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看台811 | 文化之旅139:澄海意象【马格谷宁林丹华龙晓初林小冰沈洛羊】

海陆物语2020-06-29 16:19:18


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 蒋述卓 题

樟林古港今犹在

●马格

一位葡萄牙诗人说过,“任何事物都取决于一个人对它的看法。不断采用新方法去看问题,就是一种重建和续添。这就是为什么爱沉思的人即使从不离开村庄,也能将整个宇宙了然于心的原因。一个背靠岩石而眠的人,那里就是整个宇宙。”他说的应是那些超凡脱俗的圣哲吧,作为凡夫俗子,我们往往不满足于做一个“背靠岩石而眠的人”,总喜欢背着背包,穿着平底鞋,坐上某种交通工具,离开熟悉的地方去往一个陌生之地。在自由自在的行走中,抽离于尘劳世务,进入另一种生存维度,身体感官变得活泛。我们看风景,看街道,看广场,看人们的脸和姿态,听到一些新鲜的故事,积淀一些新鲜的感受和想法。

这个夏天连日无雨,处于一种令人难受的旱热状态中,阳光大块大块地砸在地上,室外温度超过了摄氏三十六度。与溽暑的对抗就像与生活的拉据,突然间感觉自己变得空泛,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寡言和笨拙。“堇花露水田,翻然四十年。”人生中通过各种经验去堆积或塑造自我的阶段已经过去,那以后其实都在静静地从许多混沌的认知中过滤自己,直至透过辛苦叠加的种种确认生命的局限性。而这热得可以的天气,正好为草木提供充足的光照,所到之处,簕杜鹃和水君子开得明艳照眼,芒果树和鸟梨树结着累累青果,一路蓬勃,满山苍翠。

旧日潮汕地区,地狭人众,艰难穷苦,“纵有丰年,也不足供三月之食,”因此不少民众坐上红头船前往南洋群岛谋生,漂洋过海时带上一笼甜粿作为干粮。红头船是清代潮汕地区从事远洋贸易的商船,红头船的故乡就在澄海的樟林古港,清廷初驰海禁后,商民集资造船,第一艘红头船出海就从樟林古港驶出。樟林古港曾是粤东第一大港,既是对外贸易的口岸,也是民众过番的口岸,一度繁荣昌盛,璀璨耀眼。随着历史变迁,古港趋于没落,河水枯涸,河道荒废,后经有识之士奔走呼告,进行疏通整治,古老的港口重又焕然一新。樟林古港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块纪念碑,纪念碑后面是历史陈列馆,站在栏杆边,清澈的河水倒映着远处的莲峰,依稀恍惚中又见往昔樯橹如林、商贾如云的繁华景象。

新兴街建于清嘉庆七年,是当年一条规模较大的货栈街,由多间两层楼的货栈组成。栈房木楼结构,顶为货仓,下作客栈,可囤积大批货物,也是商客的落脚点。一些栈房后门直通内港,门外筑有小码头,便于小船起货入栈之用。新兴街东门外的永定楼,在当时有三个功能,一是海员俱乐部,等待出海的船工在此喝点小酒,赌点小钱。二是航标塔,归航的红头船以此辨别方位。三是仓储。今天的新兴街旧颜不再,但遗迹犹存,一些墙壁剥落,门窗古朴,潮湿处生长着青苔,缝隙处生长着野草,悠长的巷道曾经响起多少过客跫音,老旧的建筑见证过多少风云沧桑。许多栈房铺户转变为民居,妇孺老幼留守家中,为这条老街保留着一脉人间烟火的气息。行走其间,视觉不会有任何疲劳烦腻,心中所想无非是瘦马出塞外,明月出天山,是浮梁买茶,关西贩马,是贞静的女子和褪色的画,是鹧鸪天,是如梦令。

