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计时!南宁这几家老粉店要拆了!这些上了年头的老味道,再过几年还有谁会记得?!

南宁圈2021-10-10 11:40:38

这些见证南宁味道的老店,正一家一家,消失不见。


当岁月流逝,所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之时,唯有空中飘荡的粉味,还恋恋不散。



如今,南宁许多历史悠久的老粉店,正像一个个迟暮的老人一般,撒手人寰,离我们远去。


临胜街那家最老的天福香,如今已经搬走了;那个叫“细弟”的老板,只留下了一张微信二维码;连黄记米粉飘摇了十多年的旧招牌,也已经被拆掉了,只剩一个空撩撩的架子……



以后,我们还能在哪里,嗦到这些挂着老店招牌的粉呢?


 / 黄记米粉 / 


临胜街人尽皆知的黄记米粉,已经收起了招牌,准备和南宁人,说再见了。




如今,你若再去寻找黄记米粉时,那块发旧泛白的黄色招牌,已经不复存在了。



除了卷闸门旁的三包责任牌,你很难再从这斑驳镂空的铁架之上,找到一点黄记米粉的蛛丝马迹。



黄记米粉,以前又叫黄记桂林米粉。老店开了几十年,环境昏暗破旧,但慕名而来的食客有很多。



虽然招牌不在了,但是黄记仍然在营业,一碗碗干捞粉,还在不停地被吮吸。


▲牛腩干捞


要知道,黄记的秘制卤汁为特色,牛腩是精华所在,店中一绝,牛腩炖煮得香浓软烂,入口即化。米粉细圆,更为入味。


▲现在的黄记米粉


这里有一个在别人看起来有点ó的卖票阿姆,也有一碗很好吃的桂林米粉。


招牌就三样,锅烧、牛腩、叉烧,做法就两种,汤粉和干捞,几十年不变样。



有人这样评价黄记:“出品九十分,态度负九十分!”


你说气不气嘛!你说气不气嘛!你说气不气嘛!


可还是要低下头颅,向肚子里的胃口投降,去嗦一碗黄记桂林米粉。


 - 食 客 · 追 忆 - 


朋友推荐的必须签到。二两汤粉加牛肉加叉烧加,真恨不得一次都塞肚子里唉!米粉味道偏甜但口味很足,我比较喜欢。不管怎么在这样一个微风清凉的早上,走过一段开满三角梅的旧墙,吃一碗热腾腾的米粉,仿佛回到3年前在西大上学的日子,太美好!


每次中午排队都排到门口,两点基本就卖完了关门。有个性的老板,喝着个奶茶收钱的奶奶。米粉很Q汤汁偏甜,这是我吃过最简单的米粉,却是最美味最特别的!精华所在简单却好吃,就是吃完之后会口渴~


老店就是老店,不论是餐桌配置还是卖票阿姨都是这么老店风!口味上和传统的桂林米粉口味有大不同。黄记的粉偏甜,其他味道适中。推荐牛腩粉,几乎每位客人都要加牛腩!



 / 细弟街坊粉店 / 


煮了30年多老友粉的细弟,马上就要因为城市家园展新貌,离开日夜打拼的起点,奔赴南宁的另一个新角落。




大隐于市的美食,散落江湖的佳肴,东奔西走,只为吃口热乎的。



——“嘿,细弟还在这呢!”


趁没拆之前,让我们再去细弟,吃一碗老友粉加花肠吧。



——“敢和天福香抢地盘的,味道不一般啊!”


这是大多数人对细弟的印象,许多人抱着好奇,来这里一探究竟,然后就死心塌地的爱上了细弟老友。



陈细弟开这家粉店,大概有30几年了吧。


——“为什么叫细弟呢?”


——“因为我家里排名老小啊。街坊们都细弟细弟的叫我。”


起名字原因简单又质朴,一碗用心制作的老友粉就可以把“细弟”和“街坊”这两个名词紧紧连接在一起。



尽管细弟是一家苍蝇老店,但厨房卫生也没有一丝怠慢,三口煮粉的小锅整齐得码在灶台上。



超级可爱的老板娘在腌制叉烧肉,她招呼着我们进来坐,让我们喝店里煮好的山楂茶。

▲腌制好的叉烧肉


▲精选的瘦猪肉


“原料够好,味道才正啊。”

酸、辣、咸、香、鲜,缺一不可。



细弟每天不定时间下班,卖完就收档。油锅旺火,在最靠近街坊的地方,香味在这里蔓延开来。



夜幕降临,快把临胜街都包在一团幽暗的幕布之中。


还有食客在这里等一碗细弟老友,望穿秋水也要等,等一碗秋水来。


因为他们害怕,未来再也等不到这一碗粉了。


 - 食 客 · 追 忆 - 


叉烧干捞二两八闷,男生大胆吃3两加菜。很传统南宁干捞做法,很喜欢卤汁,还有些五香孜然粉在里面,酸甜可口开胃~毫不吝啬给5分情怀和实力。


要客曲径通幽才好找到它。点了二两猪杂粉,肥嫩爽口,汤头偏清淡,但还是很入味的,特别自己根据需要稍加点辣椒就非常出彩了。会说白话的可以去再练练口语点粉了。老店装修就比较陈旧,全靠味道招呼了。


