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塘原来还有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胡记牛杂馆

月亮报I就知道吃2019-06-29 04:10:39

扫码加微信『就知道吃』群绿色通道,尝试更多吃的可能哦!


寻找好吃的牛杂

大好的中午,完全可以在食堂里混一餐,然后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回到办公室。冲一杯下午茶的咖啡,优哉游哉地移驾南窗边,晒晒太阳翻翻报纸。


却偏不!


偏要把时间弄得紧张兮兮,捧着手机对着微信呼朋唤友,集齐五枚同好,召唤好吃的牛杂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我们是这样的馋痨胚

这整齐的小分队,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驱车到金塘,去吃胡记牛杂。

 

这一行人中,有牙痛了一宿几乎没合眼的,也有声称过午不食要减肥的,还有案头工作一堆恨不得带着睡袋长驻办公室的。然而,一听有好吃的牛杂吃,什么问题都灰飞烟灭了。


请输入标题     bcdef

【 寻找好吃的牛杂 】

导演: 面包君

编剧: 面包君
主演: 面包君 / 庖长 / 肠哥 / 仙女 / 老毛
类型: 动作 / 吃货

地区: 舟山
单集片长: 1分钟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本次寻吃活动,庖长担任老司机,肠哥副驾驶座压阵。车子一溜小跑,掠过鸭东线边上农田中星星点点的油菜花,欢快地驶上跨海大桥。虽然此趟只去金塘,暂时放飞的心情,也有种离岛的雀跃。

 

20分钟过后,“金塘”两个大字跃入眼帘。肠哥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不顾过午不食的减肥魔咒,开始不安分地四处张望。


 

牛杂馆姓胡,在金塘有两家,现由胡家两兄弟经营。大丰的是总店,开了有十多年之久,早已和着馆子终日飘散的浓浓牛肉香,忘我地扎根金塘人的记忆。山潭那家是新店,刚开两年,胡家老大接着父亲的衣钵,立了新的山头。用导航搜“胡记牛杂”和“卫平胡记牛杂”,都找得到。




我们曾在车上激烈地争论去总店还是分店。山潭较近,大丰再远些,既然两家都是一个姓,味道肯定都一样。可作为正宗的馋痨胚,厚此薄彼这种事我是干不出来的。得亏老司机庖长一拍大腿,坚定地从牙齿缝里挤出四个字,“两家都吃!”

 

下了大桥后,顺着道路往右手边一拐,穿过一个村庄,分分钟就到山潭的分店。


 

写着“卫平胡记牛杂馆分店”的蓝色招牌分外眼熟,定睛一看,和路边寻常的兰州拉面店店头一个款式,由哈尔滨啤酒统一赞助。

 

店前搭出炉灶。台面上,锃骨斯亮的两只银脸盆,装着满满的红薯粉丝和面条,边上紧挨着两摞干净的碗。眼睛看到的,都是大号的高压锅,大锅的牛骨汤,大块的牛肋骨。盖头一揭,滚滚白烟瞬时迷了眼,浓浓的牛肉香扑鼻而来。



店堂里头的桌椅和夏夜道地吃小龙虾的一个配置,快餐厅型的四人小长桌,桔红色的塑料凳子,每桌脚边都有一个草绿色的垃圾筒,默默地刷着存在感。

 

吃完这家还有下一家,我们矜持地没有多点,要了两碗牛杂粉丝、一碗牛杂面,都加了牛肉,又要了半斤牛杂。


 

几盆都是一样的赤酱色,连汤带水,5双筷子毫不犹豫地往碗里戳。高压锅几个小时的功力,早把牛杂炖软入味,软却不烂。一口咬下去,爽嫩新鲜,“锁”在牛杂里头的卤汁会蹦出来。跟着再挟一筷粉丝,Q软柔韧,饱浸牛汤的精华。相较之下,切面的口感就显得略厚重,牛杂,还是和粉丝更配。



“唏呼”“唏呼”,几个人埋头苦干面前的牛杂,不带半点停歇。最后一仰头,把汤一饮而尽。老板细心地撇去了牛油,爽口不腻。

 

意犹未尽地擦了擦嘴巴,肠哥欢快地扑向车子,招呼我们快点上车,开始新的征程。

 

大丰的这家环境要好一些,至少用心做过门头的招牌,上面几个红字都是单独镂刻出来挂上去,店里头正方形的木头桌子摆得四平八稳。这是胡家的老宅子,底下开店,楼上住人。


 

胡记牛杂本是胡父创立,胡海伟、胡文海两兄弟以前都另做他业,嫌饮食行业太辛苦。父亲身体不好退下阵来,开了这么多年的馆子,扔了多舍不得,两兄弟这才都扎进牛杂馆里。

 

生意最好还是在早上,这么多年下来,金塘人已习惯到店里来一碗牛杂面。嫌不管饱,再加一根牛龙骨,指定打着满足的饱嗝精神抖擞地上班。



两家店用的都是奉化的黄牛,牛是兄弟俩自个去牛场挑的,现场杀了带回来,确保新鲜。挑牛和赌石一样,也很考验眼力界儿。胡文海经常让杀牛的帮自己参谋,顺道把牛头、牛尾还有牛的其他肚里货算作杀牛的工钱,一股脑地留给杀牛的。

 

说到自家的牛杂名气大,胡文海倒也不觉着,但平时也常看到定海、沈家门甚至镇海的人过来堂吃,吃完还打包回去,也是很有成就感的。毛估估,每家店每天卖出150斤牛是有的。


 

吃过那么多次牛杂,胡记的算是实惠的,分量大,价格便宜,一碗牛肉面,都是块打块的货真价实的牛肉,只要15块一碗。硕大的牛龙骨,10块一根。两家一样的手法,一样的味道。

 

我们又要几碗牛杂粉丝,再来5根牛龙骨,人手一根地啃。贴着大骨的牛肉那个香啊,我们摸摸肚子,终于打了一个幸福的饱嗝。




— END —



舟山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



面包君
一个天生的馋痨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