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春光应不负

爬行说2020-02-16 13:18:14

         古镇是我特别喜欢呆的地方,哪怕是已经被各种攻略说商业化气息严重啊人多啦不好玩啦什么的,骨子里楞是有一种古镇情结,觉得就算商业化气息再严重也不阻碍我关上手机住上十头半月。

         然而,又怎么可能关上手机呢。

          古语有云:南有黄姚,北有平遥,东有周庄,西有凤凰。中国四大古镇我去了仨,对比起来,凤凰胜在苗族万种风情,平遥的深冬白雪让南方孩子哇哇直叫,周庄只能通过游记亲近,而黄姚,几家对比之下,虽略显小家脾气,却丝毫不落下闲适之意。网上有攻略提及,人家在你把它当景点之前就已经是商业重镇,繁华之地,你倒还嫌弃人家热闹喧天卖豆豉。

        很多人都问,黄姚好玩不。呆了一个周末回来的我很中肯告诉你,它是个很适合周末发呆的地方。至于“好玩”,见仁见智啦。

        不得不吐槽,我的“黄姚”之行从去年11月拖到现在,以至于错过了我后来才知道的瓜花酿.银杏黄和深冬雪。但是,我也看了春光景,尝了桃花酿,品了黄姚情。

         周五下班踏上了开往贺州的高铁,正月未过,寒意尚在。值得提醒的是无论啥时候出远门都要带上一件外套预防昼夜温差(那年凤凰我就年少经验缺,下了火车冷得瑟瑟抖)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了贺州,三个小伙伴结伴出游的好处在于人多可以舒服一点约顺风车,所以直奔客栈去了。少人同行的话只能建议搭乘高铁/汽车站的直达大巴了。

        周末嘛,睡到自然醒是最舒服的,所以出门觅食的时候已经算得日上三竿了。坐下来吃了个豆豉粉,黄姚最大的特色是各家各户自制的豆豉以及用豆豉搭配出的各式各样腌制品,家家户户门口摆着一缸两缸洋溢着酸味.盐味的豆豉制品,连空气中也是一股浓郁的腌制味道。

      黄姚的豆豉与广东阳江的不同在于,阳江豆豉制作出来是放在电饭煲里和生排骨一起蒸熟的,而黄姚的豆豉是直接下饭的,非常刺激味蕾和嗅觉,仿佛就着这味道就能爽快吃下一顿饭。

        吃罢早餐,开始闲逛古镇。现代人总归喜欢把觉睡到大响午,此时不是正午光景,来往游人也不密集,迎着略带刺眼的阳光,最适合在石板路上摆拍。

        同伴惊喜地发现了“阿姚的房子”——这家网红店据说还能吃饭,不过我们仅仅是路过。沿街的商铺大多刚打开门挂出招牌,古镇的店铺大同小异,连店名都相差无几,估计因为文艺风都是天下大同的吧。因此,什么“漫时光”“一步之姚”都用上了,路过一家熟悉的手鼓店,招牌赫然是“我在黄姚等你”——等过了丽江,等过了凤凰,无论你在哪里,都会有店家一边打着迷人的节拍,一边痴迷地等你。

         露天的豆豉总是有一种奇特的魅力。既吸引着人的胃口,让人食欲大动,又觉得应该舍弃腌制,吃回新鲜的食品才对得起自己辛勤劳作的身体。(估计我是老了)而据说每家每户对于豆豉的制作工序不一样,因此每家的成品味道都不一样,建议尝到自己喜欢的味道再下手。

        踩着青石板,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有位阿姨在带龙桥边卖竹笋酿。同伴早前就眼尖留意起这东西,还错把竹笋酿认成了常吃的牛杂。黄姚人家有着和客家人近乎相同的习惯,都喜欢制作“酿”,菜单上清一色的酿制品,让人一眼能认出此为当地的特色食物。由于是纯手工制作,还是各家有各家的风味。

        过了带龙桥往左转不远,有人在架着画板作画。古镇一向是美术生的好模特,毕竟山清水秀还时常有美人出没,良辰美景醉流连啊。攀谈得知,还是位开画廊的老板,哈哈,写意的周末。

        走不多时见到一棵古老而参天的榕树矗立于河对岸,恰巧有旅游团经过,导游举着大喇叭娓娓道来:“这棵榕树因为形状似巨龙的爪子,得名龙爪榕。”我们还有趣地发现,榕树由于体形太庞大,还被移植了三棵树作为笔直的柱子支撑着,而榕树垂下的枝条,的确像锋利无比的龙爪。

