho。


@广西玉林某条小巷子的鱼羊河粉

推荐:⭐⭐⭐⭐⭐

女神莉莉酱麻麻的力荐,在我浅薄的人生中觉得是汤河粉的最高境界了。

夜晚黑黑小巷子里面昏暗的灯,路边大声吼方言的老板老帮娘,最简单的粉、羊肉、鱼,没有任何其他添加,简单的食材,用心的炖煮,舌尖上的中国的初衷应该不过如此吧。汤头清亮,鱼和羊搭配出一种极致的鲜美,粉不薄不厚,浸在汤汁内,啧啧啧~

鲜美到让我想跪下叩谢万物: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你我相遇。

当晚快到半夜喝下这一海碗之后,竟然萌生再来一碗的念头,若不是胃容积不够,我相信自己可以坐在小摊子上吃上三天三夜。


@广州牛杂河粉

推荐:⭐⭐⭐

在远离美味老城区的郊外,这碗牛杂粉排队人很多。出于看热闹的心情来了一碗,竟然比想象的好吃很多。

粉很普通,汤头寡淡,但牛杂卤过一整天的味道还算浓郁,点睛之笔是自制的红色酸辣酱料和腌制的酸萝卜条,搭配着格外爽口。


@泰国某路边摊上的不知名Pho

推荐:⭐⭐⭐⭐

说到pho,想到网上有个帖子,问pho到底要怎么发音,有一个回答是,fuck只读前一半。

想来也对。

在东南亚的小海岛街边总有一些走走停停的小推车,时不时排着队每人打包一盒就走人。那天下了点小雨,捋着淋湿的头发,压着已经饿空了的胃,加入了排队的大军,打包了一盒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pho,回到酒店,坐在门口迎着有点凉的海风,呼噜着热汤的pho,说起来有点忘记汤的味道,只记得那热气腾腾直接倒进肚子里的满足和舒服,怕是再也找不到那种味道了。

后面在一家越南菜馆又吃了一次冬阴功汤pho,就是把粉直接倒进冬阴功汤里,味道还可以但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潮州大肠粿条

推荐:⭐⭐⭐

又是受了网上的推荐,必吃这碗大肠粿条。

虽然我不太吃大肠,但这卤的可以说是非常好吃,汤头主要靠的是卤味的味道,片状的粉相对更粉一些,但总觉得远离汤头的部分味道有一丝不足,需要合理搭配着吃。



梦想自己做粉

舌尖上的中国有一集是走进顺德,回家过年一起看着的时候,讲到粉是如果做的。

看到这,娘亲大喊,“快好好看看学一下,正好家里有米浆。”

接着镜头一转,出现了这种设备,

还有这种设备

然后,然后就换台了。

至此,再也没提过要自己尝试做米粉的事。



最后,友情提示:连续吃粉七天真的会吐,紧记!

接下来一年我应该是不会想再吃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