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点 | 汪曾祺《他乡寄意》(一)

海南大学记者团2020-07-10 16:16:15

汪曾祺,江苏高邮人,1920年3月5日出生,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   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汪曾祺的散文没有结构的苦心经营,也不追求题旨的玄奥深奇,平淡质朴,娓娓道来,如话家常。

四方

食事



哈哈

第1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

1


故乡的食物


节选:

高邮咸鸭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软,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


鸭蛋的吃法,恰如袁才子所说,带壳切开,是一种,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时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


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苏北有一道名菜,叫做”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邮鸭蛋黄炒的豆腐。


节选:

孩子吃鸭蛋是很小心的。除了敲去空头,不把蛋壳敲破。蛋黄蛋白吃光了,用清水把鸭蛋壳里面洗净,晚上捉了萤火虫来,装在蛋壳里,空头的地方糊一层薄罗。萤火虫在鸭蛋壳里一闪一闪地亮,好看极了!


感:

记得小时候,课文就写过高邮咸鸭蛋,超市里标有高邮咸鸭蛋字样的,倒是很多,可惜恰恰与汪先生写的相反,又咸又干。一想到描写的红油,就在尝试咸鸭蛋的路途上屡败屡战。好像教工食堂的旁边的那个食堂,咸鸭蛋挺好的。


野地里有小河

有野蔷薇

有金色的茼蒿花

有苍耳

有才抽穗的芦荻



输12


节选:

小说《大淖记事》:春初水暖,沙洲上冒出很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我在书下方加了一条注:“蒌蒿是生于水边的野草,粗如笔管,有节,生狭长的小叶,初生二寸来高,叫做‘蒌蒿薹子’,加肉炒食极清香。……”


节选:

我小说注文中所说的“极清香”,很不具体,嗅觉和味觉很难比方,无法具体的。昔人以为荔枝味似软枣,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我所谓的“清香”,即食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这是实话,并非故作玄言。


感:

书下方的批注,读到后面,突然就扑哧一笑。好好的景物描写,突然扯上了口感,汪先生可能真是个吃货。后面的清香,倒的确有点细致,按科学的来说,应该是土壤里面的某种细菌作用出来的气味吧。



输入

马齿苋花瓣如小囊

捉哑巴知了,花瓣套住眼睛

一撒手,知了就拼命高飞

直到飞到看不见




哈哈

第2个個故事

The second story

1


吃食与文学


节选:

有人不吃辣椒。我们到重庆去体验生活。有几个女演员去吃汤圆,进门就嚷嚷“不要辣椒!”卖汤圆的冷冷地说:“汤圆没有放辣椒的!”


节选:

一个文艺工作者、一个作家、一个演员的口味最好杂一点,从北京的豆汁到广东的龙虱都尝尝(有些吃的我也招架不了,比如贵州的鱼腥草);耳音要好一些,能多听懂几种方言,四川话、苏州话、扬州话(有些话我也一句不懂,比如温州话)。否则,是个损失。

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


感:

重庆的口味的确是偏辣,但不是一概而论。食物名称这一方面很有意思,初次接触肠粉名字时,很容易想到,哇,口味这么重。真正去吃的时候,是清洁和爽口的。地方方言也很有意思,一直羡慕川普、广普、港普一类的带有口音的普通话,自带光环。汪先生说得很有道理,生活,还是兴趣广一点好。


这是什么?     

苦瓜

我倒要尝尝

乖乖!真苦啊!

这东西能吃吗?

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

酸甜苦辣咸

苦也是五味之一



输12



哈哈

第3个個故事

The third story

1


昆明菜


节选:

原来在正义路近金碧路的路西有一家专卖汽锅鸡。这家不知有没有什么店号,进门处挂了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培气养正”。因此大家就径称这家饭馆为“培气养正”。过去昆明人一说“今天我们去培养一下正气”,听话的人就明白是去吃汽锅鸡。


节选:

一道昆明菜,不是以火腿为主料,但离开火腿却不成的,是“锅贴乌龟”。这是东月楼的名菜。乃以乌鱼两片(乌鱼必活杀,鱼片须旋批),中夹兼肥带瘦的火腿一片,在平底铛上,以文火烙成,不加任何别的作料。鲜嫩香美,不可名状。


节选:

番茄炒鸡蛋,番茄炒至断生,仍有清香,不疲软,鸡蛋成大块,不发死。番茄与鸡蛋向杂,颜色仍分明,不像北方的西红柿炒蛋,炒得“一塌糊涂”。

映时春有雪花蛋,乃以鸡蛋清、温熟猪油于小火上,不住地搅拌,猪油与蛋清相入,油蛋相融。嫩如鱼脑,洁白而有亮光。入口即已到喉,齿舌都来不及辨别是何种滋味,真是一绝。


感:

以代号指代某些人事物的确有些趣味。如果想去一个地方,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打电话往往会说在老地方见。

关于吃,很难能这么生动地描绘出来,就像《琵琶行》里描绘的琵琶弹奏声,淋漓尽致。对于吃的讲究、爱好,倒不是贪恋物质生活,而是一种积极的生活反馈。很遗憾的是,一些食堂暮气沉沉,自然而然给了外卖一个极大的空档,更不用谈出现具有代表性特色性的食品了。



空白

人之初,鼻涕拖

油炒饭,拌萝菠


童谣


输入

部分蓝绿色小字摘选时有改动

更多精彩

下期继续

欢迎留言吐槽或推荐

愿你与世界

温柔相待

责编 | 陈思霖   

终审 | 金青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