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落魄时 影帝摆地摊 歌后当保姆!让保险为您保全资产和传承财富

保哥关注2018-09-26 15:19:03

人生艰难,一旦走了背字,每日三碗心灵鸡汤都敌不过飞来横祸。关于这一点,娱乐圈里不少明星可都是过来人,比如,星爸债台高筑,得靠“卖儿子”还钱;影帝惨遭封杀,摆地摊渡过难关;歌后婚姻失败,给人当保姆洗内裤……总而言之,红的时候可以放肆,一旦落魄就要克制。


————他们给人打工————


葛大爷曾说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有时运势太差,地主也会悲催地变成佃户。落魄时,大明星也得放下身段去跟白领、保姆、勤杂工们抢饭碗,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接地气”。


没戏拍,刘恺威做起股票交易员

刘恺威如今可谓春风得意,娶到了磨人的小妖精杨幂不说,今年还以年收入5500万跻身福布斯“2014年中国名人榜”,堪称励志典范。但“霸道总裁”也曾落魄过,不得不靠当股票交易员谋生。


本在TVB发展良好的刘恺威2005年开始北上内地闯荡,从最初的没人认识到渐渐有了戏约。就在事业有了起色时,2008年金融危机,已有的戏约全打了水漂。没戏拍又要承担家庭责任,刘恺威只好回港跟朋友做起了股票交易:“还好一个朋友在香港做金融方面的工作,所以他带着我入行做了大半年的股票交易员。”


回忆起那大半年的生活,刘恺威笑说,“入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站在旁边看,一到10点钟,所有人都像狼一样盯着前面一排排电脑,眼睛像着了火,那种压力,是你从来没有看过的。” 好在,股票交易员也没白干,市场转好后,刘恺威重回演艺圈,他告诉记者,那半年的经历,让他后来演起腹黑总裁来得心应手。“《千山暮雪》里莫绍谦的眼神和状态,真的都是从我那些同事身上偷师回来的。”


没歌唱,天后变助理,还是免费的

转行做白领的还有曾经的“平民天后”徐怀钰,最红的时候,她的江湖地位能与蔡依林比肩,一个人就能养活大半个滚石唱片。但好景不长,1999年,徐怀钰因为跟经纪公司闹纠纷沦为“贫民天后”,没工作没收入,全身上下只剩2000多元,房子车子都被抵押,还得靠借贷度日。这种窘境下,徐怀钰去律师事务所当起了没有薪水的助理。问及缘由,徐怀钰透露了自己的小算盘,做律师助理可以“研究法律,试着自己解决合约难题”。如今的徐怀钰,努力开发内地市场,但毕竟过气太久,只能集中火力主攻三线城市及乡镇市场。


同样窘迫的还有黄日华版《天龙八部》里的俏“阿朱”刘锦玲,因承认自己就是1995年“刘姓女艺人被人迷奸勒索事件”的女当事人而被雪藏,月薪平均下来只有4500元,还不如菲佣赚得多。于是,刘锦玲只好改行卖保险,一度因为推销没了朋友。


当保姆、修汽车,他们靠体力讨生活

相比之下,转行当白领的明星还算幸运,夏天有空调雨天有遮挡,有的明星就不得不当保姆、修汽车,出卖力气赚钱……


1990年代,歌后金炜玲可谓红遍上海滩,曾在唱歌比赛中力压韦唯、毛阿敏获得冠军,成名作《绿叶对根的情意》被广为传唱。最辉煌的时候,一周有三天能在电视上看到她表演,金炜玲自己也说:“那时在上海,自己戴着墨镜出门也会被人认出,买东西大家都不让我排队。”


后来金炜玲嫁了人,转行开茶楼,但生意并不好,婚姻也失败了。回到上海后,弟弟弟媳认为她是来抢房子的,把她打到脑震荡。为了糊口,金炜玲只能去做钟点工:“每天骑半个多小时自行车到雇主家,买菜、洗菜、做菜,洗衣服内裤袜子,扫地拖地五六遍,角角落落连带墙壁阳台都要擦……从早上8点干到中午12点,一个小时5块钱,累得直不起腰来。”