樟林古港不仅是百年商埠,还留存了许多有名的老宅,南盛里就是一处荟萃了潮汕民居特色的典型建筑群。整个里占地广阔,房屋鳞次栉比,风格各异,有驷马拖车、四点金,也有普通民宅。南盛里气势恢宏,外表壮观,并且注重局部装饰,嵌瓷泥塑的屋脊,飞檐翘首的屋檐,华丽精细的门扇,造型独特的的石刻,无不精雕细琢,美轮美奂,渗透着多少工匠的苦心孤诣和体力心血。空旷的灰埕生长着青翠的凤凰木,幽深的巷弄晾晒着被单和衣物,尘埃静止在空气中,迎面走来的老妪步履蹒跚表情慈祥。这样的场景是生活化的,是亲和感的,让人感到松弛、自在,而又欢喜莫名。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某种乐音,像是从高处的穹窿飘落,又像是从脑海深处袅袅升起。天道有时,荣枯有序,花自飘零水自流,却又总有一些事物穿越了百年,让我们看见了岁月的动静,看见了世事的更迭。

不得不提的,还有建于清末民初的秦牧故居。据门口的石刻所记,秦牧少年时从新加坡回到故乡,就读于樟林萃英学校、汕头一中等学校,该故居是其少年时代活动的主要地点。我们来的不是时候,适逢非开放时期,故居门扉紧闭,只能在门外拍照留念。

离开樟林古港,分明觉得自己在夏日的炎热里带走了一片清凉,又在历史的风烟中留下几许惆怅。我知道,许多和古港有关的人物,他们的故事一直在此地流传,比如林五和林泮,比如蓝金生和蓝荣盛。于是在回头的刹那突作痴想:樟林古港今犹在,而故事里的人今在何方?


澄海意象

●谷宁

1.

母亲是韩江,东溪、西溪、北溪是我的兄弟姐妹

奔流,是与生俱来的性格

从山的深处出发,我走了九百四拾里路

渴了,就舀一瓢江水

饿了,就摘一朵番石榴花

累了,就躺在榕树下睡去

如果再没有醒来,就把我埋葬

在北港村的滩头


2.

天生菩萨心肠

午后,在天后宫,一切都会柔软下来

斑驳的土墙,未开的兰花,扬琴独奏的潮乐

枭枭上升的香火。双手合拾

内心空荡荡,像眼前的案台

不置一物

 

3.

穿过新兴街,想象自己是一名商客

虽然身上银两不多,操着外地口音,却不露声色

落座,一壶上好的单枞,点心要多两碟

一整天,只等一艘红头船

往回走的人都说,起风啦,船不会来了

可我愿意等,信上说

某年某月某日,樟林古港接见


潮人·樟林·古港·红头船

●林丹华

回眸历史,那一艘艘汪洋中劈波斩浪的红头船

驶来了,穿越悠远的岁月穿越潮汕平原的梦幻

驶来了,唤醒潮汕历史上慷慨壮烈的记忆

驶来了,展示潮人奋斗史上无法忘怀的生动情节

如歌如画的红头船再次驶进了我们的视野

 

红头船,从樟林古港出发的沧桑的红头船

载满顽强挑战命运的离妻别子种田人

海路茫茫,人人饱受惊涛煎熬但也不忘照应同行乡亲

狂风恶浪的肆虐只能击伤渡海人古铜色的肌肤

却不能冲淡潮人一往无前抵达彼岸创新天地的向往

 

广袤的平原培育了潮人大地般坚定宽厚的胸怀

南海的波涛锻打了潮人大海般博大精深的意志

带着淡水、冬瓜、几件旧衫裤、几块甜粿

汪洋大海中的红头船,波浪中劈开一道道航线

载着潮人到世界各地,在另一方水土依靠意志生根发芽

 

大海的灵魂已融入潮人的胸襟,凝成智慧和胆识

有海水的地方,就有潮人艰难开拓的行行足迹

有潮人足迹的地方,就有桩桩创业致富的动人传奇

经受磨难中的磨难,尝遍辛酸中的辛酸

潮汕人,凭坚强毅力奋勇拼搏事业有成

 

自强不息的精神以灯塔般的光芒抵达一种神圣高度

海风起处是潮汕儿女向世界展示奋斗身影的舞台

海风落处有潮汕儿女推动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传说

征服了海洋的潮人也就一步步把握了自己的命运

把握了自己命运的潮人引来不同肤色人们的赞赏

 

