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薛宝琨:我和刘宝瑞的“四清”逸事

长城曲艺网2019-06-11 01:43:26

署名及版权声明

长城曲艺网及其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账号,致力于优秀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弘扬传播,由于人力有限,难以对所刊发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逐一核实并明确标示其来源,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工作当中,如未能为您署名,请及时告知,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也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1964年夏天,我们在人民大会堂聆听了王光美同志参加“四清”试点《桃园经验》的报告。她那对农村“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政权不在我们手里”的形势估计,令我们每一年轻人无不壮怀激烈,各自暗表决心:定要补上未曾对革命有过贡献的一课。

我们广播团是以“中央四清工作团”的名义先到河南安阳地区,帮助地委干部“洗手洗澡”获得“解放”,而后再去长垣县委“解放”县级干部,并从中择取优秀加入我们工作队,开往浚县入村进行“四清”的。


们队就在离县城不远只有几十户的小杨庄。队长也是跟我上得来的说唱团政委。他嘱咐我要有好的表现争取重新入党。因此,作为“内勤”(秘书)并不离他左右。进村动员报告是我开夜车为他起草的厚厚一沓。但在动员时他却撇开稿子自说自话起来。“今天我讲八个问题:头一个‘为什么要四清?’第二,‘不四清行不行?’,第三‘四清的重要性’,第四,‘四清的伟大意义……”说着说着他就“他妈的”起来,说“其实意思都差不多”-干脆站起身来大声问村民:“不‘四清’行不行?”于是,在掌声中完成了他的动员。散会他跟我说:“那么穷的小村哪来的‘走资派’,有什么可清的?!”吓得我连忙回复:“政委,您可不能‘右倾’掉以轻心呀”。我知道,他是“三八”式老干部总是话糙理不糙。

动员之后就是组织阶级队伍。村子小很省事,政委就让村民排队挨个问:“你什么出身?”-“穷。”;“你呢?”-“更穷。”;“后边呢?”-“辈辈穷。”于是,一码穷的阶级队伍立马就组成了。

我们是在“前十条”时进村的。规定吃派饭,不许自行起火。每天一斤四两粮票、四角二分钱。三顿饭都在队部等社员来领,须最穷户挨家轮流不许重复,为的是更好接近群众。于是,每天我们都像幼儿园的孩子总是期待着家长按时来领。

这是个贫困村,无论谁家饭食都是喝糊糊,一日三餐顿顿如此,被我们戏称“三呼(糊)万岁”。昏暗的油灯下只听到稀稀的糊糊声。有时偶尔一进门大娘便热情地说:“给你抄个菜!”吓得我辈惊喜交加:“大娘,千万别炒,那样我们会犯错误,上级规定:鸡鸭鱼蛋一律禁止。”大娘却不在意:“抄一个犯不了错误,快得很。”哦,原来她是往屋外的咸菜缸顺手“抄”一个而不是我们期待地“炒”一个。

进村好多天了我们个个饿得两腿发软,“四不清”干部也没查出一个。其实,从安阳地委开始,无论地、县、村哪级,最大的“四不清”表现就是“吃个油馍,炸个蚂蚱”-“多吃多占”的“罪行”不过几根油条或几颗虾米而已。但宁“左”勿“右”的情绪依然令我辈忐忑不安。

果然,从村干部那里得知,该村还真有一个富农成分的张富氏。工作队应该警觉“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政委就令我和长垣县武装部派来的大老郭共同与之谈话。列席人还有相声名家刘宝瑞-他不是工作队员而是以深入生活的身份令其接受教育的。

大老郭天性憨厚为人质朴,张富氏一进屋,他就把盒子枪放在桌上。我和刘宝瑞直对眼色,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老太婆似乎见过阵势,她只是眼光一瞟就垂下眼皮一言不发,问什么也不回答,我作为见习只是干着急,刘宝瑞则渐渐打起呼噜。这时,就听大老郭一声巨吼“张富氏!”连同盒子枪用力往桌上一拍,我被吓得一激灵,张富氏若无其事,而刘宝瑞则从椅子上来个“掉凳儿”坐在了地上。

这可真是遗闻,不知有无载入史册的价值?嘻。

(本文作者:薛宝琨,原题:我和刘宝瑞的“四清”逸事,来源:中老年时报,长城曲艺网-小楼编辑整理,2017/07/13)
延伸阅读
马金章:拜读《我和刘宝瑞的“四清”逸事》

目前,由于正在关注中央广播文工团众多文艺名家20世纪60年代在浚县这个文史选题,朋友刘会喜向我推荐了薛宝琨先生的《我和刘宝瑞的“四清”逸事》。该作发表在今年10月13日的《中老年时报》上。讲的是作者和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当年在浚县的一件往事。

薛宝琨先生当时是“中央四清工作团“成员之一,刘宝瑞先生则是以深入生活的身份来浚县接受教育的。作者以亲身的经历,深入的体验,采用亦庄亦谐的类似相声逗哏般的冷幽默笔法,讲了“四清”运动中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发人深思的故事。文章虽短到1400来字,却写活了“我”、刘宝瑞、“话糙理不糙”的政委、富农老太婆张富氏四个人物。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给人们认识“四清”运动打开了一眼望孔。

文末,作者感慨:“这可真是逸闻,不知有无载入史册的价值?”我想,作者倒不是在意此逸事能否进入正史,而在意的是该怎样去反思那场政治运动。何况,坊间的逸闻趣事,往往比史书还要传播得久远。

读过《我和刘宝瑞的“四清”逸事》,我不胜感慨:历史老人的目光眷顾了浚县。“四清“那场运动,使中央广播文工团几乎整团来到浚县,在这里长达七个月工作、体验生活,离开后仍对浚县有着深厚的情感。他们是相声界一代宗师侯宝林,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相声大师马季,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唐杰忠、郝爱民,著名诗人邵燕祥、著名曲艺理论家薛宝琨……可谓群星灿烂。

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待明天,当后人站在浚县古城“文治阁”上回望历史的时候,定会惊喜地眺望浚县曾经拥有过的这片星海……(据作者新浪博客)

金色年华心灵驿站
专为老年人打造的服务平台

扫码

关注

喜欢

本文,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