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游记(二)

SPEEDOFLIGHT2022-04-23 12:54:03




跟L君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干,每天都有很多可记的事情,所以我要快点写,快点把这些零零碎碎收集起来,怕自己匆匆忙忙,来不及拾掇了。



第二日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天气多云转晴


第一日的动物园我们过的很开心,但总觉得还不够尽心,于是万恶之源的第二日便开始了。


这是一个以体检开头的不情不愿的早晨。

首先,请不要笑话我,我真的是个很讨厌抽血的人。今年又是毫无例外地被抽了两只手的血。不知为何我的左手血管总是让护士摸不着头脑,我闭着眼感觉到那细小的针头在我的肥肉里左右摆动,在漫长的等待后,护士小姐姐终于把针头拔出来了,那一瞬间,我与小姐姐对视,眼神是充满希望的。于是我喜出望外的想夹着手臂尽快远离,然而只见小姐姐低着头熟练的拆着绑带,然后被亲切的告知:“来,换只手。”

……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挑战呵。

 

11:00

L君:醒了

 

这个昨日信誓旦旦要陪我体检结果睡到饭点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原本再一次约好了在课室看电影,神神奇奇的两个人又出现在了广佛线。我们的旅行总是说走就走,这种冲动的行为也被我打大脑列为青春的标志。

着陆的地点是我曾经来过但记不住名字的地方。嘻嘻,原谅我是个路痴,难以理解地图上的弯弯勾勾也难以认清路标。当前几年我还是个自信的路痴时,我还会勇敢的带路,这种勇气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苦痛,在尝尽人间疾苦之后,现在的我已经是收敛了锋芒不敢轻易挑战认路的怂货了。

虽然我的分辨力不行,但我的记忆力实际上还是不错的。我们住进了一家卖家与买家秀存在差异的酒店,它的新旧地板衔接的十分不自然,窗台似乎带着些脏又廉价的气息,我很担心那里是不是会成为小强们爬进来的洞口。L君对这个“照片与实物不符”的酒店也表示不满,他一边鄙视着我的担心,一边又随手帮我把窗关上拉好窗帘。

哼,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东西。

 

让我感到满意的是,酒店附近的环境很让我满意,这里需要具体说明一下,酒店外围就是一条小吃街,规模类似大学城的小贝岗。是的,再明确点说,是吃的让我很满意。

L君想买牛杂,我在买不买烧饼中间徘徊。迟疑中跟L君逛了下小吃街,走着走着我发现后面跟着一个猥猥琐琐的大叔。L君好像并无察觉专心地在看一旁的小吃店,我却一直在留意身后,总感觉背后似有眼光在打量我的下半身。可能是上次的地铁事件与天性敏感的生理机制,我的全身顿时处在一种警觉的状态,但我不敢轻易跟L君说出我的感受。一方面我怕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二是怕L君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于是我放慢了步伐,然后走到L君面前停下,L君有些奇怪的问我怎么了,我忘记了自己有没有回答,只记得自己稍稍出汗的手紧紧攥着L君的衣袖,瞪大了眼睛警觉的看着大叔在我面前走过。他走过的时候大概离我们有一个脚那么宽,我无法形容自己大脑在那一刻的紧张,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却盯着我的臂膀部分。那大概是目前为止我最后悔穿无袖的时刻,然后便是一股恶心泛上来,似掐在我的咽喉之处。自然,是没胃口吃东西了。

一直不能理解社会中所存在的这些男性,是有多么的无能,才能以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如果管不住自己的鸡儿,跟猴子又有什么区别呢?对于这些人,我真的深恶痛绝到要骂人渣了。

 

L君发现我有些不对劲,有些犹豫,但我还是告诉了L君原由。

在我的想象之中,L君听到这件事应该会第一时间表现他的愤怒,但他比想象中平静的多。理智上来说,L君的做法是没有错的,两个人的愤怒并不能让状况变得更好。但是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失落了起来。

L君带我回了酒店,我们坐在床边,电视在播着快乐大本营。L君看着我耷拉着脸,小心翼翼又有些笨拙的叉了块牛杂给我吃。我撅着嘴拒绝,但L君执着的往我嘴里送,抵不过他吃了一口,这,这……真……

真尼玛好吃啊!

于是在我张着嘴被嗷嗷待哺了几口之后,我的心上又升起了大太阳。看着眼前这个被我弟称为低俗综艺笑得嘻嘻哈哈,觉得这嘴里的牛杂真好吃呀,这坐着的床真舒服呀,这给我喂食的L君也太可爱了吧!没忍住拉着L君去小吃街又买了一堆吃的,摸着自己的肚腩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嘛。

 

这一天也是与L君相伴的一天。今天的事情让我忽然想起L君经常跟我开的玩笑,他总是喜欢躲进我的怀里,委屈巴巴的说“xxx,快保护我!”每每这个时刻,我总想一巴掌打爆这位仁兄的狗头。

但现在我想我要重新审视这个问题了。以后再面对类似的事件时,我更多的是想要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人能一直相伴左右去保护你,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这听起来很专很无奈,但却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




当然,也希望L君之后能给我充充电。

嗯?

L君

听到了吗?

嘻嘻嘻



2018/4/29

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