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县人物:刘庆峰,且看他是如何逆转人生的?

泾县山川昕村2018-06-12 13:47:21

26岁纵横江湖,从合成做到识别,从识别做到评测,从评测做到翻译,将公司市值从32亿做到近900亿,9年增长28倍,他就是科大讯飞的董事长——刘庆峰

如此辉煌的成就,让小编不禁感叹,世上确实存在着天赋异禀的人。

01

1973年,刘庆峰出生于安徽泾县。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刘庆峰从小便表现出了超常的数学天赋

未满6岁时,刘庆峰便帮母亲在小店里面卖包子。由于当时购买食品需要粮票,常常得进行一些相对复杂的兑换,即便是三四年级的小学生都不一定能够正确计算,但年幼的刘庆峰却能算得又快又准。

到了初中,刘庆峰开始自学立体几何、微积分、线性代数。1985年,12岁的他参加泾县初中数学、物理竞赛,结果包揽两个第一,隔年又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宣城中学。

刚入宣城中学,刘庆峰就发誓要报考中科大,“当时是国内最难考的大学,也是少年时的梦想。”以至于1990年,他被推荐到清华汽车工程专业时,想都没想就放弃了。天才的世界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同年,刘庆峰参加高考,最终以高出清华分数线40分之多的成绩,考取了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系。但即便如此,他还认为自己发挥失常,没考到状元。

中科大有这么大的魅力?没错,作为国内第一家开班少年班的高校,神童的号召力排山倒海,当年,与刘庆峰一起进入中科大的,还有13个省市的高考状元。

然而,即使高手如云,刘庆峰从进校第一次摸底考试开始,几乎拿到了所有数理学科考试的第一名,俨然学霸中的学霸。他也由此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赏识,为他后来聚拢一批学霸创业奠定了基础。

按照刘庆峰原本的人生规划,他应该跟他的很多师兄们一样,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取全额奖学金远赴国外留学,然后留在国外从事研究,或是进入外企担任高管。然而,他的命运轨迹在大二那年被彻底改变了。

大学时期的刘庆峰

02

大二那年,刘庆峰正酝酿着要转学到数学系,“数学系和物理系出国的机会最多。”没有想到的是,1992年五一刚过,王仁华教授就敲开了宿舍的门。

王仁华教授是谁?中科大电子工程系的博导,曾在日本东京大学做过访问学者,是我国著名的人机语音通信,数字信号处理专家,他一眼就相中了19岁的刘庆峰,“数理计算能力强,是个语音技术研究的好苗子。

什么是语音研究?刘庆峰有点发蒙,直到他第一次走进人机语音实验室,亲眼看到通过一排排的计算机合成人声,他被震撼了,“以前我学数学是为了考第一,但不知道它到底怎么用。进了这个实验室后,才发现数学可以用于数字信号处理。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触动。”由此,刘庆峰决定跟着王仁华教授留在语音实验室。

老先生很开明,只管大的研究方向,具体试验充分放手。所以,大三刘庆峰就带队参加了国家863项目,要知道,即便是在学风相当开放的中科大,能够进入实验室最起码也得是硕士。

一次,王仁华认为实验室里一个产自日本的语音分析工具效率太低,问刘庆峰能否用两个月时间试着提高一倍。谁知刘庆峰竟然仅花了一个月时间,将效率提高了整整10倍。他甚至还向王仁华建议,可以将其用于优化语音合成系统。

开明的王仁华打破惯例,让年轻的刘庆峰牵头做一个语音合成系统。而且,在当年的国家863计划成果比赛中,刘庆峰开发的语音合成系统,不但保证了音质,还具备了优良的语音自然度,合成出来的语句近乎人声。这还成了当年比赛中最为轰动的科研成果。

1996年夏天,已是研二的刘庆峰带队参加全国“挑战杯”大学生科技作品竞赛,结果其参赛的“语音合成系统”以优良的语音自然度,毫无争议获得了一等奖,并且是唯一可达到实用门槛的作品。

也正是参加那次“挑战杯”,刘庆峰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所从事的语音识别技术具有极高的门槛,“必须具备优秀的算法,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庞大的数据库支持。”

对于当时的刘庆峰来说,最大的成就感并非技术成果本身,而是将技术成果转化为实际应用。

1996年暑假,华为邀请刘庆峰去深圳优化114电话语音平台。不愧是天才级人才,仅仅两个月,刘庆峰就通过语音合成技术,使得电话语音接近于真人语音,这让华为在4万元研发经费的基础上又追加了1万元的奖励。

这次跟华为的合作,让刘庆峰明白了——“语音技术真的可以实现产业化。

03

于是,刘庆峰鼓起勇气向王仁华教授提议,自己想一边攻读博士,一边办公司创业,其中最核心的诉求是,设立股权机制。这其实是一个打破常规的想法。在国内科研界,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不但类似于老板跟员工,还更具有权威。哪有学生敢于向老师提出这样的要求。

