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夜

腥谩2019-06-15 12:19:20

十三夜

有一部港片叫《十二夜》,用了12个夜晚来讲述爱情中的冷暖得失。

我在香港住了13夜14天,虽少了一份甜言蜜语,但倒是多了一点长情。


坐上从罗湖开往红磡的地铁,我便开始往外望。

Vicki笑着告诉我这边还是郊区,要想看到城市风景要再走好久。但我还是拧着半个身子到处看,直到脖子酸了才转回身。车厢里的广告是有关风水的,红色的底、黑色金框的字,广告的右边往往会有一位大师的近景照,繁体标题写着“狗年通胜”,很抢眼。


红磡再到尖沙咀,就到了我住的第一间宾馆。

我住在8楼,窗外看,极窄的街道对面有一栋楼,上面写着“富德拳馆”的字样。因为雨水、潮气的侵袭,黑色的字已经很难认清,墙皮上的霉菌略微发黑,其中一户窗户上贴着报纸。(后来知道,富德拳馆的开馆人叫江富德,是80年代世界华人最高身价职业拳手)


东西收拾好,下楼吃饭。

在大众点评上看到了“池记”,人很多,在店外排了20分钟才等到座位。鲜虾云吞、炸猪排、冻奶茶。从我的位置向前看,有两个对坐的老爷爷,灰色毛织衫、有保护绳的老花镜,两位长得有点像,其中一位吃完了,另一位在慢悠悠的喝汤。当时店内人很多很吵,但看着他们,好像时间静止。


第二夜,从宾馆走去维港,再坐船过去港岛。

途中看到12路车上,Eason的广告:在音乐的世界里,只有Eason可以唱所欲为。

到港岛的时候,时代广场大多店已经关门,就出来找可以喝糖水的店,最后没找到,就去7-11买了一杯维他柠檬茶,冰的,很好喝。

香港很有意思,人睡得都很晚,商店关门却很早。

出便利店的时候,看到两位背着黑色大皮包的男生,窝在墙边、翘着腿、吃鱼蛋。


第三夜,一字一句学“富士山下”的粤语歌词,但还是没记住。

第四夜,剪辑完了在港科大拍摄的宣传片,没来得及配字幕。

第五夜,学会粤语“别来无恙”,深情又好听。

第六夜,喝了小半杯白葡萄酒,红了脸。

中间的几天,天天都熬夜,在凌晨三点时偶然学会做视频遮水印的新方法,还有一天五点才睡下。即便这样,我也没掀开窗帘看一眼午夜的街道。可惜。


第七夜,参观了建筑活化相关的博物馆,展览的内容都是在香港地面、附近海域上发掘出来的一些文物,时间跨度很长。其中有一间,为了营造森林的氛围,工作人员把粗麻绳从天棚上坠下来,20多个一组,再在底部扎紧。在这个房间呆久了,会有一点晕。出来后,穿过九龙公园,有很多外国人在伴着音乐跳舞,他们还让我们加入,我们笑着跑开了。

那晚我们为Kurt买了蛋糕,从那家做蛋挞很好吃的糕点店。再晚些时候,在房间里开演唱会,用手电打光,唱了好多歌。


旅程过半,我换了一家宾馆。称不上宾馆的宾馆。

它在有天井的民宅里,每户的面积都很小,窗户挤着窗户,仅有的空闲位置用来放空调机。房间的用途很多,有的是公司的办公室、有的用来做宾馆、有的是廉价服装的车间,此外,还有居民。因此,走廊里挂满了白色的床单、个人的衣物,每户门前,还有土地公公的排位,拥挤但有生活气息。

我住的房间7平米,只有一张床和一间厕所,老板娘很温柔,她说因为我住的时间长,所以给我安排一间有窗户的房间。而关不紧的窗户和漏风的空调机成了我房间寒冷的主要原因。


第八夜,去庙街算命。

碰到一位姐姐,她说她来算姻缘,最近有个男孩子对她忽冷忽热,她想看看有没有结果。她以为我是台湾的游客,我觉得她很可爱,但我没说。


去海洋公园那天很冷,我穿上了羽绒服。

看到了跳岩企鹅,吃到了酥脆的炸鸡,一天之内坐了三次过山车,导致我坐缆车都害怕。

晚上回到宾馆,电梯门开时有一个外国人问我是不是住在这里,人在紧张的情况下就会下意识否认,我冲他摇了摇头,他便走了。


第十夜,清早坐40路小巴到赤柱。

赤柱的海边很美,下雨天有雾,远处的海平面和天连接起来,怎样也分不清。从小黄楼的路口上去,有一条小商品街,绕来绕去,在海南鸡饭餐馆的后院看到了两只巨型泰迪,一黑一白。跟着导航走,沿着海边的公路直达Nell跟我们提过的坟场。出于敬意,没有照相。


我一直觉得能走到的地方就不算远,所以后几天我都从尖沙咀走到油麻地或是中环。

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西装和发型一丝不苟,羊毛围脖很柔软地搭在肩上。

我也买了一条围脖,围着它走过红馆、太子警署、都爹利街、皇后大道东、兰芳园、梦想豆花和通往半山的电梯。


我没有去的地方也有很多,深水涉、星光大道、博物馆、迪斯尼还有一心一意想去看看的几处电影拍摄地。想着下次和友人一同去,吃吃大排档,再照几张可以挂在书桌前的照片。


我每到一个地方,都想拼命融入当地生活,所以住喜欢住当地的民居、吃喜欢吃店面小的街头饭店,也喜欢那个到哪里都能适应,千姿百态的自己。


在香港的日子里,我一度觉得在香港奋斗会比北京简单,但后来我看到匆匆行人的疲惫、看到围着垃圾桶抽烟的人快速地碾灭还剩一半的烟、看到凌晨一点出来卖鱼蛋的伯伯的坏脾气、看到饭店里像旋风一样盘旋在各桌的服务员,我才明白,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不容易。




不知下次再到这里会是何时,那就先祝你恭喜发财、万事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