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的88号

牙套姐和鱼蛋妹健身记2020-11-11 12:03:24


⒈ 面向大海的礼堂


一段没什么钱的春节,睡到自然醒,写写稿,过着几天貌似岁月静好的生活。


重走了初中刚学会自行车到处走到处钻的那些老路,步行街、西山寺,补偿了很久没有一起吃饭的家人。


即使这样,心却想着远方,打开旅游软件,手贱一点,或许是一张飞秦皇岛的机票,去寻找那面向大海的礼堂。


生活如此无奈,在一个阴天的午后,喝着那么大态度的麦当劳,那么大系列的可乐,把一个月前,从香港回来就想写的东西,在键盘里敲了下来。



 


⒉ 陆羽茶室


「去陆羽茶室等我

地址喺中环士丹利街24-26号

我会喺個边等你

你一定要坐喺地下个层

喺右边稳张枱

有镜子和木椅的个种卡位呢

坐喺个幅水墨画下面」


——舒淇,《Introduction (Cantonese)》







去香港的次数多到一定程度,就会对这座城市产生厌倦。再也 不想  踏进茶餐厅喝鸳鸯吃蛋挞了。甚至觉得这里太过密窒窒。舒淇的声音,或者会让你重新对这个地方有些兴趣。


在2008年,LV出的一张旅游专辑,以香港、上海、北京为主题,用音乐、环境音效和独白组成了这三座城市中的三个爱情故事,分别由舒淇、陈冲、巩俐声音出演。


一边听着这MP3,一边跟着舒淇的引导在香港的街头游荡,感觉她就像一个同行的友人一样,带你了解这座城市生活的另一面。





那段游记隐藏了一段无疾而终的鬼(爱情)故事,大概说,舒淇在陆羽茶室遇到一个男孩,跟着这男孩的脚步在中环、上环一带的景点走了一个圈。最后发现那个男孩是放不下自己的一个“阿飘”。


我是在一段凌晨经常失眠的冬天听完这张专辑的。很有感觉,暗下决定,找个时间,要沿着专辑所说的地方走一编。起床搜攻略,发现这张是十年前的专辑,跟我有同样想法的听众其实不是一个,甚至有的网友说,见过这个男孩的遗照。


更好笑的是,听这张专辑之前,去香港很多次,对这些街道和店铺,脑海里早有印象。


舒淇口中的陆羽茶室,地下那层是不给游客的,一般都是老熟客才可以坐。第一次去的时候,被看门的印度人要求去坐二楼,我生气,便去了隔壁的咖啡厅喝了一个下午的咖啡。对,还有雪糕,咖啡厅的晚上还会有年轻人的分享沙龙,比那个老茶楼的水墨画有趣多了。但不得不说,陆羽茶室依旧保留了很多名家的书画作品,我不够水平欣赏而已。


这次去了陆羽,乖乖地上了二楼,服务员的态度,原来比看门的印度人更恶劣。

 

 

 

 

⒊ 楼上的通善坛


离开陆羽茶室,开始跟着舒淇在香港街头漫步。


舒淇说:“香港嘅经济神话就是喺鸦片的浓烟中展开,其实香港本来就是指芳香的港口。”因为从唐朝以来,香港就是一个盛产香木的地方,也出口香木至苏杭地区销售,逐渐变成一个运送香料的港口,因此得名香港。


这个我知道,因为香港同我的家乡香山的得名都有点类似。


舒淇说,她遇到的那个男仔在上楼梯的时候从背后向她靠了过来,呼吸慢慢扫过她的颈背,身上的香水有一点芒果的味道。


鼻子说不上灵,一个人香味对给另一个人留下的感觉,有时候或许是唯一。这个我有点似懂非懂。


 

 


 

不知不觉从“士丹利街”走到“砵典乍街”,这是香港最古老的街道,往山上走的那一段铺满了石板,所以这里又叫“石板街”。石板街的两边,都是些小摊档,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卖。沿着石板街往山上走,来到威灵顿街,这里曾经是香港的红灯区,男孩说了一个关于上世纪他爷爷的故事。


听着舒淇的指引,走到了威灵顿街71-73号,你可能会疑惑我们到底要去一个什么地方,舒淇也没有明说,只是用自己的话去描述眼前所见的事物。但当你留心听背景声音的时候,会听到诵经声、敲钟声,还有各种低语。


其实这里是一座名为“通善坛”的道教庙宇,这里有许多来参拜和参加宗教仪式的人,他们向逝去的亲人们供奉上水果和饭菜,希望他们的亡灵能够安息。




 



就在这里,那个男孩问舒淇:(有没有觉得我和相入面那个男孩好似样?)