然而,王仁华教授却立即答应了,“当然可以,而且你的股份应该比我拿得还要多。”

老师无私的支持,彻底点燃了刘庆峰心中的火把。激动万分的他登高一呼,不但实验室里的师兄师弟们纷纷响应,而且中科大BBS八个版主中的六个都加盟过来,最终组成了18人的创业团队

然而,情怀只能是情怀,产业化的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

因为没有经费,18个年轻人就蜗居在租来的民房中,舍不得买空调,在闷热的空气中夜以继日地工作。“那时几乎天天吃盒饭,有时候饿了就啃个黄瓜充饥。”

刚开始,大伙认为只有研发才算是创新,才是有意义,其他诸如品牌、营销、公司注册等杂七杂八的事情纯属浪费时间。刘庆峰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前期的大量运营工作交给了一家福建企业,他自己则担任总工程师,只负责产品研发。

没有想到,团队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产品,却叫好不叫座,“在展览会上颇受好评,但一旦投放市场却举步维艰。”

问题出在哪里?

事实上,技术变成产品,产品推向市场,需要一个有计划的孵化过程,而这家福建企业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天恨不得做个语音PDA,明天又做语音听写软件,后天又搞工商查询系统,没有一个做深做透的,搞得团队很累又看不到前景。”

产品卖不出去,这家福建企业也陷入困境,开始拖欠刘庆峰团队的工资。无可奈何的兄弟们找到刘庆峰说:“这样干不行,要不你出来当CEO,要不我们就解散!

解散?兄弟们的请愿,确实把刘庆峰吓了一大跳。组建团队之初,王仁华教授曾对他说:“庆峰啊,我认为这事儿能成,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能团结在一起,在科大还从来没有过。”好不容易聚集了这么多学霸,如果解散那就太可惜了。

于是,刘庆峰硬着头皮对着兄弟们说:“行!我试一试,如果做不好,半年我就走人!”

就这样,1999年,26岁的刘庆峰正式创立科大讯飞。

04

命运很快眷顾了这群满腔热情的年轻人。科大讯飞成立当年,合肥市领导带着3家投资机构前来考察。听完刘庆峰介绍产业前景与团队实力后,市领导当场表态:“这些小伙子必须留在合肥。

随后,这3家投资机构当即投了3060万

仅靠一张蓝图就融来3000万现金?大伙彻底服了,刘庆峰也开始拔高,“做燃烧最亮的火把,要么率先燎原,要么率先熄灭。”此后,他决定通过资本的力量把民族语音产业拧成一股绳,与国际巨头们抗衡。

为此,刘庆峰逐个拜访了清华、中科院、社科院的有关教授,主要表达了三层意思。

第一,中文语音产业已经被外国人掐住了喉咙,必须联合起来。

第二,由科大讯飞提供项目经费,比国家划拨的经费还要多。

第三,各个机构现有研究领域不变,由科大讯飞负责产业整合,同时给各个机构股权,实现成果共享。

太好了!要知道,10多年以来,那些搞中文语音的老先生们正被国外的大公司打得抬不起头来,突然有这么一个后生主动给钱、给人,“于民族感情,于经济利益,都没有理由拒绝啊。”

于是,中科院声学所、社科院语言所和清华大学等科研院校,最终跟科大讯飞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刘庆峰也就此完成了我国语音产业核心源头技术的资源整合。

有了核心源头技术,很快,“畅言2000”的电脑软件问世。那是一款能把语音自动转换成文字的软件,“通过语音控制电脑,最大程度解放用户的双手。”为此,刘庆峰信心满满,“过不了两三年,科大讯飞的营收就能突破10亿,甚至100亿。”

但很快刘庆峰悲哀地发现,这款产品根本走不动货。他后来总结这次失败:

一是因为盗版猖獗,科大讯飞正版软件刚一面世,盗版已经铺天盖地;

二是因为大部分用户是老年人,操作电脑的能力很差,时常因为电脑本身的硬件问题呼叫售后服务,这推高了科大讯飞的成本,跑两三次售后,卖软件的利润就没有了;

三是因为团队都是技术出身,缺乏建渠道做推广的营销经验。

既然大众消费市场不行,刘庆峰马上把方向对准企业客户。很快,生意就来了。当时,中国电信168电话信息平台采取人工录音接听,全国业务量非常大,即便500名客户代表同时在线都搞不定,而采取语音合成技术,只需50人就可以轻松解决。

中国电信是什么级别,哪怕安徽一个省会城市的单子也有1000多万元,如果30多个省会城市都采用讯飞的产品,那还得了,马上就是上亿的规模,刘庆峰那叫一个激动,更令团队激动的是,最终的实验效果也非常理想。

然而,激动只持续到招标前,产品在安徽电信第一次过会就惨遭淘汰。对方的理由很简单,“你们成立时间都不到一年,十几个人的团队,一点经验都没有,拿我们练手啊?我们要合作,也是跟华为那样的大企业合作。”

刘庆峰彻底傻眼了。原来电信这样的大企业,需要的并不是单点技术,而是系统集成能力和企业综合实力。这对于初创的科大讯飞来说,根本遥不可及。

天下之大,但何以立足?

