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赏你 所有的拙笨和疯狂|碎碎念 拾肆

林间yǒu新绿2019-10-29 16:07:52

遇见是|阴天傍晚车窗外


@林间you新绿


HELLO


-2018/06/05-


01


总觉得人生需要那么几个“狐朋狗友”。
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狐朋狗友,是可以毫无顾忌一起肆意挥霍放纵的伙伴。
当我们互相和各自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是正常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而当我们单独凑在一块儿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抽烟喝酒去蹦迪,压低帽檐,行走在夜晚的马路上像鬼一样,很酷又很屌炸天的样子。
像是身体里另一个我们窜出来,在云雾里漂浮,横亘在眼前。
而睡醒,我们又是原本意义上的我们。



02

和张下属的甜蜜瞬间。


PART ONE

地铁上人比较多的时候,我们便站在一处,刚开始我是拉着一处扶杆,突然他一只手臂从我肩膀那边圈过来,“来,靠过来,感受你男人臂弯的力量。”我看到旁边坐着的大妈盯着我们看,一时间就让他给我松开。
他反而圈的更紧,让我一动不能动的时候,他张口就来了一句“锁住你的狗头。”
那一瞬我很想一个耳光甩他脸上。
好不容易挣开的时候,地铁突然到了一站停了下来,我身体惯性往前倾,直接扑在他身上,这个戏精又开始了他的表演,“来,请尽情的扑倒你的男人。”


PART TWO

和张下属的日常是这样的。
在电梯上他会冷不防捏着我的脸弯下腰就亲过来,随时随地往我脸上或者额前吧唧一口,有时候我嫌弃的提前躲开时,他还一脸委屈,“我要报警,这个女人不让我亲亲。”
和这个腿长的人走路,他牵着我,但是依旧常常走很快,这让我抓狂,“你能不能走慢点!走那么快干嘛!腿长了不起吗!”
然后他就会龟速前进,“不知这个速度,您还满意吗?”


PART THREE

前天送他去车站的那天,走着走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我问他突然笑什么。
他扶了扶眼镜,“我经常走很快,然后没看清你走路的样子,刚才看到觉得你走路的样子很可爱。”说完然后又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有脸笑?
走那么快,我有时候就是吊着他的手有一种在被拖着前行的感觉,他还有脸笑?


PART FOUR
一般走路,张下属都会主动把手伸过来,我都会调皮的躲开。
他的手在半空停了很久,也不见我的手伸过来。他就会假装生气的说“不许让你的男人尴尬时间超过五秒!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会造成无法弥补的裂痕!哼”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笑着过去牵他。
他把我的手捏的特别紧,挣也挣不开。
“就算这样,裂痕也无法弥补了!哼!”
...真是个幼稚鬼。


PART FIVE

张下属的嘴巴里永远会说出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有次坐地铁过安检的时候,突遇一位工作人员检查身份证。正当我翻遍书包寻找我的身份证时,他突然过来拉我,“你不用身份证。”
我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再看看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说:“对,你不用。”然后就走开了。
我半懵状态拎着包,由着他拉着我往前走。
他拍了拍我的头,笑着说“你是我养的小动物,所以不用身份证。走吧,我的小动物。”
我.......???
什么鬼啦,这个人真的是够了。


PART SIX

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他抱着爆米花在那里哗嚓哗嚓,一边吃还一边说“以前我总觉得这玩意儿吃了会降低智商,但是吃起来还不错。”
说完还往我嘴里塞,“来,和我一起降低智商。”
这人怕是有病吧?
然后他还在自言自语“智商减一,智商再减一。”
我竟然还脑补出动图,似乎看到他头顶“-1 -1”光标在闪。
我看他分明就是智障儿童!


PART SEVEN

那天在外面晃悠,走到我熟悉的地方的时候,他突然换了个牵手方式。

“来,你带着我走,我是你的小朋友。”我无语的看着他,他还一脸卖萌的样子,“走吧阿姨。”
....

无聊捏他手臂的时候,我吐槽了一句“肉质又老又硬。”
“我都快步入中年的人了,你希望我的肉质有多嫩!”
这人还有理了?