曾经的红头船早已经淡出历史舞台变成一种回忆

淡不了的是游子对潮汕故园的深情牵挂和无尽想念

在异国他乡繁衍生息,但树高千丈忘不了根

河网交错的潮汕平原,依山面海的秀丽村庄

新时代涌动希望的家乡原野永远是赤子魂牵梦绕的家园


澄海的人文印记

●龙晓初

5月19号下午,我们“汕尾文化之旅”一行走进汕头市澄海区,来到了“红头船的故乡”,倾听澄海樟林古港的文化故事。

红头船

澄海是红头船的故乡,昔年潮汕人曾乘坐红头船远渡重洋,到海外谋生,在陌生的国度繁衍生息,艰苦创业,开创繁荣局面。如今,红头船已成为海内外经济文化交流的象征。

历史上的东里镇包含东陇和樟林两大部分。其中,樟林港是红头船故乡,中国“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起源地之一,具有非常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而且还是汕头乃至整个潮汕地区人文、历史、文化演变的一个缩影。

大部分澄海东里人身上的特性,那时候“潮之海客,舟往暹罗”,“一溪目汁一船人,一条浴布去过番”的红头船精神不就是勇于拼搏的写照吗?而在今天的澄海东里人依然秉持着奋勇拼搏的精神,在时代的发展中激流勇进,续写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记住澄海东里的而今,红头船不再,古港不再,寄望澄海区东里镇,作为全国重点镇、著名侨乡。

红头船公园地处韩江支流外砂河北岸,占地面积3.04公顷。公园于1999年2月开工建设,2002年竣工,投入建设资金2000多万元。红头船公园展示的正是“团结、拼搏、拓展、创新”的潮汕人精神。

园中“红头船”巨型石雕出自潮籍著名雕塑家唐大禧之手。整座红头船雕塑由平台和船体两部分组成,船体底部长40.8米、宽10米。巍峨的船头高达13米,高耸的桅杆长28米,红头船雕塑的船脸采用四川的“中国红”石雕成,炯炯有神的船眼用黑色灰岗岩制作,船额上刻“海不扬波”及“顺风得利”8个贴金大字。游人可沿石级登上“甲板”眺望远处,韩江三角洲秀美风光尽收眼底。

春暖花开的时节,满山遍野的奇花异草竞相开放。感受摇曳在凉风里红红火火的热情,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明媚,不一样心情。就像和植物一起在阳光的初照下接受晨露的洗礼,用一路的花香侵染身心,把一幕幕的诗情画意,一款款的柔情蜜意,默默地收藏在心中。此刻想起一句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谢谢你,等我缓缓归来。

樟林古港

樟林是澄海市东里镇的一个小村,上世纪初,赫然标入了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樟林古港位于澄海区东里镇,方圆2平方公里。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有三个重要起源地,也是三个地标,它们分别是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港、元明时的漳州月港,以及清朝中叶的樟林港。历经两个世纪的变迁,樟林古港的新兴街繁华不再,但遗迹犹存。樟林古港樟林古港是在明代形成港口,于清康熙年间开始对外贸易,形成商埠。曾经的它是“通洋总汇之地”,它是海内外潮人的精神家园,潮汕的故事在这方显源远流长。

游人此时游逛于此,感受到最美的夏天来了,炎热几分浓,百花红,杨柳青;绿意溢葱盈,花弄影,柳摇风。草长莺飞的季节,走过铺满鲜花的小径,艳阳曌花枝俏,带着惬意与悠闲,趁霞采色。恍若素襟飘飘的君子,淡淡香息萦绕四方。花开待我,我待花开,安住在寻常的当下,素素的来去,自在我心。徐风沐过清居的岁月,次第花开。随缘,惜缘,不执缘,随性自在。这一程,这景趣,似回到上古时期,总有种熟悉的美好。

新兴街它是澄海樟林古港继“六社八街”又增建三街之后,最终建设且保存至今的仅有一街。该街建于嘉庆七年(1802年),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新兴街墙壁上这些痕迹,就是当年繁华的印证。承载着东里人的旧时光,抹不去的历史印记...走进新兴街,时空倒转,穿越回旧时光,宛如走进了记忆中老澄海的街道。老澄海残存无几的古朴风貌,一瓦一檐,低矮的瓦房、古旧的窗棂,曾是老澄海最热闹的集市,现仅仅200米长。澄海的最后一条古老的老街,它是怎样留下的我不知道,肯定是偶然!像被偶然失忆抛弃了的角落,绝对是澄海城市记忆的活态标本,让人油然而生怀旧之情。