05

为了科大讯飞能活下来,刘庆峰只能退而求次,他转念一想:既然电信愿意找华为这样的大企业,那么何不干脆把技术嵌入到华为的系统平台上?

对于华为,刘庆峰不陌生,1996年研二就合作过,“对方对中科大的语音合成技术相当认可。”果然,没有费太多口舌,华为就答应在系统平台上试用语音技术。

不过,测试报告一出来,刘庆峰就疯了,“系统兼容性不强,语音合成不自然,连续性差……。”更加让人抓狂的是,对方要求一周的时间搞定,否则免谈。

接下来就是一场硬仗。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18个人吃住全在办公室,“不分白天黑夜,几乎不眠不休。”有位副总裁回忆,“走出办公室的时间大概是下午4点,回到家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12点,整整睡了20个小时。”

辛苦付出确实值得。经此一役,科大讯飞不但获得了华为的高度评价和长期订单,更重要的是,在迂回曲折中终于找到了一种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即把技术嵌入合作方的系统平台。

到2000年底,刘庆峰拓展了包括华为、中兴、联想在内的50多个合作伙伴,公司账面也有了500多万的收入。

06

从大众消费市场,到企业客户市场,再到技术授权市场,在一次次的商业模式调整中,刘庆峰从最初的乐观主义里彻底清醒过来——科大讯飞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年内就做到上亿元的规模。

更残酷的现实是,在核心源头技术的整合上投入了重金,却迟迟未能在市场上真正打开局面,这让科大讯飞的资金链几近断裂,最困难时公司账上只剩20万元。最亮的火把还未燎原,就要熄灭了。

整个2001年,刘庆峰都在一种莫大的痛苦中煎熬。在他此前乐观主义的鼓舞下,他的创业团队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和唾手可得的高薪,拿着两三千元的月薪跟他玩命奋斗,大家图什么?

所以,当一些股东和同事询问销售数字时,那是刘庆峰最煎熬的时刻。

是捂着还是盖着?刘庆峰夜不能寐,反复掂量了2个月,最终他决定跟大家说实话。“我们不可能一步登天,只能脚踏实地。成功一定会来,但绝对不是现在。”

这一残酷的现实,随即让团队军心动摇。有人质疑,语音产业到底能不能做大;有人提议,语音业务赚不了钱,不如改做网络游戏;还有人甚至说,做房地产来钱快。“我们当时就像迷失在大海里,我作为船长,必须要指明一个方向。”

面对种种杂音,刘庆峰专门将团队拉到合肥巢湖边上开会,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通后,他最终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话:“如果不看好语音,请走人!

从此,再无杂音。

07

不过,此时的语音已经成为一个烧钱童子,要想继续朝前走,找到金主是当务之急。

2002年,在一次全国青年大会上,刘庆峰遇到了复星集团的郭广昌,一个是科大系出身,一个是复旦系出身,成长轨迹与企业基因都高度类似,两人惺惺相惜,郭总当即表示要投资。

此后,联想投资和英特尔也相继入股。这些股东带来的不只是资金,更多的是资源和经验。

联想的那笔投资,是IT教父柳传志进军投资领域的第一笔业务,所以柳总很看重,隔三岔五就对刘庆峰面授机宜,刘庆峰也正是从柳总身上学到了诸多管理经验,不只是著名的“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包括花60%的精力跟团队沟通,也不只是埋头研发技术。

2003年,很多同班同学在微软、IBM、华为等已是百万年薪,而刘庆峰和18人的创业团队月薪仅有可怜的两三千元。

一次,复星集团副董事长梁信军来参加董事会,惊讶地发现这帮人的工资竟然这么低,随即对刘庆峰说:“庆峰啊,你们还是多发点工资吧,别把自己搞得这么苦。”刘庆峰摆了摆手说:“我们还在用股东的钱,还在亏损,所以我们情愿少拿点。

正是这种自己强加给自己的饥饿感,迫使刘庆峰带领团队在语音产业化的荒原上不断觅食。

2001年底,刘庆峰带领团队在电信168和114呼叫中心的基础上,开始延伸到旅游信息服务、工商税务查询等业务,“以智能语音替代人工服务。”2002年上半年,他一举开发智能语音芯片,植入家用电器、车载系统和儿童玩具等终端设备。

