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我见了俩即友

榆木街的灯2019-01-10 15:22:10




即友,全称是在即刻APP上认识的网友。就是说,这次在北京,我做了一件非常有年代感的事情,见网友。



来北京出差,半个月前的感冒还没有好利索。一下高铁,人还没怎么样,嗓子倒是装腔作势了起来,堵得慌。出站打车,我们堵在不知名的天桥上,司机师傅用非常地道的北京话说,一天只堵两次,一次只堵半天。北京话和东北话有一种魔力,总会让人忍不住模仿。


在来之前,跟即刻认识的网友豌豆精约好了碰面,我提前


在上海,坐地铁赖皮惯了,安检一直是能翘就翘,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提倡的好习惯。可在北京,当我从灯市口的地铁站下去,看见整整齐齐排队安检的人的时候,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乖乖夹着尾巴站到了后面。


从西单地铁站出来,豌豆还没到。我告诉她自己正站在吴亦凡巨幅广告前面自取其辱,她说知道是在什么位置了。然而即使这样,我们还是打了错脚。不知是吴亦凡不够醒目还是我不够醒目。


在群聊里沟通过很多次,大家都比较熟悉,所以见面之后并没有进行三分钟的自我介绍。面即的过程没有尴尬,尴尬的是我们钻进了一个极具年代感的商场里感受北京的繁华。年代感到什么程度呢,大致就是所有十八线城乡结合部都能洋溢出来的质感和气息这里一应俱全。豌豆告诉我,北京是繁华的,现代的,时尚的。我说,哦。


两个做不了选择的天秤座最后很佛系的找了一家牛杂米粉店,我回来之后意识到,请姑娘吃饭应该稍微讲究一点。毕竟那家牛杂店的桌子上还有没擦干净的米饭粒。坐定之后,两个人郑重其事地掏出了互相赠送的面即礼物,这是一整晚最具仪式感的时刻。她给我的是《人间食粮》,我掏出《选择流落》说这本书其实我并没有看过。她说了句没读过的书也敢送人,我点了点头,把这句话写在了书的扉页上。


因为聊天,让米粉吸了汤胀成了一大碗,越吃越多。最后两个人都浪费了粮食,很可耻。我们吃完饭出来,盯着地图看了十五分钟,也没想好去哪。最后还是决定去一开始就计划的新中关。这件事情告诉我们,高贵优雅地天秤座嘴上说着不信星座,身体却很诚实。


新中关的氛围很好,现代而又年轻。微软旁边的小广场春风清凉,对面楼上还有俄罗斯方块的灯光秀。我跟豌豆聊了不少话题,从即友的八卦聊到为什么小我七岁却只比我低两级。


坦白讲,虚拟社区与人交流,我一直都是真真假假地掺着表达。怕被人听到,又怕别人听不到。豌豆说,希望以后不想说的就沉默,说出来的都是真话吧。


瞧,这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又教我做人了。



晚上和富贵吃完饭,在星巴克坐了会。我不该喝馥芮白的,回到住处心脏开始突突地跳,像小时候参加数学竞赛遇到不会的题目一样心悸。对于喝咖啡这件事情,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即刻,富贵叫反复横跳,之前的头像是个拔腿毛的丑八怪。算起来跟他认识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了,当初在知乎某大V的读书群,因为你一言我一语的文字相声,搞了个富贵和栓柱的人间土味组合,插科打诨的事情做了不少。后来退了群聊,跟他私下加了微信,平日沟通不多,无非是朋友圈互相点赞吐槽。但每每遇到值得讨论的事情,两个人还是能提供很多可供参考的见解。


我并不知道他在我之前就下载了即刻,这家伙也没有安利过。直到我在朋友圈发过截图之后,才发现多了个长腿毛的粉丝。自此,两个从未见面的人真是结结实实地成了网友。


约好面即之后,他非要从遥远的北五环来到我住处附近,给出的理由是外面下着雨让我跑不方便。长这么大,作为一个油腻的未婚男人,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样高端的待遇,可以说是感动本动了。


四季民福的门口站了排了很长的队,我们叫了号,得等四十分钟。我跟富贵说要不换一家,富贵跟我来了句这就是北京。我问他平时吃饭都要等这么久?他说平时都不出来吃饭。原来,在北京,大家只靠一口仙气活着。


我们站在灯市口西街的马路对面,院墙脚有斑驳的不知名水渍,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但转念一想,这是离天安门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应该不会有放肆的家伙。于是一边等号一边跟他聊了为什么学历史的人会选择去互联网公司。聊的正酣,一个外国人用英文问我王府井怎么走,我字正腔圆地告诉她:您一直往前……


吃饭的时候说了很多话。我跟他讲了自己对北京的看法,由此延伸到了对很多城市的讨论。他来北京已有三年,对于自己生活有着深刻的认识,甚至能从地铁里的众生相看出城市的温度。我在想,比他晚进社会几年,在见解和眼界上却已落后很多。


从吃完烤鸭到喝咖啡,他一边吃一边试图计算出摄入的卡路里。我跟他讲自己现在也胖了,他看了看说,“没关系,你刚毕业还不明显,再过两三年会胖得更厉害”。富贵,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党的章程死撑。


谢谢反复横跳的富贵坐了一个小时地铁跑来请我吃饭。聊天和吃饭的过程非常愉快,写完这么多字因为喝咖啡产生的不适感也好转了很多。世上好看的皮囊大体相似,有趣的灵魂二百多斤,富贵就不要在乎自己的体重了,放肆胖吧,反正我只有158斤。

 

他告诉我自己的设定是1米6的矮胖子,我觉得并不贴切。正如面即前告诉我的那样,蓝色外套黑色口罩白色头发的死胖子好像更形象一点。当然,这是玩笑话,人总是喜欢在评价自己外貌时谦虚,除了我。


对一个陌生网友都能如此真诚的富贵,我希望他能早日喜提望京soho。



所以,这是一篇非常软的广告,大家即刻APP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