休假就喜欢找到老街坊来吃粉,“细弟”的粉对一个老南宁来说按时髦的名称就是“粉中爱马仕”,哈哈~特别是干捞粉,细弟的干捞粉表面看上去与其它粉店的干捞粉也没什么不同的,叉烧、花生、豆芽韭菜,可关键的干捞酱汁调配得那是可口无比,酸甜相宜,超赞!



 / 天福香老友粉 / 


都说棋逢对手,才有滋味。细弟还未走,但就在他临街的老对手——天福香,已经拆成了唏嘘,拆成了往昔,无法再接招了。




南宁天福香的分店有不少,然而不少南宁人,却更钟情于来这家藏在百年老街的总店吃粉,也只愿意来总店,一尝这正宗的老友味。


▲曾经的天福香总店


在临胜街开了三十多年的天福香,早已深深融进了街坊四邻生活里,成为了临胜街的一部分。


然而现在,天福香老牌总店,已经消失在了瓦砾之中。


▲被拆掉的天福香


被拆掉的天福香只剩下一堆断壁残垣和建筑垃圾,除了墙上那幅“迎客松”,已经找不到一丝一毫往昔的痕迹。


墙上的海报已经陈旧泛黄、布满污渍,你看那个笑容灿烂的老太太就是黎阿婆。



▲天福香“掌门人”——黎阿婆



▲一碗汤头浓郁的天福香老友


一锅上汤要放八到十斤的骨头熬一个晚上,每天采购新鲜花肠、三大脆等生料,用磨石猛搓去除异物异味,洗净腌制,加入特制的酸笋、辣椒,油锅旺火,才有一碗酸辣中带点清甜的天福香老友。


▲一碗酸辣入味的老友干捞


南宁的夏天少不了干捞粉,天福香的干捞粉不是直接淋上卤水的,会下锅小炒一下,爆出老友的香味。



出锅之后的老友干捞,肉片超级嫩,豆豉酸笋毫不吝啬,随便把粉搅拌一下,就已经十分入味了。



接下来就大快朵颐吧!辣到爽飞也不会大汗淋漓涕泗横飞,可以有风度地嗦一碗粉了,这大概就是夏天吃老友干捞的好处之一吧。


▲曾经的取粉处


曾经,许多友仔友女就在这个小小的取餐口中,取走一碗碗最本土的天福香老友粉。这个取粉处,喂饱了许多南宁人的胃。


墙上的迎客松还在这里,只是这里再也没有来客可迎了。



 - 食 客 · 追 忆 - 


『南宁最老牌的天福香总店,就在中山路旁边的一条巷子里藏得挺深的,但是应该很多老南宁人都会知道,老友粉ging哦。』


传说中火爆得要命的天福香,好多人哦,走了一拨又来一拨,等我们吃完走的时候,排队的人还是那么多,听到有人说“没有油了,等下不卖了”,哇,居然火爆到这种程度!


『最最最喜欢吃他们家的花肠,超级脆口,老友粉汤头不油腻,酸笋和酸度非常够~可以说十分老友了捏~』



 / 再过不久,南宁还会剩下多少老粉店 / 


南宁许多上了年纪的老粉店,都委身在南宁的旧城区,临胜街、中山路、三坊街、新阳路、共和路……


这些街道老了,许多正在旧貌换新颜,还有一些,也悄然等候着改造与变化的到来。


那些和老街道与老街坊生死与共的老粉店,拆一间,少一间。



当下,趁着南宁那些上了年头的老粉店依然健在,多去看看,多去尝尝吧。


多吃一口,可能是最后一口;多看一眼,可能便是最后一眼。



 / 邕味老友 / 


名声在外的邕味老友,在龙胜街的路口一眼就能看到它醒目的招牌。


老板“忠哥”最钟情制作的美味,就是这碗老友味。



邕味老友满墙的的荣誉,不仅是因为一碗老友粉,也因为他偏执的“邕味”。


越是寻常百姓的味道,也就越是令人回味和动容。



被称为广西“全民厨神”的忠哥当年凭借着一碗6块钱的老友粉参加央视的美食节目,完胜一碗888元的徽菜“李鸿章大杂烩”。


趁着它还在,不妨去试试,这四两拨千斤的老友味,究竟有什么魔力吧!