做钟点工的那段日子,金炜玲通过看韩剧来释放情绪,“我到影像店,告诉人家要那种最惨的韩剧。一边看一边哭,就是要逼自己,像拿一盆水泼在身上,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泼醒,将来才有希望。”最近两年,她带着女儿参加《中国梦想秀》重回大众视野,“梦想大使”周立波在成名前曾受过她的照顾,现场见到她几度哽咽。


与金炜玲类似的,还有曾经的中国摇滚旗帜性人物张楚。2000年他离京隐居,为讨生活做了汽车修理工,每天工资15块钱,也不知道拿扳手会不会比拿麦克风轻松。张楚回忆称“干了一个多星期,每天帮人换这个管子、那个管子。刚去那会儿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每天都在户外,有点中暑,后来就不干了”。


他们演了一辈子,晚景凄凉

娱乐圈像个金字塔,塔尖就那么几个人,待在塔底的也就混口饭吃,很多老演员演了一辈子戏,手上也攒不下多少钱,甚至要靠救济才能过活。


经典剧《新白娘子传奇》中法海的饰演者乾德门,因为形象特殊,戏路不宽,曾两次转行开餐馆,却都因为太讲义气要面子,被熟人吃垮:“来的人都签单,赔光了我拍戏赚的钱,还赔了双倍。”而后因为母亲重病,他不得不退出娱乐圈,靠夜以继日开出租赚钱养家。他的女儿在某节目中一度哽咽:“开出租时经常受到别的司机排挤,他们说,你不是大演员吗?你不是很行吗?为什么要跟我们抢饭吃?”令人唏嘘不已。


跟乾德门同病相怜的还有98版《鹿鼎记》里的“胖头陀”车保罗,同样因为形象特殊,所以接不到什么角色。为了糊口,他做过推销员、酒店经理、物业管理,一个月只能拿到4千多港币。现在车保罗为还救治母亲的人情债,在某医院做杂工。“从早上9点做到下午1点,什么活都干,债还完之后的生活还没有着落。”


————他们干起买卖————


相比给别人打工,自己做“老板”显然高大上许多。有钱的开间小店,没钱的摆个地摊,还有人干脆包了几亩荒山,种点瓜果梨桃大树小苗。别小看了这些买卖,留得青山在,早晚找得到重出江湖的机会。


陈佩斯交不起孩子的学费,只能上山种树

靠承包荒山走出困境,陈佩斯堪称中国演艺圈第一人,跟大佬褚时健有一拼。当年陈佩斯凭借春晚舞台上的“一碗面条”大红大紫,却又因与央视的一场官司告别了台前。而后,他与妻子合伙,投入全部身家开办了影视公司。可惜,先后投拍的几部电影接连亏损,陈佩斯四处走穴也没能让这家公司多活几天。最穷的时候,他连孩子几百块的学费都交不起。


幸好陈佩斯的妻子颇有远见,之前就用私房钱在北京延庆井庄镇西三叉村承包了一处荒山。于是,俩人卷起裤管开始务农,吃的是大锅饭,把肉菜饭一锅煮,煮一次吃三顿;住的是山上的旧房,地上挖个坑,埋个大缸当厕所;模样也从城里人变成了粗糙黑皮肤的标准农民。就这样熬了几年,所种的木料和果树都能卖钱了,一共30万。用这笔钱,陈佩斯孤注一掷,攒了一部叫《托儿》的话剧,全国巡演几百场,据说赚了上千万。陈佩斯的翻身,给天下男人上了宝贵的一课:媳妇偷攒私房钱是伟大的、能救命的壮举!又及:农村墙上刷的“少生孩子多种树”是真理。


