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香港学者:一颗鱼蛋何以引发新春骚乱?

大案2018-04-15 13:51:35


今日大案:

【头条】建言 | 公安改革的关键:主办侦查员制度 (附:警察执法追责新规)

【二条】记者调查 | “中国百强大律师”评选组委会闪烁其词,天价山寨评奖活动究竟为哪般?

【三条】观察 | 香港学者:一颗鱼蛋何以引发新春骚乱?

【四条】【缅怀】著名刑法学家、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欧阳涛逝世 享年92岁


香港学者:一颗鱼蛋何以引发新春骚乱?


作者:梁志远(香港长期观察关注小贩政策学者;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专任导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ngocn05”  (2016年2月10日)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ngocn05授权转载


猴年依始,香港不断传来各区街头熟食小贩被连横驱赶的消息;而年三十当晚,就率先发生大专讲师因声援小贩而被捕,及屯门良景邨怀疑有黑社会介入驱赶小贩的事件。更令中外社会震惊的是,大年初一晚的旺角街头发生了政府声称的大型暴力“骚乱”事件,有前线警员甚至被逼向天鸣枪示警两发,最终造成六十多人被捕及一百二十多人受伤,当中包括执勤的警员,采访的记者及冲突的示威者。镜头之下,警民双方都采取了罕有的身体暴力,包括拳打脚踢及投掷砖块等,为六七暴动后首见。究竟为什么香港社会可以为保卫一颗鱼蛋,而引发出这次的惞然大波呢(外媒甚至称之为鱼蛋革命)?这就涉及到相关小贩政策的发展,及后占中时期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了。


香港露天熟食小贩的历史由来已久,即使英殖政府千般打压,但也未能禁绝。及后政府被迫面对现实,于1923年开始,发放固定及流动熟食小贩牌照,当中又再分为大牌(炒煮)及小牌(轻食)两种,以期平衡庞大的社会需要及有效的城市管理。随着战后经济起飞,外出工作引申出庞大的廉价膳食需要,政府不得不放宽增加熟食小贩牌照,尤其是在工厂区的附近。根据学者庄玉惜的研究显示,单是大牌档的数字,在1970年代的最高峰时期便已为数过万;加上数量庞大的无牌小贩,可谓熟食小贩的黄金时代。即使今天,香港仍保有200多档各式持牌熟食小贩,成为香港旅游的一大特色景点。不少为人称道的香港美食,包括鱼蛋、鸡蛋仔、炸大肠、猪肠粉,炒栗子等等,其实都是由无牌熟食小贩经营创造而来,反映了一代港人自强不息的精神。笔者在90年代曾居旺角,每天晚上巴士停驶以后,总见数十无牌流动熟食小贩盘据弥敦道及亚皆老街交街,蔚为奇观。



但在九七以后,随着市政局被杀,食环署官员全面掌控了小贩政策的发展,更一度打算全面取缔所有熟食小贩牌照。庆幸的是,在2008年发生了中环民园大牌档的继承事件。民间强大的反弹声音,迫使政府最终决定保育剩下不到二十档的大小熟食牌档。高永文医生领导的食物环境卫生局,也的确在2015年3月的文件中提出:在地区人仕的支持及民间团体的提案下,可以考虑重发大牌档牌照,研究重设熟食中心及发展熟食夜市的可能。很可惜,有关的提案在一年后仍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高医生亦只懂在骚乱发生后,强调政府对于任何的市集方案是持开放态度的,却没有解释为什么局方同时又再加剧对熟食小贩的取缔打击。而同年,由苏锦梁主理的经济事务局也授命抄考外地经验,推出美食车计划;只是因为刚公布的入场费高达六十万港元,而售卖对象及地点只以游客为本,引起公众普遍的不满。看来,港人欣赏的只是简单的平民美食车(亦即新春期间备受市民拥戴的流动熟食小贩木头车);港人需要的只是一如台湾,南韩,日本,新加坡,泰国闻名吸引的露天熟食市场。


可惜的是,政府官员始终就是自相矛盾,口是心非,恪守一贯的政策,没有破旧立新的思维。具体的明证是,政府在大力宣传官方美食车的同时,却疯狂打击每年仅仅摆卖新春数天的街头熟食小贩,令人感到格外讽刺。究竟香港的熟食小贩为什么至今仍不能与亚洲其他城市的同业一样蓬勃发展,却要被针对打压呢?事实上,早在上年新春,政府已应区议员的投诉,全力取缔深水埗区的‘桂林夜市’(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在新春期间在桂林街一头摆卖的无牌熟食小贩市集)。而反对食环署驱赶小贩的声援行动,亦早已在上年度的旺角街头发生。分别的只是:当时因为市民及本土派人数众多,警方及食环署见状而放弃驱赶行动,最终和平收场。但明显地,今年对峙的双方更为有所准备,更为反应激烈,以至由驱赶/保卫小贩,发展到武力冲突。



究其实,占中以后,本土主义势力不断茁壮,更多青年人愿意接受本土优先及激烈抗争的看法,因为他们已深觉和平请愿及示威行动,无力改变香港的政经困局。而街头小食作为本土化的象征(有称扫街权),在近年间又备受资本(如领展涉嫌聘用黑帮‘管理员’)与政府(采取全面取缔的政策)的双重打压;这就更令人认定:又是另一波本土文化的消音。当然,本土派别的确也有派人参选今年三月的新界东立法会直接选举;但如果把他们的选战计划视为事件的兆因,则未免高估本土派别的部署了。正如不少评论指出,六七暴动表明,一两件促发事件,即使背后是有某种势力协助策动,也不可能引起如此严重的社会骚乱。物先腐,而后虫生。将骚乱视为个别人仕或团体扰乱社会的行为,其实只是无视梁振英政府近年文攻武斗,分化社会的恶果。没有人愿见人命损伤,但如果政府仍是昧于形势,无视中港深层次的管治矛盾,有权用尽,逃避自己应付的责任;最终只会自绝于民众的和平诉求,面临下一波更大的抗争冲击。指斥个别暴徒的不法行径不会解决问题,反倒回避了问题的核心。看来立法会的拉布与各式选战,原来已是最温和的抗争。


自己小贩自己救。展望未来,香港市民除了可以光顾无牌熟食小贩以示支持之外,更要关心他们的生存环境,合力向各区区议员及区议会,要求支持民间团体建议的露天熟食夜市。我们对于政府能建设性地,理性地解决熟食小贩的问题仍是抱有希望的,祝愿来年对立双方可以在学习是次不快事件的教训之下,真正推动社会的和谐发展。


2016年2月10日


今日大案:

【头条】洞见 | 郭文涛:制度如何决定人性? 

【二条】媒体观察 | 《财经》:透析百宗冤案

【三条】深度 | 张鸣:中国的大学还有救吗?

【四条】微信圈 | 一场踢出群聊引发的血案



促进

法治
推动

公益
洞悉

法律
品读

大案
大案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哟~!

主编:李轩

主办: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

投稿合作:mycasegao@163.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近期热文呼声 | 郭卫华:两院的司法改革应俯下身去听那些“台面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