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女与相声男03

诺亚诺亚诺2020-09-22 13:10:57

(观看前面的章节请输入恋爱喜剧)

决定和秦琴组队的第二天,肖飞抱了个长条形的黑箱子来上学了。

一进教室的门早就在教室里的欧林和梁一凡就开始咋呼:“怎么,大侠你终于通过你爷爷搞到了枪械,带过来准备制造校园枪击案报复社会了?”

“得了吧,这是我爷爷的京胡。”

JINGHU?哪个JING哪个HU?”欧林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问道。

肖飞也不解释,直接把黑箱子往课桌上一放,熟练的打开箱子的锁扣,把盖子翻起来,拿出里面的乐器。开箱的时候一股好闻的檀木香气扑鼻而来,让肖飞的心情异常的舒畅。

“什么啊,这不就是二胡嘛。”

肖飞瞪了梁一凡一眼,反驳道:“你家二胡长这模样?”

“那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家没有二胡。”

“这叫京胡,”肖飞不理梁一凡的打诨,直接开始给两人上课,“是一种专门用来给京剧伴奏的乐器。虽然很多傻帽会把这东西和二胡弄混,但这两种乐器是两码事。首先音色就完全不同。”

说完肖飞拿出琴弓,往椅子上一坐,把京胡放在膝盖上,摆好架势二话不说开拉。

一段拉完,肖飞发现全班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

“这玩意儿……”欧林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肖飞,“没想到还真能拉出声音来啊,大侠你犀利的啊。”

“那是。”肖飞对赞誉向来照单全收。

而梁一凡则一如往常的以他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大侠你拿这东西来,是为了把秦琴吧?我靠,之前我觉得那些玩乐队的人用吉他泡妞超屌的,现在我觉得他们弱爆了啊!”

梁一凡话音未落,三人头顶上传来一声假咳。

班主任老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三人,鼻梁上的眼镜就像它那位定居在碇源渡鼻梁上的兄弟那样反射着窗外初升太阳的光芒。

“这是什么,二胡?”

老段伸手要摸肖飞的乐器,却被肖飞躲开了。

“这是京胡,和二胡可不一样。”

肖飞的纠正让老段不悦的哼了一声。平时肖飞和班主任就不是很对路,其实这不难理解,负责的班级里有个全校闻名的麻烦制造机,换了谁当班主任恐怕都不会给制造麻烦的罪魁祸首好脸色看。

“听说你想上红五月的汇演?”老段推了推眼镜,于是镜面就像某大头小学生看破谜题时的经典镜头中那样,刷的闪了一下寒光,“你拉这东西没有等级证书吧?除非你有京胡八级,不然我不会同意你代表我们班登台的。”

肖飞微微皱眉,他不是个容易怄气的人,也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但是面对老段他就总想顶嘴。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次登台要演的是相声,您老难道以为我要玩京胡独奏么?抱歉让您老失望了。相声这东西可没有等级。”

“哈哈,没有等级。可不是么,相声这种低俗的东西,和街头杂耍一路的把戏,怎么会有等级证书?这种东西我更不能让你登台了。”

肖飞咂了咂嘴,他打算站起来,论身高他比老段高上一截,站起来十有八九能在气势上压倒老段。可是肖飞的肩膀被梁一凡和欧林一起按住了,梁一凡还在肖飞耳边拼命念叨:“和气,和气啊!和气才能生财啊!”

就在这时候班长突然从老段身后冒了出来。

“这次文艺汇演除了每个班的节目之外,还有几个节目名额开放给打算登台的学生。当然名额有限,所以需要先进行一次审核,通过审核的节目才能上,审核时间还没定,应该是在两周后吧,要准备的话就赶快咯!”

老段扫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一眼,摇了摇头。如果肖飞不打算作为班级代表登台的话,这就没他什么事了,他只好悻悻的走向讲台,准备上课。

而班长则趁老段转身的当儿,冲肖飞挤了挤眼。肖飞竖起大拇指,用嘴型对他说了句“好兄弟”——班长这人平时一副好学生的模样,整天和老段一个鼻孔出气,但他其实是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军谍报人员,奋战在隐秘战线的无名英雄,像这次这样出面帮忙不是第一次了。

又一次时光飞逝岁月如歌,转眼到了午休时间。

“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两周的时间来准备了?”在学校食堂里,秦琴一手捏着三明治,一手拿着装酸奶的塑料盒,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肖飞问道。

“没错,所以我们最好今天放学后就开作战会议,选好要上的段子之后赶快开始练习。刚好今天周五,晚上没有晚自习。”说到这肖飞顿了顿,扫了眼秦琴的脸,“你今晚没别的事吧?”