 - 食 客 · 记 忆 - 


『一看老板就知道能喝酒~~~~能喝酒的人煮东西都好吃!最爱他家的茄汁干捞,好吃得嗷嗷叫!』


『上过电视台的!慕名而去后发现,不仅老友好吃,杂酱面也很够味!』



 / 辉记牛杂 / 


有南宁的朋友说:“作为南宁土著,我可以拍着肚腩告诉你,龙胜街辉记牛杂,你一定要去吃吃看!”



辉记牛杂,1986年就扎根在三坊街。


老板是一位有点微胖的阿姨,她很可爱,人称“宋姐”。


一碗牛杂粉,她从20岁卖到了50岁,大半辈子的青春都留在这方小店里。



——“老板娘,老友牛杂,加花肠!”


食客们轻车熟路地点单,一份份现炒现煮,需要稍等片刻。



满满一大碗老友粉端上来,铺满了肉,都要溢出来了。


尝一尝,牛肉嫩滑,牛光元脆口,汤头浓郁,鲜香酸辣,料足味美。



在南宁漫长的夏天里,特别推荐辉记的干捞粉,清爽开胃,卤水清甜。



祖传秘制的牛巴,加自制的大片叉烧,佐以豆芽、酸黄瓜、黄生米,加上紫苏叶点睛提味,口感层次丰富,适合南宁人的口味,不会甜到腻口。



靠着真材实料和诚心诚意的好味道,开店的二十多年间,辉记就这样牢牢抓住了许多街坊四邻和远道而来的老饕们的胃口。


如今这里的牛杂粉风味依旧,不妨选一个大清早来吧,这儿牛杂和花肠交织的弹牙交响曲,一定能让你不虚此行。


辉记牛杂,这家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店,它在这里,欢迎你来。



 - 食 客 · 记 忆 - 


『为辉记牛杂老友牛肉疯狂打call爆灯!!!』


特地去吃了,花肠超级脆,没有任何异味,特别好吃!点了牛杂粉,原汤,很鲜甜!』



 / 苏苏老友 / 


苏苏老友,也是三坊街许多老街坊,久久不能忘怀的老友粉。



还未等我走近,远远就已闻到了一股浓郁诱人的老友味,是老友香气,指引我坐下来尝一尝。



就在菜市场门口的右侧,一个旺火油锅,简单的几张小桌子,丰盛的主料和配料就摆在桌子上,一览无余。


苏苏老友的价格也很亲民,菜单就立在摊位前,要什么喊一声便是。



很多人都喜欢点上一碗老友田鸡,老友的酸辣和田鸡的鲜美,光是刚刚入锅油爆的香味就已经让人垂涎三尺了。


上了年头的老友你吃过,老友田鸡那可就未必了!这里的老友田鸡,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你值得一试!


 - 食 客 · 记 忆 - 


『苏苏老友是我小姨的粉摊,推荐大家晚上宵夜去那吃上一碗。我是南宁本地的,那是绝对的老友味。报上苏少康的名字,绝对不打折再加一块。』



 / 丹老友粉店 / 


丹吴老友,也算是中尧路上的老字号了。虽然牌子够老,但是还是很容易口误成吴丹……



这家口碑不错的老友粉店做了20年,也火了20年……


这家的老友杂粉很好吃,给的料也很多,还有里面的粉肠,没有腥味臊味,口感好,汤底浓郁略酸,配料台上可以随便加的酸辣椒也很好吃哇!



除了老友粉,这里还有独特的三肠粉——花肠、粉肠、大肠,再加上嫩嫩的鹌鹑蛋,满满的一碗煮粉吃出了老板的用心,喜欢“肠粉”的盆友可以来试一试咯~



在这里除了能吃粉,还能吃到人情味。


经常在店里吃粉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有许多老熟客到店报到,已经和老板成为老友,一进门老板就知道这个要二两老友牛杂加煎蛋,这个要二两三肠粉加辣……


有些大叔大爷有时候就算不吃粉,路过店里也会进来打个招呼,和老板唠嗑几句,闲话家常。聊的,都是老街坊之间的感情。


 - 食 客 · 记 忆 - 


『作为曾经的中尧路一哥,听到有人夸丹吴老友粉,我建议使劲夸!』


『一定要吃丹吴的三肠粉!脆切切,嘎嘣脆,而且很嗦味,还不幸!每次去都要单独加料才吃得过瘾!


……



老粉店之所以能经久不衰,成为老粉店,一定有独特的美味,藏在其中。


趁南宁那些上了年头的老味道还没走,还没搬,还没拆……多吃几口,也多吃几家吧!




- 今日话题 -


友仔友女,

你还知道哪些……

经受住时间考验的老粉店?




▍内容来源:吃遍南宁、南宁食探

▍图文编辑:南宁圈(转载授权请联系微信:area0771)

▍商务合作微信:nnarea001

▍法律顾问:李章渊律师 | 广西道森律师事务所


 热文回顾 


▼戳图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