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我是司机

阿吉的乐趣生活2020-08-15 12:49:33

姥爷今年八十岁,腿脚尚好,听力视力欠佳。早些年,妈妈和我带着姥爷也去过一些地方,山东青岛、威海和烟台,辽宁大连,湖南长沙、张家界和凤凰,杭州西湖和乌镇,出行基本都是火车或飞机。随着姥爷年纪增长,腿脚自然不如早些年,自驾出行便成了我们三人每年的标配。先开始短途一点的大同、二连,然后长一点走延安、西安和平遥。

今年,出发前一天,我妈问姥爷“最近出去走走吗?”姥爷一个肯定,加之我妈“说走就走”的性格,第二天我们就整装出发了。去哪里都是妈妈定,我只负责开车。妈妈说去秦皇岛,那我们就直奔东去。

早上八点出发,走G7,转G6,过北京,到秦皇岛。过北京真是此行最头疼的地方,但是又不愿意多绕路,光绕一个北六环和东六环,就走了一百多公里,车多,拥挤,还要拼车技。

晚上六七点,终于到秦皇岛,天已经黑了,却没有路灯。只靠车灯和建筑霓虹打亮的城市多少显得苍凉。好不容易在路边找到一家刀削面馆,让我心中一块石头落定。因为姥爷不管在哪里,晚饭的标配基本是面。吃过饭,路灯突然开启,整个城市温暖了起来,让我们这一行外乡人终于不觉得这城市那么冷漠了。

找到宾馆入住,睡前,我还在美团外卖上定了第二天的早点——河北特色驴肉火烧。

一早,吃过火烧,去往老龙头和山海关。雾气弥漫,行车不便。到老龙头看海,海风呼啸,灰蒙蒙一片,竟有些许大漠风情。

雾气弥漫

老龙头

我和我妈想拍一张合照,就找一对花红柳绿的大妈来帮忙。一个红大妈用小拇指挡着镜头,煞有介事的拍起照来,另一个绿大妈在旁边指挥着我们,这样摆一下,那样摆一下……最后看到相片的我不禁失笑。

大妈的杰作

拍完照片红绿大妈当然不罢休,让妈妈疯狂为其拍照,大概拍了十分钟有余。红绿大妈各展身手,无所不用其极,挥动纱巾,在镜头前各种凹造型,将这海天一色的灰色布景点缀的别具一格。我拍照片总想规避掉人,妈妈说,其实最有趣的是人,想来也确实有道理。

随后我们到山海关。山海关最特色的要数古城,古城一侧是老旧的平房,居民区,没有一点雕琢,干净,古朴,可惜我们当时坐在观光浏览车上,就没有拍照。沿着钟鼓楼笔直修建的步行街道,两侧商铺是仿古建筑,商业气息浓郁,并没有特别观赏之处。上山海关还要爬一节山路,担心姥爷身体,我们都没有上去。

依旧伴着蒙蒙雾气出发,南下,进北戴河。正值淡季,路上少有车辆行人,清净整洁,舒心快活。搜到附近一家评价最高的餐厅,已经十二点,店内只有我们一桌,我心里都犯嘀咕,生怕这一餐的质量不佳。点了份蟹黄菌菇、炖豆腐、蒸生蚝、皮皮虾和海鲜饺子。上菜的时候我都蒙圈了,菜量巨大,味道也可口,尤其喜欢海鲜饺子,一个拳头大,蒸制,馅料多汁,鲜味儿浓郁。姥爷咂着啤酒,也难得吃了两个那么大的饺子。

一直骚萌的龟

饭饱入住民宅。住的地方是我在吃饭的时候定的,88元一晚,两室,在小区里面,很好停车。午休后,天气竟然晴朗,我们一行驱车去往海边。

第一次来北戴河是在三年前,七八月份,海边全是晒太阳玩耍的人,现在这个季节,海边的人极少,难得一份清静。姥爷坐在沙滩上,粗糙的大手捧起一股沙,又倒下,如此往复,还和我讲:“你妈妈当时就是生在沙子上的咧。”我竟有些疑惑,寻问后便知,原来当时家里穷,少有卫生纸和布用来渗血,将沙子铺在待产的妇女身下能起到渗血的作用。

