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过的人

还有一颗鱼蛋2020-07-12 08:01:09

Taylor Swift



她陪伴我的时间很长,长到我在写下这个故事的时候还在听着她1989 World Tour的悉尼场。从初二开始,从我开始关注自己的外形开始,我每周都买一本时尚杂志,有时是两本,我弄清了很多很多我不曾见过的奢侈品牌子,像学英文一样看欧美娱乐新闻,那时,杂志上经常会出现Taylor Swift这个名字,清新自然的街拍旁边附带一个“乡村小天后”的头衔。于是我去找了她的作品,我听的第一首她的歌是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也听闻了她54秒登顶公告牌的惊人吉尼斯纪录,但我当时觉得不抓耳,但现在它成为我经常单曲循环的一首,而且是心情很不好的时候一定会听的那一首,也是KTV必点乱吼乱叫单曲(手动滑稽),后来我遇见了I Knew You Were Trouble,这是我的入坑曲,是我对她的初心,在那之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网名、空间名、草稿本、甚至密码都被这个单词覆盖,有时记单词会走神,转眼草稿本上就是好几个“trouble”,这是我蠢蠢的初中岁月,在那段身边人都迷许嵩徐良汪苏泷EXO的岁月,我不怎么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我默默囤着有她图片的杂志,放假回家点开电脑里的QQ音乐不厌其烦地听着歌看着现场,那时她的歌还是免费,现场也还比较青涩,那时她的唱功还不太稳,RED era时期是许多粉丝中的最美,也是我刚认识她的时候。这些年来,我只觉得她越来越美,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婊气越来越slay,我单纯喜欢着越来越好的她。



↑(图为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单曲封面

    转眼我毕业了,来到高中,初入学的那种孤独感并没有得到缓解,高一下半学期的文理分科更是又让我乱了一次,我选了文科,第二次编位置的时候旁边坐了一个男生,文科班一直没有再编班,后来的高中岁月里,我跟他闹闹又冷战,冷战完一张纸条又心软,毕业饭一杯交杯酒算是敬过这两年半,现在上大学了也还是这样,并没有改变什么。他也是霉粉,是我高中生活里面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用A来称呼他吧,2014年开春,是我文科路程的开始,那时Taylor刚刚剪了短发,同年深秋放出了她的第五张专辑1989,是她从乡村正式转战流行的标志,首单Shake It Off8月份首演,1989 era开启。



↑(图为《1989》专辑封面)

       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她向Apple Music写信,要求下架自己所有的免费音乐,从此欧美市场音乐人的权益受到平等对待,国内,如你今天所见,版权意识越来越重,我很自豪自己的偶像能勇敢顶住群众的压力去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权益,我愿意买下她所有的数字专辑,愿意为她开通会员,直到现在,我依然续费着云村会员,A带给我的是什么呢?大概是一种喜悦,他有天下课来找我,说他可以帮我买Taylor的新专辑,我回家翻出过年留下来的50块钱,买了那张48块钱的引进版1989,拿到专辑的那一天正好周日,我小心翼翼把它护送回家,轻轻地把里面的一套拍立得拆开一张张捏着看,刚好,拿到了我最喜欢的一张。



图为《1989》随专辑赠送的拍立得,这一张的歌词为“Someday when you leave me,I bet this memories follow you around.”


高考失利后,我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成绩出来后的两个星期我被所有熟悉和不熟悉的亲戚“指点”,旁人好为人师的嘴脸和莫名奇妙的优越感充斥了我的整个假期,我承受着这些压力拿下了驾照,大半归功于Taylor,那些时日我都是靠着她的歌挺过来的。

今天的我跟妈妈说起演唱会,我说我会买VIP票,她表示不理解。谁都不会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一个隔着大洋彼岸毫无交流的人,因为他们真的不知道那个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大一的时候我用Taylor1989 World Tour悉尼场上的照片做头像,有人问我,泰勒那么多照片,为什么偏要用这张,他不是很喜欢。可她并不需要你来喜欢。我喜欢她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样子,喜欢她因为自己的粉丝疯狂的欢呼而露出的明媚笑容,我喜欢的是,自己也是她的粉丝,我也会为她欢呼,而且我总有一天会见到她。




2017.11.10

《reputation》正式发行。

那天晚上,

我飚着电车听完了新专。

脑子乱成一团。

reputation era要来了。

我们等了三年。

小道消息:

今年的11月份,

世界巡演中国场定在了深圳。

你好,我的懒女人。




为什么微信新账号没有留言功能啊为什么为什么爱情骗子我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