梁家辉被封杀,摆地摊卖手饰

没办法像陈佩斯一样干体力活,还可以学学影帝梁家辉干手艺活。梁sir出道不久就凭借内地电影《垂帘听政》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男演员,可是由于当时香港电影主要资金来源和市场都在台湾,而台湾规定所有去内地拍戏的演员一律封杀,梁家辉连影帝奖杯都没捂热就被雪藏了。没戏拍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梁家辉就和另两个朋友一起,自己设计,用皮条和铜线做皮质小手镯,拿到铜锣湾大宛百货门口去摆摊卖,还经常跟拍警匪片似的被警察追得满街跑。


不过,梁家辉并不避讳谈起那段日子,坦言“生活确实有些窘迫,有点不习惯”。此前,做客《鲁豫有约》时曾被问为什么不去做白领,梁家辉答到:“那才没有我摆地摊好赚呢”,还透露,那会儿每人每天能净赚1000块钱。当然,这还要归功于他的影帝头衔。“很多路人会问我‘你是不是影帝?’我说‘我是,来,请看一下,参观一下’,结果原本打算买一套的后来买了三套。” 摆地摊最终帮梁家辉熬过难关,还让他遇见了现任妻子江嘉年,那时候梁家辉总是一边摆摊一边想怎么跟老婆表白。现如今,影帝心里没准还很遗憾:要是当年坚持摆摊,劳资也许就是优秀企业家了!


师洋演艺事业平平,开网店月入六位数

前段时间,94港姐冠军谭小环转行卖鱼蛋的新闻吸引了一众媒体,其实内地也有这样的聪明人。从2006年《我型我秀》冠军到与公司解约,从选秀红人变成居无定所的通告艺人,师洋的经历与许多选秀出身的艺人如出一辙。2009年在演艺圈无所事事的师洋,开起了化妆品网店,“每天只睡6个小时,全天看店,一直盯着电脑眼睛都会发炎,每个产品都亲自尝试,妈妈就是我的发货员”。但他仅用4年时间就赚到了7位数存款,现在月收入6位数,生活简直乐无边。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现在我根本不去想什么红不红的事儿,只想把能赚的钱赚到,让自己活得快乐。”


在开店挽救失足人生这方面,钟镇涛绝对高大上。当年他投资失败欠下2.5亿港元巨债,只好擦干眼泪从头再来。四处走穴之余,他跟女友范姜开设明星二手用品店,依靠圈中人脉四处搜集明星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物品,货源不愁,销路也不错,结果赚到巨款成功还债,简直堪称破产界的先进工作者。


————他们“吃老本”————


对于艺人来说,靠看家本事混饭吃最为容易。只不过,时运不济时,就由不得你挑了。从前演男一号的,遇到龙套角色也得接;从前挑剧本的,现在打酱油也没关系;从前够格上春晚的,如今乡村剪彩也不嫌弃。简而言之,给钱就去。


曾经的“最贵配角”,如今活在烂片中

当了十多年“香港最贵配角”的吴孟达,一部戏的片酬一度高达百万港币。回忆起自己的辉煌岁月,吴孟达说,那时候中午和刘德华,晚上和周星驰。在周星驰的电影里,说他是主角都不为过,很多粉丝也是把他和周星驰视为一体。


但和周星驰闹掰后,吴孟达辗转内地拍戏,一年最少拍十几二十部,哪儿有活上哪儿去,辛苦程度跟农民工没差。虽然各种影视剧里都见到他的身影,但可惜接的都是些小成本,演艺事业再无曾经的辉煌,只能消费过往积累的名声。辛苦养活自己外,吴孟达还有一大家子的负担,他结过4次婚,有5个孩子,每月都要负担4个家庭高达几百万的开销和赡养费,只好拼上老命赚钱。


