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6小时

黄四的线上实验室2018-08-04 15:33:45

一到三月,香港就潮湿得不行。

怡东酒店对面是香港游艇会的码头,湿气也就更重,

即便是冷,也要把空调开起来,

不然衣服、被子都是一股霉味。


怡东酒店的窗口,若不开空调,玻璃早就一片雾气。


去香港的路上一直在听舒淇娓娓道来的香港故事(LV Soundwalk),全是往事,

相遇很简单,只需要在士丹利街陆羽茶室等,就会遇到一位夸赞你脖子很好看的男子。

随后,跟着他,走去砵甸乍街、威灵顿街,顺便吃碗云吞面;接着是阁麟街、回春堂;

再来就是时髦的鸭巴甸街、荷里活道、歌赋街;

猫街市场带你寻张旧照片、看一些旧建筑、饮杯凉茶;

或是,求枝签吧,顺便,唠叨一些往事。
最后,道别也一样。坐上电车,送你首歌,说,再见。

“ 在这边,在那边, 请找我。”




后来又听张国荣/黄耀明的《这么远,那么近》

一开头张国荣就说:"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留下了一把伞,希望拿了它回家的人,是你。”

“2000年0时0分,电视直播纽约时代广场的庆祝人潮,我有没有见过你?



香港是个怀旧和寻找的地方。


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很容易让人想要重走过去,比如《古惑仔》里的铜锣湾,

《月满轩尼诗》里的轩尼诗道,《甜蜜蜜》里的九龙,

《重庆森林》里的自动扶梯和弥敦道上的重庆大厦,

《阿飞正传》里的旧中国银行大厦停车场入口......



这不仅仅是大陆影迷最想要去的地方,

也是香港文化最辉煌的时刻。


----------------------------------


在香港的时候,我转发了一篇文章——谁还会喜欢去香港?作者的答案是,大概没有谁了吧。


朋友看到后,发微信问我:“香港是不是很冷清?”

我想了一下,好像是。第一天下雨,晚上就只有到酒店对面的世贸商场逛了一圈,没什么人,一些店员还站在门口吆喝我进去看看。


逛了一个小时的商场,让我有点喜欢这里。被LV收购的翡翠拉面小笼包,不用排队,口味也比北京的要好。


MUJI的商品比北京丰富,牛仔裤、衬衣、T恤的很多款式都很chic,折扣也更多。护肤和彩妆区还有带防晒指数的产品出售,眉笔也有不带刷头的简易装......以至于起先只想买支BB霜的我,后来在里面转了半个小时。隔天又“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利园商场的MUJI,买了世贸那间店缺码的牛仔裤。


尾声是在Agnes b.的咖啡厅,点了一杯拿铁。不是为了咖啡而去,而是像打卡一样,一定要去。Agnes b. 在香港真多啊,之前看黎坚惠的《时装时刻》,她说道自己曾多么喜欢Agnes b. 那时她和好朋友林奕华等等都买好多的Agnes b. 。


Agnes b. Cafe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年代香港的流行文化代表让Agnes b.在香港遍地开花,比我在法国戛纳看到的都多,也更精致,附带咖啡厅就是精致的一种表现。商业品牌发展的终极目标大概就是定义客人所有的生活?(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说我对Agnes b.的爱。)


-----------------------------


香港其实并不冷清,三月的香港有Art Basel,

还有中国海帆船赛,

在酒店门口打车会看到一些穿着低调,但举止不俗的人拿着VIP卡要去看Art Basel预览,

而我是那个去看帆船赛的人。



Art Basel是当代的香港,帆船赛是大航海时代留给香港的印记,只是已被贵族化。


难怪,不管大陆人怎么说香港的旅游业要完蛋了,Monocle还是要把香港放到popular city里,

更不耽误他们出版Monocle Hong Kong Guide

给出的理由是:这是亚洲最繁荣的艺术中心,也是亚洲最大的艺术拍卖基地。

这座城市有独道的地方况味,还能拥抱多元文化,

从这里饮食、零售业和娱乐业就看得出来。


我没空去看Art Basel,约来吃饭的朋友倒是做艺术拍卖的,她告诉我这几天碰到好多名人,比如关之琳、刘嘉玲、村上龙,还有刚在北京憋了一肚子“气”的李奥纳多,大概Art Basel会让他心情好一点。