秦琴摇摇头。

“那么就这么定了,我要先回趟家把手提电脑拿出来,我有的相声段子都在上面了。”

对于肖飞的自作主张,秦琴没有马上回应,她若有所思的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东西。片刻之后姑娘张嘴了,结果从她嘴里吐出的话让肖飞大吃一惊。

“呐,今天下午我们逃课算了。”

“哈?”肖飞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逃课啊,也行,这样更多时间来讨论节目……”

“不不不,”秦琴连连摇头,“不是讨论节目啦,我想你带我去做你平时逃课会做的事情,你是逃课的惯犯吧?”

“惯犯什么的,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我也就每周逃一两次课罢了。”肖飞一脸的委屈,“而且秦大小姐你发什么疯啊,竟然想跟我去玩?网吧之类的地方在你看来肯定很无趣的。”

“没关系,我只是想去体验一下。”说完秦琴就低下头开始一心一意的啃三明治,肖飞看她意志坚定,只得耸了耸肩,换了个话题。

“如果要逃课的话,你这身衣服不方便,翻墙的时候很麻烦。”

秦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今天是六中的便服日,所以她穿了一件天蓝色的露肩棉布长裙。长裙的腰部别出心裁的加了一条宽边布腰带,腰带直接卡在少女的盆骨上,恰到好处的凸显出她的小蛮腰。另外她还在胸口憋了一枚贝壳胸针,和带着海星图案的金属腰带扣遥相呼应,这唯二的装饰品为本来朴素的衣着增添了好几分精致。

现在的秦琴走在路上随时都有可能被星探搭讪。

但这身漂亮的衣服绝对不适合翻墙,尤其是那过踝半厘米的长裙。

秦琴看着自己的衣服,挑了挑眉毛,想了一下掏出手机,按下了呼出快速拨号菜单,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06

都说女孩是善变的,这回肖飞以非常直观的方式体验了一把女孩的善变。

只是换个衣服改个发型而已,秦琴给人的感觉竟然整个都变了。

肖飞用手托着快要掉地板上的下巴,上下打量着在女厕所里和闺蜜对调衣服之后的秦琴,脸上写着“我不相信”四个大字。

秦琴喊来的闺蜜是个留着精干短发的运动型女孩,一身T恤短裤的休闲装打扮,手上还缠了个带阿迪达斯标志的护腕。现在运动女孩这身装备都穿在秦琴身上,为了配合衣服的感觉,秦琴还把她那头长发在后脑扎成了一束粗大的马尾,于是那个满身民国初期文学少女气质的女孩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由于身高和身体比例的缘故,那T恤穿在秦琴身上显得长过头了,少女干脆就把T恤的下半部分掀起来打了个结,变成露脐装。这样一来秦琴那跳芭蕾的身段一下子就现出来了,那长腿那细腰还有……肖飞目光一路上移,随即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怎么样?”秦琴双手叉腰,随便摆了个POSE问肖飞,“好看吗?”

“感觉像劳拉·克劳馥。”

女孩歪头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最后一脸困惑的反问道:“那是谁?”

“《古墓丽影》系列游戏的女主角,电影版是安吉丽娜·朱莉主演。”

“安吉丽娜啊……难道我嘴唇看起来很厚?”

你关心错地方了,小姐。

这时候穿着秦琴的长裙的女孩从厕所里出来,和秦琴耳语几句之后,短发女孩冲肖飞竖起大拇指,比了个“加油”嘴型,扭头跑走了。

秦琴一直目送闺蜜消失在楼道转角,才转过身来面对肖飞。

“我们出发吧。”

短时间内完成了从文学少女向盗墓女英雄转变的少女双手叉腰,英姿飒爽的对肖飞说道。

“嗯,这边走。”

