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男子图鉴 | 你看到的香港男子,都是他们的假面

香港购物手册2020-07-12 08:16:50

此文转载于:我要WhatYouNeed




作为一个香港男生,我跟大陆女生聊天是具有先天优势的。


我可以从香港电影到网红拍照圣地,聊到读研代购考雅思,直到我认识了一个女生。


当我优雅地暗示自己有香港身份证的时候,她用十万伏特的白眼对我说:


“我对香港男生的印象,就是隔壁学校那一群身高 185 打扮精致的香港死 fuckboy 。哼,让学校附近夜店的渣男密度大幅提高。”


我捂着我隐隐作痛的良心,想跟她说,香港男生只有 90% 是这样的,剩下的是另一个样子。



旺角杀马特(又名:MK仔)


旺角,香港电影最烂大街的取景地。


从王家卫电影里随便拍拍的巨型广告牌,到贴满性感海报的夜总会、一楼一凤等召妓场所,还有真砍人的古惑仔团伙,以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扫毒并刷一下存在感的香港警察。


正因为浓缩了香港的特色,所以这里一直是各种潮流文化的聚集地。特别是来自日本非常狂野朋克的潮流服饰打扮,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非常受追捧。


以前,我经常跟朋友去旺角闲逛。总会情不自禁地买一串 15 元的咖喱鱼蛋,然后在垃圾桶旁边优雅地欣赏路过的好看的女孩子。


我发现她们身边总是站着一个发色七彩绚烂的龌蹉港男。我跟朋友们总会慨叹苍天无眼,如果不是要上学,我一定会留一头皇家荧光蓝长发,把这些自以为潮流的低能儿比下去。


非常喜欢说几句英文的香港市民,就用旺角( Mong Kok )的英文缩写 MK 来形容这些年轻潮流男孩,叫做“ MK 仔”。


狂野朋克不流行之后,“ MK 仔”就逐渐沦为被嘲笑的盲目追赶潮流但又不伦不类的年轻人。


有时候遇到有香港年轻男子参与的突发性撕 * ,在广东话超大粗口词库间歇性失灵时,总会听到有人对着这名香港年轻男子大喊一句:“死 MK 仔。”


而“死 MK 仔”在大陆也有同样的一群人,他们就是杀马特。


老西假面


走在香港街上,你经常要面对制服诱惑,比如在 12 点 30 分走在金钟地铁站出口人行天桥,迎面而来的将会是一大波穿着整齐西装的港男。


香港人喜欢把西装叫做“老西”,因为跟一个粤语粗口同音,不,我的意思是跟老朋友老伙计一样用法。


我还记得中学毕业时,学校为毕业生组织了一次职业咨询会。


老师热情地介绍了 100 种工作后,向我们总结:我们将只会从事银行、保险、证券、公务员和其他体力劳动工作。


金融和地产是香港的支柱产业,无论我们是中学毕业还是成功大学毕业,就业方向也是这五个方面。


所以从实习开始,我们每一个动作,都要给客户展现自己是金融才俊的专业形象。比如一定要穿上西装,西装是香港男人的铠甲,不管你多胖都可以遮挡身材上的缺点。


除此之外,我们要练就一段做梦都可以流利说出来还带微笑的推销:


“先生 / 小姐你好,我是帅气保险公司的财务策划顾问。想问一下你现在方便听电话吗?(对方马上跟你说声抱歉说不太方便并且准备在 3 秒内挂电话)或者你可以留一下负责同事(已经挂断)的电话?感谢你接听我们的电话。”


