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因贪污受贿被判死刑 岳父被活活气死

大国防务新观察2019-05-22 21:34:47

6月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6年3月落马的昆明市原副市长、政法委原书记杜敏,犯受贿罪一审获刑11年半。据悉,他曾忏悔称:“我接受调查后,母亲就被气死了。父亲86岁了,估计等我出去也见不到他了。”

大白新闻了解到,除了杜敏,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也曾把年近90岁的岳父气得魂归西天;此外,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也是因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后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


公开资料显示,杜敏出生于1957年10月。17岁即参加工作的他,曾任云南路南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虽然学历不高,但杜敏早年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35岁即任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备受组织器重。随后升任昆明市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等职。


2011年1月,其出任云南警官学院党委书记,2015年年底又担任云南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之职。前后40多年时间里,杜敏深耕公安和政法系统,职务一步步升高,逐渐成为了“家族的骄傲”。


然而,就在即将退休之际,59岁的他终于东窗事发。2016年3月,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杜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据悉,杜敏的问题始发于其担任昆明市公安局长时期,此后20余年间,他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多家公司老板的贿款,共计1111万余元。


据了解,深耕公安系统多年的杜敏,查办过多起案件。因而,他的反侦察、反讯问能力很强。在进行违纪违法活动时,小心谨慎、行事周密。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腰包鼓起来”后的杜敏,没有着急花钱,反而先后拿出1000多万元交给钟某,委托后者帮他理财,甚至借款给商人放贷。原来,这样一方面可从中获取高额回报,一方面可避免存入银行或放在家中“有迹可循”,给未来留下隐患。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他精心设计的妙计,不但没让自己蒙混过关,反而将违纪事实越描越黑,最终难逃查处。


“我接受调查后,我母亲就被气死了。我父亲86岁了,我估计等我出去也见不到他了。我弟弟我没有管好,我们一起进了监狱,我是我们杜氏家族的耻辱!”2017年,云南省纪委曝光了杜敏的忏悔书,令人唏嘘。“悔啊,悔!”这句话,杜敏在忏悔书中写了三遍。


2000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是湖南省常德市黄土店镇人,其年近90岁的岳父孙竹佰在那年3月8日晚看完关于处决胡长清的新闻之后,即气得魂归西天……因为他岳父一直以为胡长清是“孝婿”、“好官”。


据了解,胡长清的岳父母都是厚道、朴实的标本式农民。孙竹佰常说:“生活困难一些不要紧,只要为人厚道,厚道人天保佑。我的幺女婿长清一家也是受苦出身,长清也吃过不少苦,但长清为人厚道、孝敬老人,所以他才会有出息啊!”


文章称,孙竹佰所津津乐道的女婿胡长清的孝顺、厚道表现在哪里呢?胡长清工作很忙,但每年都要写几封信给岳父母;每次回来都会大尽孝道,买衣服、营养品,送岳父母上医院检查身体,忙得不亦乐乎。


1986年胡长清调北京之后不久,便接从没出过远门的岳父母到北京住了两个多月,让两位老人游遍了北京的名胜古迹。1994年到1998年,胡长清3次回来看望岳父母,而且即使再忙,每次都必定要在岳父母家里住一个晚上。


不论怎样劝说,胡长清总是让岳父睡在床上,自己则是在床边开个简易的地铺。当时孙竹佰一家所住的是很简陋的农舍平房,一个做大官的人这样简朴,比普通百姓还能吃苦,怎能不让老泰山感动得逢人便夸女婿好呢?


胡长清每次回来,吃得也很简单。早餐吃的是米粉,中晚餐也是很简单的农家饭菜。有一次,胡长清的侄儿一定要到常德市去为他买甲鱼,硬是被胡长清劝阻住了。对乡亲们送来的鸡鸭鱼蛋,他都一一让他们提了回去。


每次到岳父家,胡长清不抽烟、不喝酒,不带随从,即使是在当了江西省副省长之后,回来也只是坐普通型的桑塔纳轿车。


在村民们看来,胡长清做了那么大的官,但却毫无官架子,总是一副平易近人、清正廉洁的样子:他可以走进地上满是鸡屎的村民家里去喝茶,可以抱起满身泥土的孩子亲脸,和农民们一样对腐败现象义愤填膺……


可是朴实、厚道的孙竹佰和村民们又哪里知道胡长清的这副简朴、爱民、清正廉洁的样子都只是装出来给人看的。官方调查显示:仅仅从1995年5月至1999年8月,胡长清就先后收受、索取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544万元,另外还有161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在担任江西省副省长期间,胡长清平均每月受贿33万元,每天收受的贿赂相当于5个农民1年的纯收入。世世代代在田土里刨食的老农民孙竹佰面对着他的“好女婿”如此的贪欲,又怎会不惊得目瞪口呆,气得头晕目眩呢?


在南昌,胡长清是有名的“三胡”(胡吃、胡要、胡来)干部,不仅贪财,而且贪色。一天,当他得知他养的一名情妇因寂寞而“红杏出墙”正与别人幽会时,当即一人前往,以当军人时练就的一身蛮力,赤膊上阵与这名男子扭打成一团……


1999年11月,孙竹佰老人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胡长清因大搞权钱交易、生活腐化堕落而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他无论如何不敢相信他的孝顺、厚道、朴实的爱婿竟会变得那样坏!


老人天真地认为,胡长清虽被开除公职了,但只要他认罪服法,出来之后还可以回来种田。老人不仅仅自己天天早晚烧两次香,而且要求儿子、儿媳和3个女儿、女婿也天天烧香。他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心诚,菩萨圣灵必定会保佑胡长清。


然而,再虔诚的烧香许愿都不能减轻胡长清的罪孽。2000年3月8日晚,老人从电视里清晰地听到巨贪胡长清已于当日上午在南昌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他当即热血上涌,一头栽倒。当晚12时零8分,87岁的孙竹佰带着极度的绝望离开了人世。


媒体报道称,2000年9月12日上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郑道访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外,郑道访的妻子高家兰、儿子郑勤同时也受到法律惩处。


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高家兰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以受贿罪判处郑勤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对被告人郑道访、高家兰被扣押、冻结的财产共计人民币8129252.66元、美元84591元、港币45080元予以追缴。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郑道访利用作为四川省交通厅副厅长,主管全省高速公路建设的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被告人郑勤、高家兰接受他人请托,收受或由郑勤、高家兰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郑道访在与郑勤、高家兰共同受贿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共同受贿犯罪的主犯。此外,郑道访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其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本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还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郑勤、高家兰在与郑道访构成的共同受贿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共同受贿犯罪的从犯。同时,郑勤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并检举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构成自首和重大立功,依法应当减轻处罚。法院据此对三被告人作出了上述判决。


据媒体报道,郑道访的老母,就是因为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后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

你看到的,也许正是别人需要的。

您千万别私存!一定给你朋友也看看!

✿ 下角写留言 写下您的看法
——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