虽然换完了衣服,可是秦琴的第一次逃课之旅依然充满了艰难险阻,各种拦路虎龇牙咧嘴的挡在两人面前。

比如说,秦琴的运动能力。尽管变身成了劳拉·克劳馥,但是秦琴的体力还是原先的那个文学少女的程度,比已经够缺乏运动的肖飞还烂,翻墙的时候那个费劲——这还要是肖飞他们“改造”过的墙壁。再加上她那身露出度过高的打扮,在旁边看她挣扎着往墙上爬的肖飞是上去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最后少年只好心一横,默念三句“我心无尘色即是空”之后伸手托住女孩腰,把她给送了上去。

从手心传来的少女细嫩肌肤的触感,让肖飞脸颊一阵阵发烫,还好秦琴坐在墙头只顾着喘气,没发现肖飞的异样。

从另一边下去的时候,麻烦又来了,秦琴这大小姐竟然畏高,死活不敢往下跳,狠狠的卖了个萌。后来肖飞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把让她鼓起勇气往张开双臂的自己怀里跳,结果被砸了个半死。

按道理来说秦琴应该不重,可再怎么轻那也是个四五十公斤的大活人,砸着直接就内伤了。

成功从学校“逃脱”后,肖飞用手机在微薄上更新了一条:“相信我,现实中被从天而降的软妹子砸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反而会骨折。”

肖飞刚把手机揣兜里,就听见身边的秦琴“嘿嘿”轻笑,肖飞扭头一看发现女孩正在看手机。对上目光的瞬间,秦琴佯装生气的瞪了肖飞一眼,质问道:“你骨折咯?在哪里,我帮你看看?”

肖飞那个惊讶,目光来回在手机和秦琴的脸之间跑了几回之后,他狐疑的问道:“你……有关注我的微薄?”

“嗯,政治班里几个喜欢动漫的姐妹都关注了你的微薄,我关注他们的时候顺手关注了。”

秦琴的解释让肖飞挠了挠后脑勺,心想网络果然让世界变小了。

“历尽艰险”到了网吧,秦琴刚在机器前坐下就要肖飞教她玩游戏,肖飞拗不过只好教她玩。

二十分钟后,肖飞在一边叹气,他问秦琴说:“你平时根本不玩游戏的吧?”

“我只玩女性向的恋爱游戏。”秦琴很认真的答道。

肖飞刚要答话,背后突然有人开口了。

“妞不错嘛,小哥。”伴随着这声音,一只大手按住了肖飞的肩膀,肖飞一抬头,一张带着刀疤的凶神恶煞的脸随即映入他的眼帘。大侠神色如常,张嘴刚要接腔,旁边的女孩刷一下站起来了。

秦琴一把抓住放在肖飞肩上的手,架势一拉一转身,呼啦一下就把五大三粗的刀疤男给摔过了肩膀,碰的一声扔到地板上砸出个四仰八叉的好姿势。

肖飞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乖乖,难道你刚刚爬墙那囧样是装出来的?”

“过肩摔是技巧活,不是力气活。”秦琴很帅气的一甩马尾,顺手理好乱掉的衣服,“而且京剧的基本功是唱念做打,不巧我这四样都学得不错。学京剧的女孩可不好惹!”

最后那句大概是说给还在地上呻吟的刀疤男听的。

“那啥,秦琴大小姐,”肖飞一脸的尴尬,“你刚刚那个过肩摔确实帅气无比,但是,这家伙是好人耶,他那个看起来很凶的刀疤是买牛杂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

“诶?”这回轮到秦琴呆住了。

尴尬的沉默持续了数秒。

 “真的非常抱歉。”

秦琴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弯着腰,以一副祈求冠以菩萨保佑的姿态向刀疤男道歉。

“我请你吃饭吧,”肖飞在旁边对刀疤男说,“你就别和姑娘家计较了。”

……

肖飞常去的疯言疯语网吧配备非常齐全,上网区旁边就附设了餐厅,而且厨子的手艺不错,深得来上网的年轻人的喜爱。

肖飞他们三人在餐厅里占了一张位置不错的桌子。

“讲相声啊……”刀疤牛杂男听完肖飞他讲述和秦琴两人“勾结”的始末后说道,“要我说吧,讲相声是个好主意。很多人都说现在时代发展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听相声了,我觉得这不对。只要笑料能跟得上时代的脚步,任何时候逗乐大家的艺术,都是不会过时的。我觉得相声现在不景气,主要是缺少能抓住时代脉搏的艺术家。”

