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老字号 原和味牛杂的初生与变身 从小摊车到店铺,25年的味道沉淀,温暖了邻里街坊的胃

从化社区报2019-06-08 12:22:30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本报开设“从城老字号”专栏

将不定期跟大家分享从城老字号的故事

如果你的身边也有具有影响力的从城老字号

欢迎下方留言或致电020—37931806

本期我们要介绍的是有着25年历史的牛杂店

下面,请跟随记者的脚步,走近新城市场

我们到访时,潘莲和她的儿媳唐少娟正在自家刚开不久的牛杂店面里忙碌着。前来买牛杂的顾客,大多都是相互熟知的老顾客。唐少娟一边与老顾客们谈笑,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而潘莲则负责端茶送水,打打下手。

2016年,唐汝潘与他的妻子潘莲才决定在新城市场附近开一家新店。而开新店的决心是由于一位老顾客向他们建议道,“你们卖了这么多年的牛杂,怎么还推着流动摊车,该开个店面了。”顾客们希望有个地方落脚,吃牛杂的时候可以坐着慢慢吃。于是,流动了25年的“原和味牛杂”招牌有了固定店面。

曾是小本经营,辗转多地终有店面

1992年,唐汝潘与潘莲在天河打工时,每天都能看到路边卖牛杂的档口生意很火热。“那时看到这些档口的生意那么好,我们也想着试试看。”潘莲回忆到。于是,唐汝潘夫妇辞去了原本的工作,迈开了原和味牛杂店的第一步。

创业之初非常辛苦,为了调试出美味的牛杂的汤料,唐汝潘费了不少心思。“现在煮牛杂的汤料就是我老公之前一点一点调试出来的。”潘莲称,因为没有跟着专业的牛杂师傅学习,她的丈夫只能自己不断地品尝调试出来的汤料,直到调出现在他们家牛杂店专用的汤料。“幸亏老公的厨艺一直很好,不然调试出现在的味道真的没那么顺利。”直到现在,依然能够在原和味牛杂店看到唐汝潘忙碌的身影。

当时,每天清晨四五点,唐汝潘便骑着自行车去远在十几公里外的市场进货。由于当时的店面在广州东站,住的地方在天河龙洞,相距甚远,而准备食材与售卖的时间又长,常常到晚上八九点才记得吃饭。这样的日子在广州持续了十一年。而那三四平方的店面、一架小吃车和一辆自行车便构成了唐汝潘夫妇在广州卖牛杂时的全部回忆。

2003年,唐汝潘夫妇回到从化,在西街租了摊位,同时也在新城市场推小吃车售卖。两个地方同时售卖,起早贪黑的日子仍然在继续。“辛苦点没关系,这样就能多赚点。”潘莲笑道,他们夫妇通常在出摊后,三四个小时就能卖完。2016年,唐汝潘夫妇在新城市场附近开了新店面后,便关掉了在西街的牛杂摊,将工作重心都转移到新店面上来。

新老顾客络绎不绝,对美味称赞不已

在二十平方左右的店里,一侧整齐地摆放着四张桌子,另一侧热气腾腾的锅灶里不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撩动着客人的肠胃。儿媳唐少娟热心询问顾客的需要,利落地盛、装、舀、放,手法娴熟。偶尔忙不过来,潘莲便去搭把手。

潘莲表示,现在有了新店面,不仅仅只做牛杂,同时也做粉、面、牛骨汤等,生意比以前更好了。“以前只在下午卖几个小时,现在变成从早上七点卖到晚上七、八点。”潘莲说道,但仍有很多老顾客不清楚新店面的具体位置。因此,唐荣希每天下午都会匀出1-2个小时在新城市场一隅摆流动摊位售卖。

我们正在与潘莲攀谈时,一位店里的老顾客杜女士碰巧前来吃牛杂。“我住在这附近,从小就吃他们家的牛杂,现在我的孩子都出生了,他们家的牛杂我还是吃不厌。”杜女士开玩笑道,以后他的孩子也可能跟她一样成为这家店的老顾客。

听到杜女士的话,旁边桌的另一位顾客站起来说道:“我不是这附近的住户,但这家牛杂店的味道不错,而且便宜又实惠,我经常跑过来吃。”

如今,消费水平上升,物价也上涨了不少。但潘莲称,她们会坚持“薄利多销”的理念,坚持“平价量多”的标准。“就比如鱼蛋,我们卖五元十颗,外面很多店就卖五元五颗或五元六颗。”

儿子儿媳传承手艺,一家人和气生财

“招牌交给儿子儿媳经营有八、九年了。他们的技术已经很熟练,完全不用我们操心。”潘莲缓缓道,平时与丈夫来店里帮帮忙,主要的工作由儿子儿媳负责。从进购食材,到准备食材和调制汤料,一步一个细节都传承给了儿子儿媳。

“现在我和我老公每天清晨四、五点起床,公公婆婆则稍晚一点。”唐少娟一边收拾餐具,一边附和称,由于牛骨汤至少要熬制六小时才能出味,从购买牛骨到敲碎牛骨、熬制,每一个程序都得自己亲自来。早上如果不早一点,就无法熬出味道好的牛骨汤。“尤其到了冬天时,牛骨汤很受顾客欢迎,部分顾客还特地打包带回去给他的家人喝。客人们这么捧场,我们累点也觉得值了。”唐少娟笑道。

唐希荣夫妇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在流溪小学读一年级,小儿子则在旺城上幼儿园,一家六口都住在旺城。唐汝潘夫妇现已退居“幕后”,每天早上先送孙子上学,再将孙女送到流溪小学后,就来店里帮忙。晚上则先接孙女,再接孙子,然后回家。唐希荣与唐少娟则继续匍匐在“前线”忙碌至晚上七点回家。“现在都是一家人一起经营,很和谐。”潘莲解释道,无所谓享不享福,只希望能够把生活过的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