张含韵失业5年没人理,如今再做新人

老戏骨春天不再,曾经风光一时的年轻一辈也有深陷泥潭的时候。作为首届“超女”季军,张含韵15岁成名,代言的广告“酸酸甜甜就是我”全国风靡,首张专辑还拿下当年的销量总冠军,不到18岁两次登上福布斯名人榜。可惜好景不长,唱片业衰落,2009年所属经纪公司也关门解散,张含韵顿时陷入失业状态。“有一年多,没回老家没见父母,每天晚上失眠、早上大哭、不愿见人,衣食住行都靠以前赚下的存款”。


失业的几年间,她先后做过主持人,插班学过表演,有人还建议她去开淘宝店,但她并不愿意。2010年,以“回锅肉”的身份再次出现在选秀节目里,也还是季军,星运并无起色。


去年,张含韵签约新东家,出演电影《初恋未满》,没什么拍戏经验的她经常几十遍都拍不过,总被导演骂。骂得厉害了,她只能说“大家对不起,给我5分钟”,跑到角落里稀里哗啦哭一场再回来继续拍。出道10年,如今张含韵只能再从新人做起。


吉杰四处走穴,拿泡沫道具给陈楚生伴舞

那几年选秀疯狂,造就了一堆选秀明星,但市场容量就那么大,很多人成名后迅速消失在公众视线。“快男”吉杰就是其中代表,选秀后的三年时间,没有新作品的他,只好穿梭在各种小通告中,四处演出挣钱。“演出商一次就安排十几场,每个地方都得开车,我经常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跟卡车司机们一起站着吃盒饭。”而且演出场所也多是夜店、商场等地方,有一次在江浙某夜店,台下就二十个人,“演出商说有个朋友要见你,就把我拉到一个包间跟各种大老板握手、喝酒,寒暄了半个多小时。”


这还不是最差的,有一回他还被安排穿着夸张的衣服,拿着泡沫道具给同届“快男”冠军陈楚生伴舞,真是羞愧。不过吉杰解释道,“不是不愿意给陈楚生伴舞,只是觉得这对于我自己来讲是一个很可笑的事。”要知道选秀前,吉杰可是某全球五百强企业的高管,音乐梦想可真是毁人不倦。


港台演员也一样。“师奶杀手”陶大宇因出轨、离婚等负面新闻形象尽毁,转战内地没人理,只好以2万元的价格接夜场秀;当年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温兆伦,人气下滑后就在新开楼盘、洗浴中心等场所演出,一直到现在也没拍出好作品,反倒是在微博上跟网友斗嘴吵架上了几次新闻版面;而吸毒三次名声丧尽的谢东,如今连几百块一场的酒吧夜店秀都不拒绝。


————他们靠亲友团————


落魄了,要是没有放下身段的勇气肿么办?那就要看平时积攒的人品了,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无私的家人和仗义的朋友,解决温饱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偶像型的就更幸运了,粉丝们都是母爱过剩患者,见不得自己“儿子”受苦受难。


靠家人:谢贤欠巨款 “卖”谢霆锋还债

谢贤这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有个长得帅又愿意出来“卖”的儿子。1980年代,谢贤也是影坛高富帅,红极一时,没想到投资失败,2800万买的豪宅1800万卖出,还欠下英皇一大笔债务,只能“卖”儿还债,硬是让年仅16岁的谢霆锋“卖身”英皇,签下10年长约。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谢霆锋为父还债,真是让人感动得淌下两把热鼻涕,实属《知音》好题材。


好在谢霆锋够帅也肯努力,虽然负面不断,但也红了20年,如今自己开公司做得风生水起。孝心爆棚的小谢,替老爸还完债后,还给老爸买豪车,让他载小女朋友去兜风,也算人间喜剧一场。


靠朋友:杜德伟靠经纪人接济翻身

现代社会,为兄弟两肋插刀已是传说, “肥猫”郑则仕投资失败后找圈中好友借钱,就一分钱都没拿到。当然,也有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碰到 “真心人”的。台湾老牌综艺主持人猪哥亮,曾是秀场天王,堪称台湾三宝之一,后来因为嗜赌如命,欠下巨债跑路,一跑就是14年。有个新加坡的朋友得知他落难,专门委托自己的弟弟来台湾送他几十万台币翻身。猪哥亮后来赚钱了想还钱,朋友死活不要。猪哥亮在受访时笑说:“等有一天你们兄弟跑路到台湾的时候,我再拿钱给你们。”


