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说】南昌必吃100面痴牛魔王

小明说2019-05-14 13:56:23

来了?请关注↑


1.面瘾

从进贤考察回来,路上突然犯了牛肉面的馋,瘾头上来,是抑制不住的向往。

于是在朋友圈里发问,哪里有好吃的牛肉面。

得到的建议有三项:湖南牛肉面,兰州拉面,康师傅牛肉面。

还有众人推荐,一家叫作“牛魔王”的面馆。

这样的选择,差不多是没有选择。

于是我被带到了这家小小的面馆。


2.穿越

面馆狭长一条,太长了,两边墙上装了茶色的镜子,努力显出宽敞的模样。

对座是个白皙可爱的姑娘,对着镜子在补妆。对面一照,可以看到无限多的镜子和她的后脑勺,于是一家面馆,吃出了时空穿梭的气质。

我看得发呆,她倒是淡定,自顾津津有味地唆面。

茶色玻璃,灯光不甚敞亮,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懒懒散散的牛肉香。

墙上贴了一些流行标语,但又被装修的玻璃遮住一半,我得歪着脑袋,才能看全。

老板娘说,装修是儿子做的,装得差不多时,儿子觉得还是做面条有意思,不爱管装修,于是难免有点半调子。

也有客人说店太小的。

也有客人说灯光暗的。

儿子不管,只爱做面条。

我哂然,对手艺痴成这样,也是可爱。


3.进贤

再聊下去,才知道,这店也是进贤人开的,全名叫“钟陵牛魔王”。

钟陵,不是个人,是进贤的一个乡,或者是镇,什么的。

进贤原属临川,牛肉牛杂是地产名菜,进贤人的早餐多是牛肉面,跟南昌人的凉拌粉条有些区别。

进贤这个地方的人,乡士意识特别浓厚,不常说自己是南昌人,而说是“进贤人”。

进贤人做生意,也会抱团。

比如做毛笔的文港,做烟花和酒的李渡,以及军山湖的螃蟹,总是能做成很大的规模。

差不多走到哪里,进贤人都很强调自己的出处,很有原产地概念。

就连开面馆,也要加上“钟陵”两个字。

进贤这个地方,连地名也透着文艺范。

不是吗?

若是变成“张家村牛魔王”、“刘家庄牛魔王”,风景难免没有那么好。

难道钟陵这个地方,特产牛魔王?我笑道。

那倒不是。老板娘说,儿子爱做牛肉面,差不多有点疯魔了,于是取了这个名字,而且总想把这碗牛肉面,做成进贤的一块新招牌。

我脑补了一副画面:一条繁华街上,一字排开的是兰州拉面、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钟陵牛魔王。

美食街巷,四大天王,花枝招展,喜气洋洋。


4.面与汤

大凡在南方吃东西,都有一个经验,就是看上去满满的一碗肉,夹去上面部分,再往下一筷子,叉出来的,不是生菜,便是豆芽。

总之,副产品丰满,主产品骨感。

这碗面倒是另类,牛肉方方正正,象麻将牌一般,大到惊人,叉完面上的一层,掀起面来,居然里面还埋着一层。

一碗牛肉面的牛肉,份量多过面条,我是第一次见到。

上一次是在台北,吃特产的牛肉面,肉块也是大到令我惊艳,却没有多到这么夸张的。

此前,我问这家店有什么特色,让哥想了想说,没什么,就是老老实实吧。

现在看来,22元的一碗面,牛肉小半斤,这般买卖,还真的是老实。

面很筋道,而且新鲜。

这很难得。

南昌面馆,大多用干挂面,氽水沥干备用,虽然筋道滑溜不糊嘴,但少了面食本该有的麦香新鲜感。

而兰州拉面馆的面,是新鲜揉制,但加了蓬灰,增加弹性,使碱味略重,只好靠芝麻香油来调味。

此处的面,靠东家手工揉制出面筋感,再机械切成半干面条,下锅时还是新鲜松软,口感上胜出一畴。

而汤头也极鲜,没有味精汤的惊艳感,但久喝不腻不渴,可以品判出是食材原汤。

这两点殊为不易,因为一面一汤,是煮面功夫中,最不能显山露水的组成部分。

南昌人的口味重,大把的红油辣椒酱油盐卤泼下去,一般人很难识别出,面与汤的优劣,很容易糊弄过去。

非要在面和汤上跟自己较劲,那真是痴得可以。

唯一美中不足,是依了南昌人口味,重油重辣。我的清淡味觉有点受之不了,可是仍然忍不住,把一碗辣到咋舌的汤,给喝了个干净,还不停地咂吧着嘴,很有回味。

末了,老板娘问,够吃么?本店可以续面。

只听说过,喝茶可以续杯,喝可乐可以续杯,从来没听说,吃面也可以续的。

这里可以。


5.面痴

听到我半懂不懂的点评,少东家引为知音,从后厨转到前厅,非要拉着我,尝他特制的炒面。

我说的真的吃饱了。

他说,吃饱了也能再吃一点的。

真的端上一碗金灿灿的炒面,份量不少的青菜倒是解腻,面很清爽,料是一样的足,比汤面清淡许多,不知不觉又吃完了一大碗,已是撑着肚圆腹胀,站不起身来,只好尴尬地坐着打嗝。