------------------------------------

香港的地方况味还是很浓厚,粤语和英语是唯二通用的语言,普通话不管用。

也因此,在香港很怕叫计程车,因为和司机师傅“无法沟通”。

这次去总共打了三次车,一上车就说英文,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现在说的,是好事——狭窄、老旧的街道。

在香港,手扶梯已经快到让我拖着行李时要停顿片刻,才敢踏出第一步,但街道还像是电影里的那样。


位于上环的Jenny's Cookies不用排队,每人每天限购一次,一次两罐,cash only


适于步行的城市才称得上宜居,也看得到历史,毛细血管一般的道路是一代又一代人生活慢慢扩张和演变的痕迹。我唯一翻阅过的一本关于城市规划书中,是简·雅各布斯说到她推崇的“人行道生活”,认为城市除了主干道之外,就应该有分散、密布的小街道,街道间形成社区,社区自给自足,形成不同的个性。

人与街道间的互动关系才是一个城市人情味的来源。


于是那晚,索性就按照舒淇回忆的故事,在铜锣湾、湾仔和中环之间穿梭。

走路真的比坐车还方便。半小时可以从铜锣湾走到中环,但半小时用在计程车上,就只能从ifc挪到Art Central。


一路上看到咖啡店、便利店、还有生了锈的灯牌,写着X记粥店、X记烧鹅。走到士丹利街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陆羽茶室的招牌。见里面还有人吃饭,就打算也进去坐坐,结果服务生说,打烊了,让我们明早7点再来。



舒淇小姐说,陆羽茶室里都是故事,只是这些故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再走走,又可以看到镛记烧鹅,也吃不下,索性就到对面的翠华,点了一杯红豆冰。翠华是我眼中的香港,港式烧腊、河粉、云吞自然是有的,但也有烤鸡翼、Pizza、意大利面......竟然还可以点下午茶。晚上10点了,座位还是满满当当,在市井的烟火气中,白皮肤、黑皮肤、黄皮肤的男男女女各怀故事......


------------------------------------------------

更国际化的香港可能是船街或歌赋街吧

去香港之前,问一个老香港:你知道船街和歌赋街吗?

不知道喔~~

也许真像水母说的:“这是时髦生活指南才会推荐的。”


舒淇又在耳机里不厌其烦地说,

香港的文武庙,是英国人来之前就有的;

结志街的菜市场是老港的记忆;

还有苏杭街上的130号的精油铺、112号的红茶馆;

急庇利街上的海味老铺头......


但香港叫香港,就是因为这曾是个码头,

这里的经济神话从鸦片开始,从英国人开始,

也就注定混杂、多元的面貌才是她。


Ship St. 不过200米,却满是创意菜馆。

水母推荐的22ships在2014年得过米其林。

样子更像是酒吧,客人围坐吧台吃饭、喝酒。

一个人挨着一个人,却不觉得被”侵犯“,

每个人守好面前的一方英寸,

彼此尊重,互留空间,但也”热闹“。

菜得分量也是少少的,做融合西班牙菜色。





再转过几个街道,就是Academics Cafe

香港的咖啡文化不如台北。

这里节奏很快,Starbucks才是In Need。

台湾人慢慢的,每个年轻人都想开间咖啡馆。


"24小时“城市指南说,要看到香港咖啡文化的高水准,要去The Coffee Academics,

这是香港coffee hunting必去的地方,的确让人惊喜。

一间咖啡馆要关注的细节,这里几乎都涵盖到。

Roasting House新鲜烘焙咖啡豆;客人可以选择冲泡咖啡的方式和器具;

摆在吧台的杂志也不错,可任取任看;

就连甜品都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