2004年,科大讯飞扭亏为盈,从2005年开始,连续3年保持净利润130%的复合增长,2007年,营收更是达到历史性的2亿元,净利润突破5300万。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永远留在了全国人民的记忆中。不过,也就是这一天,科大讯飞成功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第一个由在校大学生创业的上市公司,也是中国语音产业唯一的上市公司。

08

上市以后,名气上来了,也有了业绩压力。如何才能让自己的核心技术变现呢?很快,刘庆峰从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运营商合作中找到突破口,通过搜索歌曲、定制彩铃,收入分成。2010年,刘庆峰一举搞定了7000万元的收入。

沿着这思路,科大讯飞开始在客服、车载、教育、云平台等4个方面发力。

在曲曲折折的试错与试对中,刘庆峰渐渐觉得科大讯飞不可能通吃各个应用领域,尤其是迅速崛起的移动互联网,打开了语音技术面向广大终端用户的闸门,各种语音技术与各种终端形态,可以结合不同的市场需求,排列组合成无数种应用。

除此之外,更关键的是,独木不成林。语音交互说到底是一种行为习惯,要让用户从键盘输入的习惯切换到语音交互上,单凭科大讯飞一家难成大气候。

如何才能让风吹得更大一些?

2010年10月,科大讯飞在业界率先发布了“讯飞语音云”平台。这个集成了语音合成、语音搜索和语音听写等交互能力的云平台,不但可以成为语音数据库的重要来源,还让更多的草根创业者可以免费借此进行语音产品的研发和测试。

这一战略布局看似开放了核心技术,但实则为科大讯飞的未来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收益。

一方面,讯飞语音云不仅扶持创业团队,还跟携程、新浪微博和58同城等大公司合作开发APP,在铺开语音交互功能的同时,还借船渡海般地获取了大量用户;

另一方面,讯飞语音云通过跟大公司的收费合作直接获取收入,而将创业型公司扶持到一定规模后也会与其共享收益,由此产生源源不断的经济效益。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还利用讯飞语音云,自己开发了讯飞语音输入法、灵犀语音助手和酷音铃声等一系列APP产品,抢占市场终端。

时至今日,讯飞输入法仅靠自然增长,在短短5年时间就累计了2亿多客户,语音输入覆盖率超过40%,一举挤入移动端输入法前三甲。

语音云平台开发者达26万,总用户数达到9亿,月活跃用户超过3亿,日服务量达30亿人次,不仅有高德、滴滴、携程、新浪微博和58同城等大公司,更多的是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

如此开放,就不怕核心技术外泄吗?对此,刘庆峰胸有成竹,他的自信只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通过与大公司合作开发APP,“借船出海,获得收入的同时,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中文语音语言数据库。”另一方面,从云平台中遴选出有潜力的创业团队,将创业型公司扶持到一定规模后通过资本市场兑现收益。

当然,关注语音技术的并非只有刘庆峰,阿里巴巴、腾讯、百度都在虎视眈眈,“未来,语音是一个重要的交互方式,包括手机、电视、玩具、汽车都是载体。”

在讯飞的广场上,有一尊雕塑叫“孺子牛”,寓意“扭转乾坤,敢为人先”。

09

与刘庆峰一样,讯飞的团队非常年轻,很多业务骨干都是刚刚毕业3-4年的大学生,他们稚气未脱,平均年龄不到28岁,出差坐三等座,住快捷酒店,不过所有讯飞人眼睛里都充满着对成功的渴望,而那种激情往往能够感染到客户。

今年6月27日,《MIT科技评论》评选“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的榜单在北京全球首发,有9家来自中国,科大讯飞竟然一举超过腾讯大疆、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排名国内第一,全球第六。

资本市场也对刘庆峰9年的付出做出了反应。2008年,科大讯飞上市的市值是32亿,如今市值已经接近900亿,9年28倍,营收规模从上市之初的2.6亿增长到2017年的33亿。

中国企业家如果敢于在源头技术上做创新突破,一定要具备3个基本要素:

第一,对自己有信心,要觉得这个事情投入真的能做成;因为源头技术投入,风险是最大的,很有可能就是血本无归。它不像应用开发,能够看得见、摸得着,在一定时间出结果;

第二,对这个事情真的是热爱,不顾一切把这事做成

第三,对中国的未来,我们还是有信心的。社会各界有非常阳光、健康的推动力,推动讯飞发展,我们觉得很幸福。

这几个原则使得我们能够敢于在源头上走。

15年至今,刘庆峰和他的学霸团队仍然在技术峭壁上不懈攀登,因为站得越高,听到的风才会越大。

站在高处的刘庆峰还在不断地设立梦想的高度,但不管梦想如何改变,他觉得有两件事特别重要:“一是要勤奋,努力积累;二是要做一个诚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