老街残喘,小小的街道被四周高楼包围着,街内两边的土瓦房格外醒目,与外面的世界形成鲜明对比,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但在许多老澄海的眼里,正是这些矮旧的房屋,残留着老澄海最井市最真实的生活气息。

老房子几乎在城市的变迁中繁衍一丝生命力,它还能在繁华的都市中心或边缘还能坚持多久?唯一懂得是它们经得起岁月,经不起时代变迁的新兴街,是潮人飘洋过海出国谋生的历史见证,吸引成千上万的人前来寻根认祖。如今,樟林古港新兴街的文化历史价值目前已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将其列入开发建设樟林古港旅游景区的一部分予以规划实施。

樟林港天后宫也叫新围天后宫,位于樟林观一村,是确立樟林港埠历史地位的一个重要标志。原是一座占地十亩,中轴线结构的历史建筑物。庙内有清乾隆期宰相刘墉题赐“海国安澜”四字巨匾。目前天后宫正在重新建设中。近期,东里镇通过推动实施古港广场建设、古港河清淤、周边卫生整治及古驿道拆违等工程,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保留一个地理坐标,为潮汕早期海外移民保存一个集体记忆,为奋勇拼搏的红头船精神留下一个文化载体。

期待澄海樟林古港重现昔日的风采,希望我们的澄海东里镇重振雄风,打响本地文化遗产品牌!让我们难以忘怀的,不止澄海的美相遇于此,陪你走过以后的每个春夏秋冬,共同祈望澄海的明天越来越美好。


澄海散记

●林小冰

澄海,这个名字开阔又天然,仿佛这片土地天生就是一片澄澈的海。

五月,入夏,阳光灼热。走在澄海的大街上,并无隔阂,这像极寻常居住的小城。乡音,白粥,橄榄菜,功夫茶,寺庙,港口,无一处不激荡着潮汕的浓情。

去的头一天,到的时候是下午,进了两家玩具厂。那婴儿蓝,那嫩草绿,柠檬黄,被恰到好处的做成动漫玩具。凑上去和贝肯熊合影,用好几万块甚至不止的积木块拼成的可爱熊,体积是我的好几倍,憨憨的模样招人爱。游荡在积木王国,铺天盖地,又童趣,又天真。澄海是玩具之城,到处是童真的气息,带了些小玩意儿回来,潮汕人的聪慧和精明,在小小积木的方寸上可见一斑。

潮汕人的吃也是精巧,食物也好。晚上坐在白墙灰瓦的房子里吃饭,旁有竹,墙有镂空的窗,门有竹帘,甚是好。一桌子菜,吃到用猪肚切片炒蘑菇,加黄椒,色彩动人,格外生香,好吃极了。心里暗想,回来一定要自己做来尝尝。年岁渐长后,越发宠溺自己的胃,下厨细心做饭,款待日常。有人说,潮汕人朴素节俭,故每日早餐以萝卜干、橄榄菜送白粥,但我以为,晨起的妇人,净手煮一锅白粥,目光是热的,萝卜干和橄榄菜有温度,是光阴酝酿出来的,是隐忍的热烈啊!我喜欢这一粥一菜中,那无比柔软的情意。

哦,次日早餐,喝的便是白粥。

正午时分,去樟林东里镇,观一村,村的名字闪着清简的光芒,渔行巷9号,是秦牧故居。去得不是时候,大门紧闭。门前石碑有简介,黑色的大理石,金色仿宋字体写着:始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7年),坐西北向东南,占地面积388平方米,主座“四点金”……门前屋檐深大,乌色梁柱,灰色瓦片,都褪了色,风雨苍茫里,大屋沉默如吟。立在大门前拍照,穿的恰是大红色宽松短旗袍,那么艳丽,衬着这身后的百年光阴,墙上有灰雕,喜欢这种旧,是光阴的稳妥,是古松苍劲之气。

