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云录|周立民:一碗牛杂汤开始的2017(1-3月)

躺着读书2018-08-14 08:15:36

           一年又过去了,翻检照片,没有怀旧,要我谈感想,我只想说:世界越来越狭小,我们需要呼吸。

                          20171231日于竹笑居

 

 

2017年元旦,我太太值班吧?(她就是只小蚂蚁,非要忙得像总理小强,莫名其妙)。下午两点多,我带女儿去东街一家小店吃牛杂粉丝汤。淮南还是淮北人开的店吧?夏天还开着呢,秋天就关门了,从此这热气腾腾的汤就与我们拜拜。经常见人问:中国经济怎么样?我心想:你傻啊,自己不会感觉吗。

 


吃饱了,去看抗战神影。一顿哈哈大笑。

见影院旁边,竟然有新绿发出。——好兆头

在电影院的平台上,看新一年的街市。(2017/1/1/15:36

 

 

摄于2017/1/8/21:27,魔都。为什么有这两张完全不搭的图片,我完全想不起来了,现在回忆年初的事情,很多已经模糊。一面时光疾驶,一面心路漫漫的感觉(垃圾信息太多了。)——整理今年的照相簿,有图片21256张。

 

 

猫猫狗狗。据说有人就见不得这些,难怪猫狗都看不起人。(2017/1/12-14

 

 

上海的大与小。上图摄于延安路高架上,下图摄于吴兴路某弄。(2017/1/14/16:50-17:07

 

 

邻家的花儿开了,我也乐;巴金故居的腊梅开了,我“香”受。(2017/1/15:15:281/18/8:75

 

      回家过年。大连的停车场上,还有雪。(2017/1/24/15:55

青堆子的火车通了。要是早一百多年前通,说不定日军就登不了陆。(2017/1/26/13:18

 

 

过年,也请去世的先人们回来,叫“请年”。这是农历最后一天,夕阳西下时,站在村里的墓地中拍摄的。(2017/1/27/17:00

 

 

到底赶上一场雪。(2017/1/29/7:20)然而,我却没有印象。人到中年,能刻在记忆中的事情,真是少之又少,大多都是过眼烟云。——有很多人,谨慎又紧张地问我对某事某人(或是他本人)的看法时,我经常心里在笑:你是谁啊?早忘了。

 

 

回到上海,我头也不痛了。分别几天,我们家狗粪球简直是眼含热泪。(2017/2/2/14:57

 

每年迎接我们的都是盛开的水仙。

 

 

开始读许渊冲译莎士比亚(2017/2/3/),其实这老头译得不坏,倘若不自以为是,或许更好。跟出版社朋友讨了套谈金庸的书,又买了一套三联版的小开本金庸作品集。听我老婆跟孩子说:看你爸,小的时候不读,现在读起来了。——呸!今年忙,没读。


       遛狗,是日课。(2017/2/24/15:54

 

 

爷爷与孙女。爷爷玩得好像很紧张,孙女豁牙子都露出来了。

 

         饮料与广告。(2017/3/23

 

 

真不容易,居然还收到了这期的《明报月刊》。(一国两制好)

 

 

妖孽多了的时候,我就去拜拜鲁迅先生。(2017/3/14/15:10

 

 

一只会享受的猫。(2017/3/17/13:39

 

 

三个有出息的男人(只因为吃到网红冰激凌,就这么得意——现在没有了,我发现有人红了,有人就会去黑,与人为敌,其乐无穷)

 

 

陪父母看油菜花,不是什么婺源,我家房后。

 

 

历时三年的黄永玉文学展结束,去北京还画。黄先生背后这幅画画于1976年,我说,我才三四岁,老先生一听乐了。好,拍一张,留个纪念。

 

 

得丰子恺全集一套——书架没送我!至今没有放出来,也只看了三五卷。

 

 

出差时,经常在机场吃这样的早餐。

 

 

故居保安大叔帮忙拍摄的魔幻现实主义照片。安比诺夫妇,欠我的稿子2017年都过去了,也没来。唉……

                                            (未完,请看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