         古镇有流水,有水必有船。作为必备节目,自然地往船上坐一坐。可惜这行船并没有多大的惊喜,和沿岸走一趟的景色无异。两岸青山不陡,却尖瘦得吓人,甚至发现还有山峰形如猿猴异兽,呼之欲出,似乎随时会一巴掌拍下来。

          游转一圈又回到带龙桥旁,正要商量午餐吃什么的我们被带龙桥附近的香味所吸引,隆重推荐一家网红店——食缘农家饭。后来才发现攻略上都是写这一家,我们这两天也都在这家填饱肚子。地理位置明显,还有味觉带路,绝对找得到。第一顿点的是一碟豆豉炆骨鱼(明显是安抚我胃口的),半只黄炆鸡,一碟青菜。真不能不说,凑着豆豉能吃下一盘饭,但是黄炆鸡就太老了。本来想点特色的瓜花酿,却被告知季节不对,那是秋天特有的菜色。这家的酸笋也是一绝,第二顿的时候尝试过,值得推荐。

        吃饱喝足继续前行,眼睛却被精致的酒瓶吸引住了。热情的老板娘招呼我们进店品了她家自酿的酒。青梅.黄精.葡萄.桃花酿...一连串品下来惹得我们都考虑晚上买点酒回客栈喝个痛快。

       吃饭的时候小伙伴来了兴致想吃豆腐花,尽管已经饱餐一顿,还是禁不住白嫩豆腐花的诱惑呀,坐下狼吞虎咽了一碗,同一个世界,同一碗豆花。

        下午的古镇阳光正浓,游人渐多,还能轻松遇上几个旅游团。蹭解说是自由行必备项目之一,于是紧跟着导游的旗杆来到仙人古井。流水潺潺,还能辉映出青石板的纹路,有阿姨拿着白萝卜在水边洗刷,有阿婆在另一边洗衣服。导游开着扩音器对着一方块儿地解说了一通,把这地方和仙人拉上关系,得使我耷拉着脑袋想了半天才记起这里自古是商业重镇而非如今的经济有待开发;古井嘛,对于看惯了一口深井的我来说,两寸多深的石块井着实有视觉上的差别。

       隔壁是个湛江团,同行小伙伴真不愧是语言专业出身,天生对语言敏感度高,耳听留声,一边听一边跟我们说这是哪里哪里的人,几乎都能猜对七八。大概因为两广实在太靠近,来黄姚的大多是广东人,遍地儿的粤语赛过盛开的花。据说黄姚人家说的是客家话,难怪饮食风格与客家人相似,而广西别的地方说的是桂林/柳州话。

         古镇的确不大,大半天基本就把它走了个遍。青石板,砖瓦墙,绿树红花,流水船家,小桥戏台,灯笼酒吧...绕着道路的时候听见有游客问这里的建筑保存得如此的好,怎么躲过抗日的年代?导游解释抗日时期并没有波及到这里,故而得以流传至今。我默默寻思,不仅是抗日啊,还有闹得沸沸扬扬的大革命,风风雨雨近百年,当真不容易。

        夜晚时分打算出门转悠夜景,先在黄姚大排档安慰了五脏庙,点了白天里没点的小河鱼,吃了别人推荐的酿豆腐,然后顺着古戏台进了门。

        少了白天的喧哗,褪了游人的热捧,此时此刻的古镇仅仅是一座人间烟火城。别将它看做评级类的景点,夜晚9点的黄姚,是一位已经入睡的老人,仿佛白日里已经将她的精力耗尽,在皎洁的月光下正好舒服地补回一觉。重新走了一回白天的路线,零星的酒吧正在打开大门迎客,音乐虽然悠扬,总觉得老板们费尽心思,也丝毫不能将古镇吵醒,反倒在高高悬挂的大红灯笼映衬下,更显孤寂。

        从白天到入夜,此处,合适度个周末。果然,两广虽然地大,始终比不上古时候江浙的富饶啊。就连商业重镇,也只是相对而言。难怪苏某人被贬岭南之地,抑郁久久不得开怀。古人压根瞧不上嘛。

         虽则如此,黄姚古镇,依旧是一处春光迷人,几番寻道人家。不错不错,偷得浮生半日闲,寻觅贺州黄姚去。

         ps.从高铁站来回古镇有直达大巴,会走高速/低速,40/人,看好时间在广场门口上车。预约顺风车也行,但遇上比较多是小面包车,感觉方便但比较不靠谱,注意安全永远是第一点。广州附近地区直达贺州的高铁不过一小时,票价60-80不等(看地区),三天两晚(周五晚到周日下午离开)人均500没算特产。门票正价100.学生价50美团有团购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