刀疤男在那边发表见解的时候,秦琴在跟肖飞咬耳朵:“他真的是个卖牛杂的?怎么说话听起来好有水平的样子……”

“这年头高手都在民间,别说卖牛杂的了,街边修鞋的老大爷都能跟你扯半个小时利比亚战争局势或者人本主义在当今社会的缺失。”

听了肖飞的话,秦琴撇了撇嘴。

“你撇嘴的样子超可爱。”肖飞随口称赞了一句。

“谢谢。”

不知道是没注意到这两人的小动作,还是装没看见,牛杂男继续阐述着他的观点。

“但是京剧就不同了,我觉得这个东西真的是有点过时了。感觉就好像外国的古典歌剧,虽然那些格调高的人和装作格调高的人还会去听,并且津津乐道,但是已经和普通人渐行渐远了。所以你们想要在文艺汇演上用一个模仿京剧的相声来赚到一群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的掌声,我看难。”说完刀疤男扫了肖飞和秦琴一眼,“你们说对不对?”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秦琴怎么想,肖飞是觉得老朋友说得有道理。

秦琴则若有所思的沉默着。

“哎呀,看起来我们的京剧娘不高兴了。”刀疤男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大口,继续说道,“我这人就这样,心里有什么就直说。京剧那东西我知道那是个好东西,瑰宝嘛,但是你看,大多数人都是像我这样的粗人,文化的玩意就那么道听途说知道一点,和朋友吹吹牛还可以,动真格的就真是欣赏不了。我听京剧总搞不懂他们在唱什么,经常会错意把词听成了别的,还闹过笑话……”

“闹笑话?”肖飞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突如其来的灵感让他整个人兴奋了起来,“对啊,闹笑话!我最开始也因为听岔了京剧的唱词在爷爷面前闹过笑话,这个可以利用啊!”

面对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一样,整个人容光焕发双眼闪闪发亮的肖飞,秦琴不由自主的和刀疤男对视了一眼。

肖飞也不管两人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吗?在那些柳活相声里也有类似的段子,比如名段捉放曹,侯宝林和郭全宝两位大师就演绎过这名段。就是一个会唱一个不会唱,然后学唱京剧闹笑话。我们可以把这个改一改啊,就让逗哏扮演一位对京剧不感冒,甚至有点偏见的年轻人,因为某些原因要学点京剧相关的内容,然后就找到会唱的京剧的捧哏去了解相关知识,接着就闹笑话。”

“嗯,”牛杂男摸着自己那道恐怖的刀疤,“这样可能有搞头。”

“但是逗哏为什么要去了解京剧的知识呢?”

“呃……”肖飞一下被难住了,“呃,心仪的女孩是个票友?”

“哈,扯,这年头还有女孩听京……”刀疤男说到一半目光落到秦琴身上,于是赶紧住嘴。

秦琴则很干脆的接受了这个设定:“可是光是听错唱词这一种笑点,会不会太单一了?”

“确实。嗯……”肖飞托着下巴稍一寻思,表情又亮了,“可以从刘宝瑞大师的《兵发云南》那里借个点子,你看,京戏里角色在台上转一圈,那就是跨越了万水千山,这也是个做包袱的料子么。”

“包袱?”

“相声术语,别在意。”

“呃,好吧……”秦琴吃了勺圣代,“不过,我觉得其实还可以在京剧的剧情上下点功夫,很多京剧都是古剧目,剧中人的有些行为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的话,其实挺有发掘为笑料的潜力。”

“好主意,不过这个我比较不擅长,需要你多多担待了。”

“没问题,但是那个……包袱?反正搞笑那方面就拜托你了……”

肖飞和秦琴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热烈,刀疤男直接被晾在一边,片刻之后他苦笑一下摇摇头,随即站了起来。

“我看,我还是告退吧。”对着惊讶的中断讨论抬起头来的两人,刀疤男一口喝完剩下的饮料,向两人道别,“祝你们两个表演成功。”

“啊,嗯,谢谢。”

肖飞说完,两人就继续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他们的相声。

那天晚上他们讨论到往常晚自习放学的时间,将秦琴送回家后,肖飞才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把京胡忘在学校了。

于是十七岁的男孩蹲在路边,对着墙壁严肃的思考着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把京胡带去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