第8排第 8个。


在这个情节开始,舒淇叫那个男孩88号。


在电视里看过许多香港的庵场,总觉得灵位也太局促了吧,像我这么肥的人,死了,觉得很挤怎么办?


地少人多的香港,连庵场也要建在一个繁华街道的三、四楼。


沿着指引上去,上去前,我在不远处花店买了一支剑兰,希望给那个男孩送一支花。


然而,当我依照网友的指引,找到那面墙,墙上的风扇慢悠悠地转动,那个密密麻麻的墙,我试图躲过其他先人的眼睛。


但那个第8排第8个的位置,却成了一个“长生禄位”。我拿着网友拍下的照片问管理员,管理员在电脑的搜索系统上搜了几次,也找不到那个叫梁近邱的先人。“有点恐怖吧,不可能,不能凭空消失的?”管理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姐姐,她表现得比我还惊恐。


“我连忙说,对不起,打扰了”,就走了。其实我心理也有点害怕。是不是我太好奇了,还是我太无聊了,还是我对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还是所谓的淡淡的芒果味香水太念念不忘了。


我很想有一天碰到舒淇,问问她这个88号男孩的虚实。是否太多网友打扰他了,搬走了,他寻找到那个通往天国的祭坛了吗?


的确不是所有好奇都需要有答案的。


回来了一个月后,我告诉自己要 放下

 

 

 

⒋ 秘密花园


上坡下山、左转右拐,小小的中环,在游记里经过你随心的走动。你会去见到旧街市、中药房、还有香料房,古董街,活字印刷铺。这些都不是我很感兴趣的东西,终点去到文武庙和叮叮车。


在英国殖民统治之前,文武庙就已兴建起来了。这座中式庙宇里供奉着“文帝”和“武帝”:文帝(文昌帝君)是手里拿着毛笔的那一位,司职文学和官禄;武帝(关圣帝君)就是穿着绿色长袍、拿着长剑的那一位,代表忠义武略。


常年点着大型塔香,为善信祈求健康快乐,所以庙里总是轻烟袅袅。





在祭坛前的红色跪垫上跪下,拿起面前的签筒,默念你想知道的问题,然后一下一下一下地摇手中的签筒,摇到有一根竹签掉在你面前,然后拿着这根写着一个数字的竹签去找庙祝,给一点香火钱,就可以得到这根竹签背后的答案。


那天是一月十四日,但是一点都不妨碍这里的香火。门口停了两部旅游大巴,不停地催促求签的人快一点。


那个手中的签筒也不是像专辑所说,跪下随手拿得到,要到焚化祭品炉子隔壁,那个卖香烛的大叔那里用钱买香烛,才能拿到,而且还不支持支付宝。


在文物庙的那个解签叔叔处,我问了我一路上担心的问题。


“我会不会打扰到88号啊。”


“唔使惊,你只是八婆而已,你的心没有恶意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恶果。”

4句话,有一句话还是骂我的,40元港币。加上之前一支求家宅的,是另外的问题,要另收钱,一共80元。很好赚。


路程算是结束了。


十年前,舒淇说了许多预言,预言那些会慢慢消失的东西。但类似街市,类似那个秘密花园都却还没有消失。甚至在秘密花园里,仍然还有几个老人家在玩十五胡。当然,是不是十年前那群老人就不得而知了。


我走过去围观拍照,老人没有害羞,大方地问我“睇唔睇得明啊?”我说:“睇唔明。”“睇唔明就唔好睇啦。”~~~不过,我抬头一看,那家也被舒淇提起过的,叫club 71的酒吧却在2012年6月搬了。


那个秘密花园叫百子里,是香港孙文史迹径的一站。


香港这点像重庆,因为都是在一堆坑坑洼洼的山地上盖起的城市,有许许多多这种我们平原城市无法了解的空间建构。街与街之间,穿过一些有涂鸦的隧道,忽而开朗,有个公园,有鸟雀在地上觅食,有老人在一边打牌,或许会还碰到餐馆的厨师穿过后门,在这里吸烟,有一群菲佣,在这里聚餐打牌晒小孩。

 

有时候就是这样,我们都高估了人的善忘,又低估了人的念旧


许多我们觉得值得留下来的东西,难免会走,但受主流的关注,大多未必走得那么快。


但许多主流不屑的东西,却带走了一批小众的回忆,而被认为不值得提起;类似我童年煨过番薯的金钟水库,小时候的冰室蓝冰洋,还有那个细柏山60后70后一代玩过捉迷藏的防空洞,更类似我走村时,碰到的许多消失的地名……


有时候你去走,你去做的时候,你去挖这些故事的时候,人家觉得,你这样不很无聊吗?就像我去找88号,也有人觉得我无聊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