不像女生有先天的亲和力笑容做加乘,港男们不得不通过穿西装和职业训练,让自己看起来不是让人性冷淡的电灯柱。



在跟客户见面的时候更要专业,不管客户是口臭极丑或者正在发火,都要用微露齿的笑容以及带着真诚泪花的目光跟客户交流。


因为金融业等服务行业,主打的就是专业形象还有亲和力。


尽管香港男生早已熟练“在女生上下车会伸手护着女生的头”等绅士动作,但自学生时代以来,男生天生自带的钛合金直男气质还是过于光芒四射。


想摆脱作为男生在服务业的性别劣势,最快的方式就是学会微笑,或者摆出任何一款看起来让人想亲近的表情,才可以把上司扔给自己的每月 30 万额度的理财产品卖出去。


最重要的是穿上一套西装,不管量身订造还是地摊货促销最后一天买的,至少可以跟客户达成一种默契:


一个人的真心可能是非常恶心的。而我们只需要最浅层最没有负担,一种不需要交心也不会受到伤害的交流。


西装下无论是贱肉横生的肥仔波大肚腩,还是一块大腹肌,你只要记住我好看的假面就好了。


精致穷哩


在香港的餐厅吃饭,你常常会听到有人喊传菜员叫“地哩”。哩,一般形容地位比较低的人,也可以用来骂人,比如“死贱哩”。


香港的年轻人,很容易过上买名牌包包吃喝米芝莲餐厅的生活。因为就算在茶餐厅洗碗,或者在建筑工地做扎铁工人,日薪也有上千元港币。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香港男子跟父母住着政府廉租房,或是很贵但没有电梯和窗户的唐楼。这样写主要是告诉你他们是来自社会底层的孩子。


而这些精致穷哩男子的自尊是:三餐必须在餐厅吃。


我还记得一个同学问我借钱,家里不富裕的他,在学生时代每天的开销高达 300 港币。作为长者,我的意思是作为师兄,我劝他省点钱,少去高档餐厅。


他嘟着嘴生气地说:“我不想委屈自己。”我心里想,你在香港没房没车没关系还不够一米六五,确实有点委屈。然后我就借了 800 元给他,让他度过难关。


第二天他就兴奋地向我展示,他新买的价值 800 元的桌球杆。晚上跟其他同学去附近的桌球室度过了难忘的通宵。


香港男生不能用“买化妆品”为花钱的借口,但还是可以用“钱可以再赚,不想委屈自己”为由及时快活。



香港的女孩子总是埋冤港男没有上进心,比如很多男生会动用所有储蓄并且排队 120 小时,就是为了买一个限量版日漫手办。


他们甚至会在香港挤逼到令人发指的客厅,用两个落地玻璃柜来摆放 1997 年以来麦当劳儿童餐全部限量版玩具。柜子顶部,还有两盏精致的射灯。


当然这些精致穷哩的父母不可能是普通人,比如一个朋友的父亲卖了家里唯一的房子,送了孩子出国读书,剩下的钱买了一辆 60 万的奔驰轿车。


最近朋友开始吐槽他的父亲,因为可怜的退休金付完房租后所剩无几,需要朋友给家用。而朋友开着那台保养很好的奔驰,绝望地说:“我每个月薪水才一万五,养车都不够。”


跟“隐形贫穷人口”不同,这些精致穷哩除了要求很高,花钱还不能眨眼以外,某程度上他们更加接近日本作家寺山修司所说的“单一奢华主义”。


举个例子,就是我可以很节俭,但会在一两个方面,比如“吃”上疯狂花钱。每一顿都要米芝莲一星以上的餐厅用餐。



无论是北京上海女子图鉴还是男子图鉴,里面的主角都是用尽全力挣扎向上爬的人,为的是过上舒服的想要的生活。


而在香港,这里大部分男生向大家展示了一点也不奋力上进,甚至花样作死,同样也可以在大城市活得很好。


毕竟,香港男子随便找一份工作,薪水也是上万元随便花。只要不还房贷,就可以毫不费力过上舒服生活。


穷是不怕的,政府还会为你提供各种救济。


但对于香港年轻人特别是男孩子来说,这更像一个诅咒:


大家都不会往下掉,但他们不会再往上爬了。


今日作者

编辑 / Kitty

图片 / 《东方华尔街》、过儿

音乐 / 陈冠希-香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