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Macau 投稿作品

胶片的味道2020-01-24 14:04:57

我叫金金鱼,射手座。特点是,无论什么怨什么愁,7秒一个轮回,睡一觉就忘了前篇,原地满血复活,又是蹦瞎卡拉卡的一天。


所以我很胖。我常常吃到吐。因为不记得自己吃了多少,总是自己点的单含泪也要吃完。有一次我爸抄了一份双人份的炒面,放在桌上后,出去买点外卖。我不小心路过桌子把两个人的炒面都吞了下去。下场自然是我爸又出去买了吗丁啉和达喜,然后洗了马桶。


慢慢地我养成调闹钟提醒自己的习惯,吃的时候设闹钟,响得时候看到“你已经吃过一碗馄饨两串烤肉一颗猕猴桃了”等类似的提示阻止自己再吃。但这种记忆云备份到了澳门欲望之都便毫无用处,我的舌头在感受新进入食物的瞬间,就把前一种食物的记忆在大脑服务器中彻底delete了。


下飞机坐了大巴,被拉到新葡京,那几天刚好大雾。眼前的一切浮华且诡异,既身临其境又置身事外,既纸醉金迷又凄惨悲凉,有点海市蜃楼的虚幻感。走进房子里,金碧辉煌之间,每个酒店都像是迷宫,像我这样记忆只有7秒的人,分不清方向,分不清昼夜。无论是要去餐厅吃饭,还是免税店血拼,一抬头,蓝蓝的天空是假的,一回头,舞台上穿丁字裤艳舞团的大肉胸不知是不是假的。为了体验真实感,放下行李,去大三巴附近逛了一圈,猪肉甫杏仁饼花生糖源源不断的免费试吃品在我嘴里咀嚼着,吞咽着。她们说没吃过瑪嘉烈蛋挞就是白来了澳门,我路过马嘉烈前夫安德鲁的店撸了几只蛋挞,感觉一直吃的是甜的,立马买了一碗恒友鱼蛋漱漱口。本来我这样暴饮暴食,我爹地妈咪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可是她们也来了澳门,每人刷了一碗水蟹粥,义顺双皮奶和柠檬车露后也加入了短暂性失意的组织,毕竟我们是一家人嘛。热身之后,我们举家冲到新葡京的8餐厅,以为是一边听八卦一边吃的茶楼,没想到是一家米其林中餐厅。现在的孩子都爱打分,这米其林到底好吃到什么程度呢。不好意思,我已经忘了,只记得吃到炸裂吃到暴表。为什么会记得这些呢,因为回上海之后连续服用几天胃药并且整天没进食的状态把我大脑里的二进制(“0”表示“饿”;“1”表示饱)模式修复了。


照片摄于澳门


相机:Nikon F100+24-70mm

胶卷:Etar100+Tudor200



胶片的味道:letsfilm

WebSite: http://letsfilm.org

Weibo:@胶片的味道

WeChat:letsfilm

个人微信号:letsfilms


回复“投稿”查询投稿问题

回复“任意关键词”即可收到网站相关内容


合作信箱: cooperation@letsfil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