同样靠朋友翻身的还有杜德伟,曾自创“杜式情歌”拿奖到手软,住半山百平豪宅,开名贵跑车,却在2003年藏毒又招妓,顿时红极转黑,他只好搬出豪宅改住21年楼龄旧屋,跑车也换成了老妈的旧车。幸好他身边还有经纪人朋友姚凤群,对方帮他垫付生活费,还帮他接了电视剧《八号当铺》,又为他制作《脱掉》这首歌,成功让他翻身。不过谁也没想到,杜德伟翻身后就跟姚凤群反目,姚凤群曾一脸委屈地诉苦:“帮忙支付专辑、演唱会费用2000万,杜德伟到现在还有500万没还。”


靠粉丝:集资为韩庚买电脑

如果家人朋友都帮不上手,也没关系,只要长得帅,还有粉丝爱。韩庚当年在韩国讨生活时,虽然外表风光,实则穷得叮当响,每卖出一张唱片,SJ组合成员每人只能分到20韩元(合人民币0.16元),再扣去版税,只剩下人民币0.05元,还不如水军发条微博赚得多。再加上韩庚还要寄钱给家里,惹得粉丝们分外心疼,经常自发地买一些东西给他,生日的时候送电脑,甚至还有粉丝打算集资为他在北京买套房。


有这样的粉丝真是夫复何求啊,难怪韩庚在自己的微博上专门发声感谢粉丝,直言“我爱你们”。如今韩庚影视歌全面开花小有成绩,又发专辑又演电影,人气扶摇直上,这股子勤奋进取的劲头也让粉丝们甘愿付出不计回报。


————他们自暴自弃————


不管是打杂还是走穴,大部分人穷困潦倒时还能“心残志坚”,颤巍巍地在圈里寻得一席之地。但有一部分人则自暴自弃,最后真的一蹶不振、无所事事。其中有因毒瘾形象尽毁的,也有得了抑郁症不思进取的,从此江湖上就少了个明星,多了个堕落的普通人。


蓝洁瑛精神分裂:乞讨、捡破烂、混红灯区

但凡提及娱乐圈落魄的明星,蓝洁瑛总是榜上有名。早年她因出演《大时代》中的“玲姐”及《大话西游》中的“春三十娘”而出名,曾被评价“靓绝五台山”,艳压同期的刘嘉玲。后来因为年少轻狂屡次跟公司闹别扭,蓝洁瑛被雪藏多年,投资失败又破产,落到每月靠3700元政府补贴度日的境地。港媒经常拍到蓝洁瑛捡破烂、伸手跟路人乞讨、到酒店拉客陪酒的场面,为了有口饭吃她还不惜在红灯区混吃混喝,任人动手动脚占尽便宜。时至今日,蓝洁瑛已经满头白发苍老不堪,因精神分裂再也回不了娱乐圈,一生经历,比她演过的所有电影都是跌宕起伏。


同样因精神疾病告别娱乐圈的还有陈淑桦。当年她凭一首《梦醒时分》走红歌坛,1991年却因误食含有安非他命的减肥食品引发身体不适,歌唱生涯中断。此后,陈淑桦半退出娱乐圈,1998年母亲逝世,陈淑桦因此患上严重的抑郁症,不得不完全退出江湖。据说,陈淑桦近年来经济窘迫、深居简出,跟年迈的父亲住在一起,只有在吃饭时才走出房门,常常大热天穿羽绒服戴墨镜,走路像太空人一样缓慢,病情令人堪忧。