晚上,没有特意给姥爷找面馆。我们住的附近有刘庄综合市场,买了30块钱的各类海鲜,回住的地方开煮,热气腾腾一大锅。妈妈爱吃蛏子,我爱吃生蚝,姥爷有酒便欢。

为了减轻这一天肆意吃喝的罪恶感,饭后歇息了一阵儿我便出门跑步。路上锻炼的人蛮多,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身子感觉舒展不少。我跑过一段热闹的海鲜大排档区,又跑过在街上摆摊卖各类珍珠贝壳小手工的巷子,不经意间就是六公里。

第二天一早,八点出发,我们沿滨海大道,过南戴河,去黄金海岸,再一直南行,到天津。我一直以为,滨海大道的一侧是海,可以一路观海,然而事实是滨海大道虽然修在海边,但不临海,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树。

到黄金海岸,我们又去沙滩上玩了一会儿,这一处的海面上多了很多渔船,我还特意问了这些渔船停靠的码头在哪里。当地人说开车继续往前走过桥就能看到,果不其然,一艘艘船靠在一起,很多船上都挂着中国国旗,我将车停在一边,跑到桥上,特意拍了几张照片留念,此时已经下起小雨,我们再度出发。

黄金海岸并不黄金

驱车行驶在滨海大道,过了阿瓦那社区、沙雕公园,都没有再停车玩耍,不知什么时候转进了省道,往曹妃甸方向。可没开多久,车子显示轮胎气压有问题,我赶忙下车检查,轮子一切正常,我降低车速,准备到曹妃甸找一家修理铺检查一下。

曹妃甸很破烂,路窄,修路,找一家可口的餐馆十分不易。我还是寄希望于大众点评,但是找到的地方又因为停电无法营业,没想到我们到的时候大半个曹妃甸都停电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老边饺子,随意吃了午饭。找修理厂又找了半天,都是因为停电没办法测胎压。最后在快出曹妃甸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家有电的修理厂,他们认真的为我们检查了轮胎,补了些气,安心出发了。

天津市区下午五点至七点是不让外地车辆通行的,我们赶在五点之前到姐姐住的地方,见到了可爱的小石榴。我在西沽公园附近定了汉庭,离姐姐家也不远,最好的是可以停车。

西沽公园

第二天恰好是周五,我们的车限行。本想照顾姥爷身体,打车去五大道,但是姥爷坚持坐公交车。这一天下来,姥爷的腿脚还真的挺厉害。

三年前来五大道的时候,并没有留下多少特别的回忆,但是这一次真是不同。妈妈搀扶着姥爷,我在前面后面拍照,走得慢,也就能好好品味一番。我们穿行于马场道,中途还路过体育场、瓷房子的姊妹楼——疙瘩楼。洋楼、花圃、绿植,勾勒着别样的风情。姥爷从不喊累,累了就站住抽根烟。

体育场

疙瘩楼

疙瘩楼

中午时分,找到附近一家名为陆壹捌的餐厅吃饭休息。人很多,饭菜也精致可口,我又开启大胃王模式,基本上一只烤鸭都是我吃的……

酥骨带鱼

两盘烤鸭 我吃的

下午坐公交去往瓷房子、张学良故居,又到南市食品街。到了南市,才觉得天津真是一个油炸世界,各种小吃基本都是油炸,换着花样的炸,怪不得姐姐说天津的大胖子很多呢。

瓷房子

晚上回到酒店,姐姐下班带着小石榴来找我们。我们去西沽公园玩了一阵儿,姥爷有些疲倦没有和我们一同出来,回酒店的时候给他带了碗牛杂面。

晚间,老爷子其实该休息了,又被我和妈妈拉着去看天津夜景。白天和夜里简直是两种天津。海河两岸霓虹璀璨,观光游船点缀着河面,两岸闲散散步的人很多,能每日享受这样的美景,真让外人羡慕。

海河两岸

姥爷出行三四天总要念叨着回家。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启程回呼了,下午四点到家,我倒头就睡,一觉起来已是早上八点。我看着姥爷盘腿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喝着茶,笑盈盈地对我说:“你这一觉可是睡好了!”“姥爷,你不累吗?”“我坐车有啥累的。”

希望你继续保持这种精气神儿,下次再带你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