走在商场里,他会主动替我拉开大门口的帘子,“请。”
我一脸傲娇的说“要说 娘娘请。”
后来每次拉帘子的时候,他都会恭敬的来一句“娘娘请。”
嗯,孺子可教也。


PART EIGHT

在回去的地铁上,他看到我背的单肩包。

“宝贝我帮你背包吧。”
“不要。”
“我帮你背不好吗?”某人一脸疑惑。
最后他成功的背到了我的包,斜挎在身上,心满意足的看了一圈后,还问我“好看吗?”
???



03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段话。

“我不打算再做更多了,那些离开我的人,最多也就值两瓶啤酒一顿火锅罢了,尽管在无数个日子里我们吃过好多好多的饭在一起看过好多次的电影。 ”

我后来仔细想想,因为联系少得可怜,久而久之就断了音讯。当时很喜欢的朋友们,现在已经基本都被我慢慢剔除在朋友圈之外。

因而我常常会说自己喜新厌旧,来悄悄掩盖我心里那一丢丢的失落。

我不再是以前喜欢挽留的那一个了。
我也不是很厉害的人,有时还会装模作样的扮冷酷。
我更多的是只想和喜欢的人舒服的呆在一起。和亲近的人呆在一起,吃好多饭,虚度好多好多时间。吐槽吐槽“今天的天气怎么这样啊”,一起对着即将到来的考试仰天长啸痛苦的发愁,时常在复习的时候给对方发一句“还活着吗”。

我依旧记得我人生的第一场电影是和谁一起看的,记得高中第一次在在校外吃饭是和谁一起去的,也记得第一次去朋友家吃饭的时候,她的妈妈夹了我最爱吃的小排骨放入我碗中,当时我还觉得自己矫情的要落泪。
我人生中与我分享众多第一次喜悦的人,现在都差不多分分散散,离我遥远的不像话。

我在这个学校快三年,校外很多店的东西我至今没有吃过。那天儿子带我去吃“煲饭堂”的时候,我坐在对面兴奋地说“我第一次吃他们家东西啀,你看我的第一次是和你一起的。”
而她却对着我翻着白眼,“好啦好啦知道啦。”

想来应该是有很多第一次有她参与了。
第一次滑冰,她兴奋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的叫啊嘴里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尽管我们都是颤颤巍巍的在冰面上站着,艰难的迈着步子,我是真的怕,而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开心,激动。
而我这个对滑冰充满恐惧的人,摔的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惨。
第一次和儿子喝校外的“柚见新茶”,我要了一杯鲜芋牛奶西米露。我们总是在打开奶茶之后,交换杯子互让对方喝第一口,后来时常想起这些画面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可爱。

后来觉得她真是这个世界上让我觉得超级可爱的女孩子了。
前段时间考试阶段,有次痛苦的泡在图书馆里啃着书的时候,她发消息让我下楼,说自己在门口的长椅上等我。
我慢腾腾挪着步子走出门的时候,她坐在长椅上啃着肉夹馍,伸手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块面包给我,“呐,给你。”她笑眯眯的递给我,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在发光,“你看!有奥利奥喔!你最爱吃的奥利奥!”
我哭笑不得,脑中不由得想起上学期爱吃奥利奥的各种瞬间。
下一秒她又满是嫌弃的张口“你怎么这副鬼样子,我感觉随时都要晕倒啊?”
我很想说,都是被考试折磨的。

第二次她求了我好久,我才答应和她去滑冰的时候,那天我毫无意外的又摔了一次,只是这次貌似有些严重。我当下站起来的时候脑中仿佛缺氧差点晕倒,后来屁股痛的走不了路。她一路耸拉着脑袋,脸都拧巴在一起,对我充满愧疚和歉意的表情不断闪现,甚至我觉得下一秒她都要哭出来。

“对不起爸爸,我错了啊。我以后再也不带你来滑冰了,就算你求着我上冰我也不让你去,你还是看着我滑吧。爸爸我对不起你。”
我看着这个傻孩子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当下屁股是真的痛的走不了路,但眼前这个人已经让我有超级想笑的冲动。
我只好胡乱安慰她一番,后来张下属打电话询问我状况的时候,她在一旁惊慌的乱喊“爸爸我错了,后妈会不会跑到南京来打我,把我的牛杂都撕了,你和他说,打我可以但是不要扔我的牛杂啊...”