我这个喜欢散文的女子,进不了秦牧故居,也没有沮丧,一直往前走。

进了“汝南世家”的大院子,工整的老宅子一字排去,动人的飞檐,到处的灰雕,麻石台阶,赏心的老围墙,一见钟情铺天盖地。我对老房子有一往情深的感情。这些古意的潮汕民居,没有围屋的气势恢宏,但是有润朗的秀气,更喜人的是老宅子还住着人家,孩童在玩耍,屋前有硕大的松树桩,枝干长出新绿。站在空旷的院落,抬头看云,心底素然,多好。

这地方叫南盛里。以“五巷三埕一池”作排列。

只逛了逛渔行巷、洋楼巷。此地连接着樟林古港,每日早晨,出洋捕鱼的渔民来到这里上岸,并在这里做起了渔货生意,久而久之成了一个小集市,故称“渔行巷”。洋楼巷里不见气派的洋楼,如此更好,我对气派的事物心生懊恼。天忽然暗下来,阴天契合着寒瘦低婉的远意,在时光的洪流中,南盛里如此清澈铿锵,让我的心底再次泛起涟漪。

到了饭点,还有三条巷子未能走完,下次再来一场相遇吧,是奢侈又如何?

来澄海,是要吃一次薄壳宴的。薄壳是海的孩子,又叫海瓜子,薄薄的壳,撬开便是肉。车行路上,便见许多薄壳宴的字样,中午要是不大吃一顿,难以安慰自己。薄壳汤、薄壳烙、薄壳丸、薄壳煲……还有手撕窑鸡,肉质软硬刚好,味道鲜美。

澄海的夏天热情似火,澄海人也是。比如杜画家,画过夏荷给我,叫他阿杜,他就笑呵呵。他说还没请大家吃汕头牛肉丸和牛杂呢!比如丹华姐,餐中,我端茶敬她,她说我们就以茶代酒干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净是明媚的笑容。

饭后,我们去了塔山古寺。

巍巍耸立的山门,一派恢宏。结构精巧的寺庙布局,有石雕,很端丽。中午的太阳热烈似火,晒得人都发光,但门前十二生肖的石像,引得众人前去相认,似乎找寻被遗失的自己,难抑惊喜。同行一诗人,伫立在寺庙门前,他说建这寺庙的是远在泰国的澄海人,凑前看,是许朝镇先生和他夫人许吴璇卿女士,我在想象是怎样慈善欢喜心的二位,出资建了这样一座寺庙。寺里同样按进门见弥勒,出门拜韦陀的格局布置,两侧则是四大天王。寺庙背靠山,庙里有绿松,前面是湖,周围有蝉鸣,刹那无边无际的清凉。晨钟暮鼓之间,谁敌千年风雨?山河不能忘,深情阔朗之人,以一座寺庙与故土相认,这里有他们的根,他们的魂。

午后走的时候,心想再来澄海,要在南盛里灰色的屋檐下,品茗看雨,虚度一场茶光阴。这样一想,一切都那么好。


作家们在樟林古港采风

沈洛羊 


总监制:王万然

总编审:余小文

责任编辑:贺燕

编辑:林一秀

转自:汕尾日报2018.05.27

善为网:http://www.shanweinews.net/

你可能会读

拆字做人——太精辟

204名中央委员,只有她是“高中毕业生”

碣石人把碣石村名美食编成歌曲,够力

碣石面皮恶如雷公

碣石婚假礼俗——汉文化活化石

看看这群甲子人,竟敢大闹CCTV!

发生在纽约街头的视频

潮州歌册《英台行嫁》点击超过50万

如果被突然袭击,全景展示中国军力震撼反击

美国纪录片《鸟瞰中国》,美哭了全球华人

这张“ 吸奶照 ”火了 !

人民日报:退步与向前

书法的自杀与他杀


文学看台810 | 李济超感谢你一辈子

文学看台809 | 毕祖金的父亲垒灶

文学看台808 | 张鸿想起甲子“扮景”的故事

文学看台807 | 黄本长致富之道

文学看台806 | 吴春红装进书信的日子【叶劲舟国画】

文学看台805 | 陈瑞绒呵手

文学看台804 | 文化之旅138:满心喜悦读黄羌【罗素丽吴志跃孙彦修张著钟锦烽】

文学看台803 | 吴晓静的三月老巷

文学看台802 | 汶川震后重建诗词一组【王万然】

文学看台801 | 叶雪丹的南塘油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