少东家圆头圆脑,几分木讷,执意要我猜,这炒面微甜鲜美的味道,用的什么酱料。

我猜了十几种,他都得意洋洋地说不是,我实在猜不出来了,他才说,这是他自己调制出来的日本鳗鱼汁。

闲扯瞎聊,说什么话题,少东家都不甚利索,只有说到他的面,他才摇头晃脑,对答如流,很有一点老学究孔乙己的味道。

他说这面是他父亲亲手揉制,半干成型,保持麦子的鲜感。

而汤则是猪大骨配料后,从开店起一直熬制,从未断火至今,随用随补。

就连店里不是主打品的炒面,也只用自己调配的鳗鱼汁。

我好笑道,只不过是一碗面,卖的价钱也不贵,二三十块钱的东西,要这么大的功夫,这么大的成本,哪里划得来?

他突然面色有点黯然。

他曾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总工程师,因为木讷而人缘差,事业无成,职场失意到被贬去看守工地。

他还曾有一个深爱的前妻,爱到浓时,一起吃面,说要开一家属于两人的面馆。

后来,事业失败了,婚也离了,他是心灰意冷,意志消沉。

百无聊赖时,他开了这家面馆,装饰成爱人喜欢的样子,做爱人喜欢的味道。

他知道,自己不善经营,但就是想开这间店,哪怕就是几个月。

或许他在想,爱的人,还有回心转意的时候。

就好象EASON在歌中唱道: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和你坐着聊聊天。

然而,店开了三个月,五个月,半年多……那个人从来没有出现,他情知,她再也不会出现,而他只是,一直在默默地,做这一碗面。

只是这家店,突然在网上走红,他也始料未及。

既然爱人不见了,那就跟这碗面谈恋爱吧。他搓搓手,笑道。


6.寻爱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我娘便总去加夜班,因为加夜班可以分一碗光面,什么调料也没有,只有盐,她在窗台上种了葱,掐几根,拌一拌,把我摇醒来吃。

我最爱的,是用筷子卷起来,告诉自己,这是鸡腿。

午夜三点的这碗光面,是我童年时代,最美味的记忆。

后来,光景好了,但面的味道,再也没有这么好过。

如今要在南昌找一碗好面,是不容易的。

南人不爱北食,于是在制作工艺上,大多潦草应付,直至沦落到粗糙,肯下功夫,认认真真做的人很少,我几乎要绝望。

南昌人的面,都爱一大锅水,一直煮,一直氽,除了头汤面,后面的都是半老徐娘,虽有味道,失之鲜嫩。

南昌的粉面,爱在浇头上做文章,各种而浓油赤酱红辣椒,糊里糊涂浇下去,基本上已经失去了面的味道。

但真正爱面的人,一是看面,二是看汤。偏偏,多数店家,汤可以用调料,面可以用成品,只要浇头花哨,就可以掩去一切应有的味道。

于是,来到南昌以后,我对这座城市的面食记忆,是品种少,味道一般,做工粗糙,充斥着走板荒腔的市井气质,总而言之是不好吃。

听我的抱怨,少东家说,非也非也,非不能也,是你没找到而已。

在他看来,一座城市里,总会有那么一些,同样热爱的知音。

既然等不到爱人,便寻几个知音,对他来说,也是可以的。

他说,他开了这间面馆,便要等到,跟他一样爱吃面的人,做出爱吃的味道。

他说,可能我做的这些,你都不爱吃,但只要你说,我一定能做出你爱的那个味道。

他说,天下没有不爱面的人,只是没有遇到自己爱吃的那碗面。

他说,他就想为每一个人,做一碗属于他的面。

我说,我爱的,只是小时候,在半睡半醒中的那一碗只有葱与盐的味道。

他起身,捋了袖子说,我去给你做。

我忙不迭地拦住他说,虽然我爱吃面,也没有一顿吃三碗的能耐,求你放过。

他还要去做,我只好夺门而逃。

出得门来,万达金街阳光灿烂,我抚着滚圆的肚子,舒一口气,满足地打了个长长的饱嗝。

突然想起,还没有问过少东家,姓甚名谁。

大笑三声,觉得不问也罢,从此便称他作:面痴。


没了。请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