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牛杂,不“打赌”还真吃不上

幸会幸汇2019-07-02 20:36:08


深夜寒风中,去淘气吃一碗生烫牛肉,或烂熟的牛杂,抚慰一下你被世事鞭笞已久的内心,才是正确的宵夜方式。


▲淘气牛杂


朋友里面有一个人,叫陶奇。因为特别爱吃淘气牛杂,所以我们就都叫他淘气。他本人倒是很喜欢这个别名。


而朋友里的另一位素食主义者阿汤,对淘气这个别名和牛杂都嗤之以鼻,说这是农业重金属。



淘气倒不以为然地说:


“一个不爱吃牛杂的人,灵魂是枯竭的、浮躁的、乏善可陈的,你无法同他进行过于深入的辩证。


一个深爱着牛杂的人,灵魂则是充沛的、纯粹的、满怀怜悯的,是懂得道法自然万物刍狗并能和你坐而论道把酒言欢的。”


……


额,我们先不管他这通理论有没有道理,反正结果是,淘气跟阿汤打了个赌,要是淘气能让阿汤爱上牛杂,阿汤以后的外号就叫:小淘气!




1
淘气


▲襄樊


淘气是定居在武汉的襄樊人,头几年过的极为“痛苦”,原因是武汉很难找到一碗让他称心如意的牛杂


直到他遇见淘气牛杂


十年前淘气住在劳动街,而淘气牛杂的老店尚在澳门路口一带,门脸破败,很不起眼。


有天淘气加班到深夜,路过这家牛杂店看到的景象却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排队的人群浩浩荡荡,其中不乏衣着光鲜的漂亮姑娘,路边有序的停着一溜宝马奔驰


着了魔一样的淘气,马上加入了排队的人群


这一吃不要紧,就是拥趸了将近十年



2
阿汤



阿汤是淘气的大学同学,毕业以后出国深造,研究品鉴香水。原来还好,跟着一帮兄弟在学校堕落街里啥啥都吃。回国以后不一样了,只吃素,说是那些辛辣浓香会伤了自己的嗅觉


“嗅觉?你不吃草还闻不着味儿了?”淘气取笑他。此时此刻,他俩正站在淘气牛杂的门前排着队



约莫十分钟后,终于轮到了,穿着蓝色大桥鸡精罩衣的小伙子一脸程式化的问淘气:


“老板,七莫斯?”


淘气看了一眼阿汤,心想还是保守点“搞碗牛杂,再搞碗牛肉!”


两大碗端上来淘气先把香菜拌进去,按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吃货的基本态度。然后夹一筷子牛杂包裹着香菜入口慢慢咀嚼,又按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吃货的程序正义



而此时的阿汤,也拿起筷子学着他的样子,吃了大几分钟都没吭一声


“诶,怎么样啊?”淘气拿手肘捅了捅他。



阿汤抬起头缓缓说道:前调,软糯却不乏嚼劲,沁入肌理的卤水让口中满颊生香。


中调,香菜的水嫩和黑胡椒的炽烈合二为一,卤水的甜辣和油脂的浑厚投如胶漆


后调,牛杂在被吞下前依旧释放着阵阵灼烧的炽烈,并在口腔中淀粉酶的顺水推舟下,将这种轻微的刺激感一步步带入咽部、食道、最后抵达被寒意攥成一团龟缩的胃囊中。”


“……说人话……”


“好吃!”


“那这个赌算你输了,你以后就叫小淘气!”



3
武老板



淘气牛杂店的武老板看着他俩在店里闹腾也是笑笑不说话。点上一根烟回忆起往事,许多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武老板成长在一个书香门第,父亲兄长都是写字画画玩书法的人,唯独他做了小餐饮生意。在家人看来不起眼的牛杂馆,被他做得风生水起。



谁知道其实这家店也是因为他跟朋友打赌才开起来的。那时候朋友不信他一时兴起做餐饮能搞出什么名堂,武老板不服气,觉得自己肯定能火一把,只是没想到这一火,就燃了20年。


24小时营业,不打菜单,不做外卖,不谈加盟,甚至因为不断有人找他加盟,最后武老板索性卸载了微信。


武老板的个性,就像这牛肉一样,不能多在滚汤里烫一秒。所以当年那个赌打出去就不再回头,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根烟燃完了,武老板走过去坐在淘气和阿汤旁边


“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和朋友赌气才开得淘气牛杂,真没想到,一晃眼做到五十多岁了。”


淘气和阿汤放下空了的大碗,互相吃惊的对望了一眼。



武老板没管他们继续说道:“有些东西,真的说不准,没想到为了年轻时候的一个赌,我竟忙碌半生。不过现在也挺好,我把牛杂做好,你们过来寻个饱腹满足,人生就是这么简单,你们说咧?”


聊完之后,三人相视一笑,就好像此时外面,全然不是寒冷的深夜




我是互动小栏目


打一个赌就能让淘气牛杂火了20年?

其实武老板坚持的东西还有很多

新鲜的食材、不变的味道,实惠的价格

群众的嘴巴永远都是挑剔的

你看看队排的有多长

就知道牛杂有多好吃

说不定还能在队伍里碰到淘气和小淘气哦!


后台回复“淘气牛杂

查看店铺信息


- 以后请多多指教 -

会酱(wx:xinghui_2016)


作为新城控股旗下主要内容产品之一,宣传有温度的情怀,纵容体会日常中的小情趣,致力于打造地产行内口碑最佳的生活态度研究院

我们要做一份武汉的生活指南

一份致力于让大家去放下手机

去真实体验指南中的态度生活

因为幸会幸汇,遇见新城

找到就差的这点乐趣

注: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幸会幸汇

微信ID:whxing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