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长堤街!武汉这条最正宗的汉口老街即将局部拆迁!更悲剧的是…

得意生活2019-05-29 20:55:46


文、图 / 二刀流


长堤街,这三个字,在武汉所有的地名中,是最名副其实的;在所有老武汉人的心中也是最值得回忆的。



长堤街非常之长, 两边合起来共计4000米 ,在“街龄”相若的武汉众多街道里,恐怕没有比它更长的;同时也很窄,街道两侧纵宽不过4米,稍微大一点的车驶进来都得小心翼翼;最后本质上是堤,公元1635年,汉口通判袁焻主持修筑,西起硚口,东止今江汉区东堤街直至长江边,时称后湖堤。




| 一 |


今年来,关于长堤街局部拆迁改造的消息在网络上就一直喧嚣不止。有些地方早些时候已经不声不响的动工了,还有些地方马上就要搬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长堤街西侧入口宏锦公寓牛羊肉市场的整体拆迁。



从西侧进入长堤街,最先闻到的就是牛羊肉的气味。不同于外面的菜市场,虽然这里一眼望去都是血淋淋的肉,但却不会觉得有太大的腥味。




牛羊肉市场共有20多家商户,右侧多为回族人开的清真牛羊肉,左侧多是汉族人摆的固定摊点。每年的冬季是这里生意最好的时候,尽管外面寒风凌冽,但商家们都裹着厚厚的大棉衣,不厌其烦的询问路人是否买肉。




早上6点多,河南南阳回族人华姐就开始了一天的生意。在长堤街,她每天能卖掉几百斤牛肉。今年是她和老公在武汉的第七个年头。 在此之前,她两曾在长堤街的对面卖牛肉,后来那里要建写字楼,不得以搬到了古田四路,经营了一段时间后,古田四路又要开始拆迁,所以最后不得不又搬到了长堤街。


“确实没有想到,长堤街也要拆了,看来明年又得重新找地方了”。她说。




每年的冬天,武汉人老陈都要在长堤街租了一个10来平米的门面,租期3个月。他说本来以为今年能多赚点钱的,哪知道租金却突然上涨了,以前1万,现在得要2万才行。


“以前是物业来收,现在却是物业和拆迁办的人共同来收。3个月赚2万租金对于我们来说压力还是有点大,尤其是周边有这么多人竞争”。老陈说。


从长堤街的入口往左侧走,可以看到部分老房子已经拆迁完毕。有位卖菜的阿姨说像宏锦公寓和肉类市场估计明年年初才会拆迁,因为“公家的房子拆的快,私房拆迁难度大。现在房价那么高,拆迁面积小、补贴的少根本买不到好房子,所以还有人没有搬”。


“虽然这次拆的只是一部分,长堤街里面可能不会动,但趋势就是这样,长堤街整体拆迁只是个时间问题”。




| 二 |


走在长堤街上感受最深的就是这里与众不同的老旧和烟火气息,上世纪80年代, 长堤街的房子基本都是平房, 两层的房子都属于 “高楼” 、 “豪宅” 。不过很可惜,有些房子保存的并不怎么好,不少已经破败,沦为了危房。




或许,和这条街着实很 “窄” 有关, 人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坐在路边的人和骑行的人见面都会打招呼,在一个有太阳的下午, 除了做生意的、上班的, 有闲心的老大爷都会搬着凳子坐在外面晒太阳、下棋。





到了饭点,楼上不时传出几缕炊烟,并伴随着饭菜的香味从黑黢黢的窗户里飘出来




上世纪70年代, 这里的老房子可以说是独领风骚,有着其他街巷所没有的气质,窗户很美, 全部都是雕镂精细的一扇一扇木格窗, 对着道路两旁这一面几乎全部都是。


到了90年代初,越来越多人开始搬离长堤街, 狭小和不方便当然是最大理由。据说现在的长堤街是以外地人生意人为主,小饭馆、小商铺、五金店,以及到处卖技术的手艺人…





当然, 还有一部分老居民一直都在这里。68岁的吴叔从出生到现在就住在长堤街,算上今年,他已经为附近的街坊邻居修了40年鞋。


“这里的生活很安逸,希望老年也能为街坊邻居做点事”他说。





| 三 |


徒步逛完4000米的长堤街不算轻松,但是很享受。这里的市井气息不像花楼街、统一街那样喧嚣,就算到了傍晚,在这里做生意的小吃店也依旧井然有序。


路边的萝卜牛肉汤正冒着热气,老远就能闻到牛肉的香味和煤炉的味道;卖豆花的湖南师傅骑着三轮车到处叫卖,喇叭里的声音还没他自己喊的好听;一块钱一个的全麦馒头,有幸买到的人都在人群中偷着乐;还有在长堤街卖了7、8年的烧饼…




58岁的曾师傅是土生土长的长堤街人,守着自己的老店“长堤街麻木老地方牛肉牛杂”已经20来年了,因为自己以前踩过麻木,所以店名也加了这几个字。


曾师傅做的牛肉萝卜,选的是上等的黄牛肉和高山萝卜,生萝卜直接咬一口,丝毫不觉得辣,反倒还有些清脆香甜。




每天下午等牛肉、牛杂炖好后,就要另起大锅熬萝卜,像这种大锅,每次得炖上5袋萝卜才够晚上用。




和曾师傅店相挨着的是桂萍特色牛肉,同样是一家老店,口碑也挺好。阿姨说,其实各家的牛肉、萝卜用的都差不多,区别在于调料,而这是学不了的,只有长时间的积累才能领悟到。





每天下午卖豆腐脑的师傅都会骑车经过曾师傅的店,长久以往,已成老友,每天一碗豆腐脑是老曾晚饭前的甜点。


买豆腐脑的师傅是长沙人,早些年在长堤街租了一个地方住,这一住就是10来年。只要不下雨他都会骑着三轮车在这条老街上叫卖,周围的人基本都相互认识了。




豆腐脑两块钱一碗,夏天去火,冬天暖胃,更重要的是,分量比其他地方要足很多。




在长堤街的另一头,有一家卖全麦馒头的店也特别受欢迎,虽然是临近晚饭的时候,但这里依旧排满了人,说话的声音太小很容易直接被淹没,所以,买的人都是直接用手比划…




有个老奶奶一口气买了10来个馒头,从人群中挤出来,大步流星,提着自己的袋子笑嘻嘻的走了…




随着汉正街老片区改造复兴计划的深入,长堤街的拆迁似乎已成为必然,整体改建,注定只是个时间问题。


关于长堤街的未来,我们无法一言断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留给我们整整几代人的记忆将永远挥之不去。


长堤街是所有老武汉人的护城堤,

这些记忆是属于他们,也属于我们。


✄ - - - 【此文完】冬天再去长堤街吃顿牛肉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