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自己,从吃好每顿饭开始

生活Vista2019-05-22 14:40:52


前天看《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很感慨地说,前任做菜真的好吃到没朋友,如果说当初不忍分手还不如说舍不得那几道家常菜。


当年瘦成柴的他被饲养成160斤大胖子,隔着电视屏幕也能脑补出他前任厨艺有多好。

以至于分手多年后他仍然念念不忘,厚着脸皮找各种理由上前任家瞎聊蹭饭吃。


看来留住男人的心就要锁住他的胃这句至理名言值得流芳百世。但其实,亲手做一顿美食的意义仅仅是为了锁住男人的胃吗?


我看远远不止,像窦文涛说的,他前任后来因为做菜太厉害,文笔也相当不俗,还出了不少书呢。


所以做饭是自我讨好的方式,无关他人。当我心情不爽时,下厨是我半颗止痛药。当我穷到掉渣时,煲汤是讨好自己的最低成本消遣,也是独立自强的开始。


无论在公司遭遇领导多少次白眼、同事间多么糟心的明争暗斗,踏入家门,包包一扔,撩起衣袖走近厨房,用俗世的烟火喂饱备受冷落的身躯,让我在残酷的现世里有不需要被同情,也不需要自我怜悯的勇气,大刷一顿后又是一条好汉。

 

01

                            

有位朋友说,一入厨房深似海,怕进厨房怕过米贵的她,甚至还豪言壮语地说,下次要把厨房改成衣帽间,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成天在外觅食,她的体重早已爆表,160的妹纸体重高达120,白滑肌一去不复返,最不愿意说出口的是,连绿箭也救不了她浓重的口气。


难怪她说上次去银行存钱,隔着防弹玻璃也能感受到柜员帅哥的嫌弃眼神。近年,连她身在异地的亲妈也放心不了她在外胡吃海喝,每天一个追魂call,真是提心吊胆。


她妈有时夸张到要把家里的大锅小锅带过来伺候她,不知道要操多少心。原来在吃方面功夫没做好,不仅自己遭殃,还祸害了别人。




我一个闺蜜,认识她的时候,别说进厨房,连吃饭都要男朋友哄着的骄傲小公主,想不到在她出国前,居然偷偷报了新东方的烹饪班,还考了中级厨师证,现在她会四个国家的菜式。


在澳洲生活得有滋有味呢,每次看她po不同的美食照片到朋友圈,色香味堪比米芝莲三星餐厅,羡慕得不得了。


她说当初学厨,是为了能在国外不求人,不让父母担心,甚至在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时,还能一食解千愁,多好!


像我表妹在韩国念书,连煮个面都没学会,只懂吃韩国炸鸡,每次回国都胀成猪头,脸蛋成了花面猫,震惊了整个亲戚朋友圈,还让父母十分担忧心疼。


真的,这种状态还谈什么独立。舅舅更是发话说,表妹在韩国念完书一定要回到他们身边,在外面放养着不放心,一直高呼要自由的表妹,看来想逃出父母的五指山就难上加难了。


独立真的不仅仅体现在能不能解决温饱问题,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由温饱升级为更懂得照顾自己。

  

02


细心的读者都留意到我喜欢下厨煲汤,常常留言问我煲汤秘诀。


港真,因为用心煲汤,一年到头都不知省去了多少面膜钱。身体素质也越来越好,以前偶尔便秘,现在完全不用担心,简直可以用“飞流直下三千尺形容”。以前满脸痘痘,现在白白嫩嫩,改善了许多。



味道超级棒的椰子汤,吼吼吼喝!


离开家,在外面打拼,以前我常常会以“没时间做饭”为借口,一周五天都到街边随便解决,大排档前流连忘返,有时甚至直接到超市买个熟食饭盒草草了事,吃完不够继续光顾牛杂档,狂吞10颗鱼蛋才心满意足。


可是这样日以继夜地作践自己的舌头和肠胃,肌肤倒了大霉就不要再提了,吸入的地沟油常常让我精神萎靡不振,连葛优躺都救不了我的身心疲惫。


好在后来为了健康改邪归正,开始每天下班后自己煲汤做饭单曲循环,用不同类型的汤来调理身体,一碗苹果雪梨鲜淮山汤拯救了不知拯救了多少次我因加班熬夜而无可救药的暗黄脸色;


一碗乌鸡当归红枣汤让我对姨妈痛不再胆战心惊,原来爱自己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用最健康的饮食方式喂饱自己。


日本最懂生活的松浦弥太郎说,将忙碌作为借口,总是以机器做的食物果腹、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让人觉得很可怜。吃好饭是人生大事,就算早餐做一个鸡蛋卷也能吃出幸福感,而且吃得好未必一定要是去高级的餐厅,也不必花大钱,在家用心烹调也能滋味无穷。

  

03


有个亲戚,他们家的厨房是从来不用的,因为这位太太有超级洁癖症,自己从来不下厨,也不让丈夫下厨,一来担心把厨房弄脏,二来极度讨厌油烟味。


他们家新屋入伙以来,厨房就一直是个摆设。一家三口经常组团到婆家和娘家轮流蹭饭吃,过着游击队般的生活。真是住着最豪华的房子也感受不到一点家的味道。


我朋友妈妈连方便面都不会煮,真不是开玩笑,她说从小就不知道有个厨艺好的妈妈是什么体验,爸爸会做饭,但经常出差,然后妈妈就会带着她到外面吃,有时候吃腻了外面的重口味,就结队到奶奶家蹭饭,真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钱钟书和杨绛先生刚到英国时,两个书呆子+生活白痴,连搞定一餐一饭都成了冒险。夫妇二人衣食住行都寄人篱下,但因为受不了法国房东的吃饭方式,搬进了有厨房的房子,过起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他们第一次做活虾,简直就是一场厨房里的兵荒马乱。做红烧肉,也好不了哪里去。多次试验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做红烧肉要用文火炖。后来果真做出了妈妈味道的红烧肉,钱先生吃得不亦乐乎。


难怪她后来回忆说,能吃上红烧肉就是冒险的成功。


在异国他乡里,两个人互相取暖,把做饭也做得妙趣横生,把只有两个人的家经营得有声有色,更重要的是,学会做饭的杨绛再也不用看房东的脸色,再也不用啃那难吃的法国面包。


之前有个论调说,千万别让子女进厨房,学会了煲汤煮饭,将来还要伺候男人成黄脸婆,不会下厨的女人过得更舒坦。


可是我想说,每个女孩学做饭并不是为了喂饱男人,而是在自己孤独无助,远离父母时,还能吃饱喝足,遭遇生活打击,士气下沉时,还能赐你理由披甲上阵。


蔡澜先生说,千万别将生活弄得单调,但最好的办法是当人家数绵羊入眠时,我们能够算着吃过的每一道佳肴。愿你做过的每道佳肴都成为美好的回忆。




本文作者:庆哥,公众号:哪梁爽哪喜庆(ID:zheliangshuang)微博:@独一无二的庆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