噗,这个傻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哦。

和她看电影有个不变的定理就是—永远赶不上片头。前段时间刚好一起去电影院看复联3。在地铁上,我很严肃的说“答应我,这次一定要看到片头好吗。”
结果....
很好,依旧是没有一丁儿点意外的,成功的错过了片头。
在影院傻逼的我总会打翻爆米花或者洒个饮料啥的,由此会招来某人嫌弃不断的目光。
那天全程我都小心的护着爆米花桶,生怕翻在地上,到时她又会一脸嫌弃的看着我,吐槽一句“啧啧,我该说你什么好喔。”
结束的时候,她说“明年复联4约啊?”
“不约,才不想和你看。”
“你不和我难道要和后妈一起看吗?!”
我....???



04


六一儿童节那天,张下属来南京看我。

晚上我去机场接机的时候,看见很多人站在接机口。

一时间脸盲症就犯了。

趁着他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和儿子说“人太多啦,我脸盲。”

“认准那个最高的。”


随着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张下属刚好下飞机。

我凶巴巴的在微信上和他讲“人太多了,你自己出来慢慢找我吧,狗东西。”

那一瞬,他一定是觉得自己的女朋友是塑料的。

其实他走出来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他了。

恩,或许是“认准最高的”原理起了作用,又或许是我的目光会不由自主的在人群里开启自动搜索自动定焦模式。


以前总觉得别人说什么“当自己喜欢的人出现在面前时,会觉得身边的人都在顷刻消失,全世界都只剩下我和他”是幼稚的,是矫情的。

但他出现在我眼前的那刻,我好像只看到了他。

我忘记我依旧身处在嘈杂的机场,忘记周身乱糟糟的喧闹声,忘记广播里不断响起的提示音,忘记从我眼前不断走过的行人。

我只看到了他。

他朝我走过来,一张口我就知道开启了戏精模式。

“Hi,美女,有男朋友吗?”

“有。”

“分手,和我在一起。”

然后他顺势牵住我的手。


在此之前,我们两个多月没见了。

他来之前问我要不要什么儿童节礼物,我说不要。

我说了句很俗气的话,“我觉得最好的礼物就是你呀。”

如今他站在我身边的时候,看起来,依旧那么可爱。



05


时常会觉得自己到了这个年龄,心里会格外“饥饿”。

我会隔断时间列很多书单,觉得自己需要啃食的东西太多了。会想要去很多地方晃悠,哪怕只是单纯的出学校。外面的世界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看和有趣,尽管还是有那么多的不如意,所幸,我的眼里能多住进一点外面的光。


这个夏天在脑海中展开,似乎要比之前的要漫长和慵懒。

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又到了高考时段。

但我心里却没有一丝丝的波动,似乎一切都与我无关,然而好像确实与我无关。

睡了个长长的午觉,迷迷糊糊醒来看到帘子外面的光,像是感觉睡在了中学年代出租屋里的小床上,被闹钟吵醒,又无所事事的趴在床上晃着腿,在卧室里度过一整个白天。床头的书包里堆着厚厚的几叠假期作业,还未曾翻开。

偶尔在母亲的碎碎念中,终于愿意出个门,换掉肥宅的气息。

外面被夏日滚烫的气息包裹,和伙伴在固定的一家书店百无聊赖的找着小说翻翻杂志,时不时和老板搭讪看看有没有新到的漂亮本本或者信纸。


夏天很长,烈日,暴雨交替出现在城市上空。

皮肤被闷热的空气浸渍,细细密密的汗裹着宽大的T恤黏在身上,连同呼吸都烦热。

傍晚随着一场短暂的雨水冲刷后,和朋友杵在校门口,抱怨作业变态,假期无聊。

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些记忆已经离开我几年了。

只是偶尔趿拉着拖鞋,走在被落日铺满的街道上时,我还会想起当年和我一起在操场看落日的朋友,问我“你将来想去哪里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