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 大叔,要一碗牛杂粉,不加辣

SKSunny志愿者北京站2018-12-05 12:48:49


每當夜幕降臨,街燈亮起,“轟隆轟隆”的摩托車聲驶近大学南门,一位头戴鸭舌,围着皮围裙的男子,熟手的放好食材饭盒,一点都不像57岁的样子。接着响起的就是那起伏的吆喝声“牛杂、丸子、米粉”,这不过是他平凡退休生活的其中一晚。

大爷来自廣東番禺,在北京呆了有78年了。当初是为了照顾来京上学的儿子,后来呆久习惯了,儿子也顺利在北京安家立业,现在就留下来照看孙女。“我就住西直门那,不远”,言语之中带着一丝自豪。在北京城里成功置业的儿子,换上了北京户口,帮父亲在昌平安定后,因为工作繁忙少来探望。大爷每两个礼拜进城看看孙女,最近老伴也從廣東趕来,在北京带孩子,即使聚少離多,每当谈起两代兒女,他总是笑呵呵的。

大爷说,年轻的时候做承包,在公司上班,全国各地都跑遍了。现在的他广东话已经不大会说,但听的出,京味卻有那么一点。

由承包到小贩,大爷最心烦的是城管:“上一年把我的车扣住了,三千多块钱啊”,“上个月因为停车半个月,又罚了六百元”,大爷不禁感叹:“赚的都不够罚的。”

“开始我是卖铁板烧豆腐,今年才转卖牛杂粉,因为学生说要吃”,在政法南门3年的他,总是以学生的口味为主。时不时的,总有操着广东口音的学生探头进来,看看是不是那家乡的味道;还有北方的好奇来问问“这卖啥呢?”。

大爷每天的工作在早上67点开始,每天早晨先把食材洗干净,9点开始煲牛杂汤,“中午吃个饭,休息下,下午再继续弄”,这已经化为了他的生活习惯。晚上7点左右,大爷都会来到政法大学南门,一直做到11点才走,除非进城看孙女,否则风雨无阻。

天气逐渐转凉,与南粤相比,北方的冬天冷得可不一样,但这么多年,大爷说已经习惯了,“皮衣服穿上就好了”。对于何时退休,大爷叹了口气说:“再做三年,60岁不干了。”

像大爷这样的“北漂老二代”越来越多了,根据北京统计局《北京市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北京常住外来人口,即社会上所说得“北漂”,总人数已高达818.7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的38.1%,比2011年第一次公布数据的742.2万人多了七十多万,而这当中“北漂老二代”的数量在不断地攀升。

北漂第一代能成功留在北京固好,他们第二代理所当然的享受到父母努力的成果,但是,他们的爸爸妈妈怎么办呢?想尽孝道,接他们到北京照顾,但房价高,只能把父母放在较偏远的郊区,周末出城探望一下。父母来到新地方,没人说话没事可干,有的做些生意打发时间,有的在家无所事事。小时候,父母替孩子安排一切,现在,孩子想帮父母安排一切,可是,有谁又真正问过当事人的感受呢?


文/Monica



远离家乡

不甚唏嘘

幻化成秋夜

而我却想落叶归根

坠在你心间

——《落叶归根》


[HEAR me],身边人的故事

欢迎来稿,稿件请发至sksunnybeijing@163.com

或 @SKSunny 官方微博


秋天的公益行动·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