萧淑慎反复吸毒:五年间三次入狱,复出前途未卜

歌手萧淑慎以“孙燕姿同门师妹”名号出道,《勇气》MV里的表现是很多80后心中无法磨灭的美好记忆。本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她,却因2006年至2011年间三度吸毒入狱,难以翻身。近期萧淑慎重整旗鼓筹备复出,今年还签了内地公司推出新专辑,马不停蹄到处做宣传。本以为一代毒后终于洗心革面,结果她又闹出复出不顺在自家7楼窗台意欲跳楼的新闻。另有记者观察到,最近萧淑慎在受访过程中出现怪异举动,时不时瞪眼、歪嘴,情绪也过于亢奋,不知是何原因。


潘越云爱好包小白脸 女儿晚饭只吃水果面包

有时候,被爱情冲昏头比吸毒更可怕,万一所托非人,自己就有可能变成废人。1980年代红极一时的台湾歌手潘越云择偶标准很单纯,帅就行。这些年她爱过不少小白脸,对方没收入没工作她也不在乎。1999年潘越云嫁给长期赋闲在家又爱喝酒闹事的黄光全,十年后因为自己出轨被捉奸在床,被迫付给黄光全800万台币的赔偿金。离婚后,潘越云四处借钱度日,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所有的钱都花在了男朋友身上,为了节省开支,她和女儿每天只能吃水果和面包当晚饭。


总结陈词:

让保险为您保全资产和传承财富

1、中国民营企业家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1)个人资产和企业资产不分

2)一旦经营失败时,由于债务牵连最终导致穷困潦倒

2、解决上述问题的最根本办法是什么?

将企业和家庭财产剥离开,使家庭财富彻底摆脱企业财务的约束,做到提前规划,未雨绸缪。

3、对于富人来说保险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保险是保障,有人说保险是储蓄,也有人说保险是投资……但对富人来讲:从法律的角度进行资产保全,这种方式就叫保险!保险无法给富人以灵活的存取功能,无法给予富人高额的投资回报,却能帮富人进行资产保全!

4、为什么保险是保全资产的唯一合法手段?

国家的法律制度保证了保险可以保全资产:(1)资金保证安全(2)抵御通货膨胀(3)避免债务追偿(4)真正个人资产(5)合理规避税务

5、为什么保险就一定能保全资产?

1)《保险法》第23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2)根据《合同法》第73条:保险赔款可以避免债务追偿。(3)根据《个人所得税》第4条: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这三条法律保证了保险所得只属于您个人的资产,绝对安全。

6、资产配置可以分为哪几类?

富人理财的核心关键是合理的资产配置,资产配置总的来说分为两类:

1)进攻型(如股票、基金等有价证券,商业房产、实业不动产,有收益但也有风险)

2)防守型(不管发生任何情况,有一块财富永远属于你的)防守型的资产配置是至关重要,但常常人们只想着追求高收益,忽略了防守型的资产配置对于资产保全的重要性。再激进的足球队,也要有守门员!

替富人“排忧解难”,保险第一

在富人的财务管理中,有一条铁律是“风险管理优于追求收益”,首要需求是对已有财富进行有效保护。众所周知,金融环境的动荡或是经营不善,可能导致富翁的身家迅速缩水,今天的千万富翁也许在一夜之间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通过购买足额保险,相当于锁定了大量资金,可以保障富人在丧失挣钱能力或是发生意外身故时,为自己及亲人挽回损失、保全资产,在最大程度上保证生活质量。当资产被冻结或被强制拍卖时,保单贷款功能还可以在关键时刻成为最好的“变现”工具,解决资金困境。保险就像自家的“守财奴”,忠心耿耿地跟随着我们,为我们的家人保全资产,锁住财富,建立了一道企业和家庭的防火墙。

李嘉诚有言:“别人都说我很富有,拥有很多财富。其实真正属于我个人的财富是给自己和亲人买了足够的保险。”对于高净值人群而言,保险除了其最基本的保障功能以外,更有其法律及金融功能满足一系列私人财富管理的需求。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