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的牛杂面你都没吃过,凭什么让我惦记那么多年

一日胤记2020-04-06 06:04:56


“你还是忘不了他吗”

“早忘了”

“我还没说是谁”




我很喜欢听live版的歌,有烟火气能感同身受,有talking带来意外惊喜。

昨天听了奶茶的《脱掉高跟鞋》的演唱会,玛莎是嘉宾。两人互动的时候玛甜甜说随便奶茶唱什么歌他都能伴奏,于是奶茶就挑着唱了梁静茹的《崇拜》,玛莎说着“没关系,没关系”然后回敬了一首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奶茶这时候大概是捂着嘴倒抽着气笑吧,对玛莎说“可是问题是有一个差别,你是真的交往过,可我没有诶。”

虽然奶茶一直笑着开玩笑,但总觉得那句“可我没有诶”仿佛带着一声叹息,就像是“遗憾最终有了遗憾的意义”



前一段时间我在朋友圈里发,“你年纪轻轻,又心地善良,你怕什么?”
有人在下面回复我:“求不得,放不下”。

我以前也觉得放下应该是特别不容易的一件事,直到上周三,看到一日那篇写到晨晨面馆的推送,忽然很想吃晨晨的牛杂面,不要洋葱,多加面,再单点一份炒猪肝。
毕业以后也和很多人一起去过,爸妈,朋友,却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去过。于是鬼使神差点开了他的头像,在“对方已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下”后打下了第一句话:“以后有时间一起吃饭吗?”然后紧张地删除对话,开始洗脸刷牙。


世事的发展总是让我想起高中的阅读题,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我自诩了解他,能猜到他以什么口气什么表情回复我的话,也还记得他当初的学号和球衣号码。结果在他回复“可以啊”之后,我开始说晨晨的猪肝真的比别家好吃很多,没有泥腥味的时候,他却说,没听过,根本不记得,不知道.....

我顿了三分钟,不知道该接什么。在我连续一个月每天都提前订好晚饭,一份牛杂面,不要洋葱,多加面,单点一份加炒猪肝,然后背着大书包晃荡着路过两个转角、绕过一辆垃圾车,沿着大叶子从初秋落到冬天的街道走到晨晨面馆的那段日子里,原来他在忙着做别的事,爱别的食物,路过别的路口。
其实我们的生活根本没有重叠,喜好也并不相似,真难以想象,我念想着的男孩子,连我最最怀念的高中附近的那家面店都未曾踏足。


喜欢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但我没想到,就连放下也是。就像一只小猴子,日日夜夜看着井里的月亮,就算无数人来来回回,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个倒影罢了,他总想着,这影子也真是又亮又晃眼啊。突然天上莫名掉下来块石子,打碎了井里的月亮,散成片片亮光,他才循着石子落下来的方向抬起头,从此再也不肖想着那轮倒影。真可惜,要是没有那颗小石子的话,小猴子还拥有一轮月亮吧,我也或许还喜欢着你吧。我也从来不会猜到,是因为一碗面,让我从头到尾放下的啊。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可惜为你抄的情诗笔迹未干,我就抽身要往另一条路走了。虽然遗憾没翻完你这本书,但我现在要去读下一本了。以后倘若有人提起你,我可以说,他啊,是一碗牛杂面让我不再惦念的男孩子。



所有人求而不得,苦追不舍的,总会有一颗小石子来打破。匆匆忙忙地,他们就像夏日蒸腾的水一样,拦不住似的,在我们的生活里连句再见都难留下。

“你还是忘不了他吗”

“嗯,可我放下了”


[ 周二 ]


08|“再见”

次等水货

文|袁洺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