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并不仅存呐喊|关帝墟思考回顾(中)

FISH飛鼠2020-06-26 15:04:14


你无法在资源局限的环境中实现想法的全部,

但最起码,你能在局限的条件里尽善尽美。

饭需要一口一口吃,事情需要一件一件做,

更多时候,我们需要为未来厉兵秣马。



上篇提及到关帝侯王出游的源起及均安十三乡的由来。

何从何去 | 关帝墟的思考回顾(上)

而在下篇,我们打算说一下关帝墟。


很多人问过我一个颇为尴尬的问题,

/ 关帝墟是什么?


在创意市集大行其道、大肆复制的那几年,但凡公共活动恨不得都添加上市集元素,好让活动能赶上企划潮流。但问题是,有没有人想过其实创意市集本质上是什么东西?我们所见到的,似乎更多为盲目跟风而作,策划者们到头来将其演变成资源追逐炫耀的游戏。不仅于此,让我颇为震惊的是,早前有过一些负责策划的同事,也默认市集+音乐演出+工作坊互动是为雅尔基里活动的基本操作,让我倍感失落。因此,对于这几年在请求添加我微信好友的备注里写上“咨询市集”的,我就是加楼下卖菜的阿姨也不会加你的,我们不是中间商,也不赚差价。


不针对关帝墟而论,在我看来,文化策划从来不能以形式作为内容的驱动,得从本质上必须洞察行动的根本需求。就好比楼盘活动目的必定为销售、媒体事件的目的必定为发声。那文化活动呢?是参与么?不尽然。


“文化”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概念,因为它涉及到的面之广、度之深让你难以拿捏。就好比别人笑我矮,那我就会清楚我的身高被人取笑,但如果有人笑我没文化,那就不只是学历的问题了。


文化活动是没有特定指向性的,同一个内容的主题它的立足点就能产生多样的角度。这视乎策划者在此立足点上如何为其定义,当然我的水平并没有资本与能力往深处阐述文化与文化活动是什么,这也不是我身处的角色所能解答的,从现在的社会语境而言,这是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因此,当问题回归到关帝墟时,我发现即便是作为创造者也难以尽言表述,但不妨借此回顾进行分解。


/立足 

 倾奇者在大地之上 

关帝墟从2015年开创时的思考基础,是站立于均安的文旅建设。众所周知,在新时代背景下无论是政界层面还是社会舆论皆渴望挖掘本土的文化内容。尤其近几年来学者发声不断,衍生出大量的知识理论基础,从而留给我们长足的思考空间。


当我们踏足均安这片土地时,映入眼帘的是其未被挖掘与关注的底蕴领地。中国曲艺之乡、广府民间艺术之乡、冰玉堂自梳女、百年民俗巡游、南洋华侨、独领粤菜美食、李小龙故里、百里无孤的庙宇祠堂、连绵一线的村落及建筑等无不在诉说它的明古风流。


然而同样地,它在如此长时间里一直未被挖掘也有自身的困难之处。山非绝岭、水非明湖、景非满园、文非风骚、艺非独韵,它似乎什么都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缺乏标榜优势使得它不如逢简水乡一样画风明了,易于塑造。


但岭南百越之地,从赵佗入主开始便注定了其开天辟地的性格,倾奇的行动与力求革新的特质。当我们抛开思想固化的偏见后,便可捉到其最有可塑性的发声点——均安百年民俗,关帝侯王出游。


民俗,在学术上的注解是指一个民族或一个社会群体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并世代相传、较为稳定的文化事项,可以简单概括为民间流行的风尚、习俗。选择关帝侯王出游是基于它是均安历史、文化、生活的浓缩映射,而关于巡游部分在上篇有较为详细的描述,在此便不再花费篇幅。除此之外,我们也尤其关注它的公共参与性。


伴随着国家影响力的日益强盛,国人的文化认同度堪比汉唐,开始探寻自身的文化基因,以往平常百姓家的民俗民艺备受前所未有的关注。在这背景下,选择民俗作为均安文旅的标识性事件既是传承也是突围。然民俗虽好,不足以承载文旅的基础,如想开拓均安文旅我们需要一张更为全面的版图,因此我们把目光投放在均安村落活化上。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村落活化是一种以情怀作为驱动力内容的行为,但就像我嘴里经常放的阙词“仿古最没价值”,村落活化是一种发展思维的举措,它并非一种旧生活、旧习俗、旧建筑的延伸,而是结合当代精神及使用需求,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包容性的革新。


因此,我们所展示于公众的关帝墟,它的顶层框架是筑建于均安本土民俗与村落活化为基石的文旅活动。


/墟非墟 

关帝墟的野望 

这是一场有目的性的文化实验。


取名为“墟”,其实并不是以市集的形式策划文化活动,也并不是复古旧时代的热闹墟市。我们提出的“墟”所期待的是一种万象的、包容的、传承的文化艺术载体。从原则上说,它的形式是灵活的而非陈定的。


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艺术的有机融合,是我们作为关帝墟策划者最希望呈现的结果。在15年到17年之间,在关帝墟的活动形式表达上我们也一直作出尝试。

首年的关帝墟,我们以豸浦村与上村为活动场所,古村落探索与未来乡村的构想是充斥其中的主题。我们希望通过活动的体验,让公众重新认识村落。因此我们所布置的是凌驾于村落本身的内容。


 我们不妨再度回顾当时的关帝墟现场。


[未来乡村]


· 蓝田计划:一人一方展览 

· 红红工作室(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未来乡村互动


[一身好艺术]


· MOON & DANCERS

月亮门:《游必归》环境即兴舞蹈

· MARCO POLO PLAYBACK THEATER 

马可波罗剧团:《乡间故事》剧场

· MID NIGHT ALL GOOD

黑夜大良:街角音乐


[青年造民俗]

· HUA LI HUA WAI STUDIOSTUDIO

画里画外公社:傩戏工作坊


[手艺墟] (部分代表团体)


· 大脑热气球(奇点计划)


· 伊织星球

· 糖包包

· 兔屎文化

· 我是猫我有九条命

· 纸竹常乐

· 猫尾绘

· The Attic生活概念店


[关帝大舞台]


· powermilk

· 瓦依那

· 小红帽

· 黑鬼

· Oreo


在贯穿整个活动当中,我们邀请大脑热气球(奇点计划)团队为本次的关帝墟进行活动文创产品创作,并以“移动文化商店”的形式在关帝侯王出游的12天里进行售卖。


特别提及的是,

2015年关帝墟的合作媒体为that’s RRO

FING3为音乐伙伴团队

拍摄团队为Uni御灵


*细节小彩蛋 

1 / 小红帽乐队所演唱的《五乙工六》,是为文化保育项目[老艺术新媒介]而创作的作品,同步应用于关帝墟的电视广告bgm

2 / 关帝墟的手绘视觉为梁鱼蛋所绘制,其中关羽的手部动作为摇滚手势

3 / 当时所铺送的媒体及广告为雅尔基里预算之最,超出原本计划的3倍有余

4 / 田野调查的时间、步履、范围为雅尔基里之最

5 / 因项目被弄哭的人数为雅尔基里之最

6 / 因预算等客观原因,其实落地只实现了原本计划的60%

7 / 村里包括超哥欧阳伯超在内,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干嘛,但依然倾力相助

8 / 也因为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干嘛,所以我们自己压力也很大

9 / 首次邀请外文媒体为关帝侯王出游作专栏报道

10 / 在团队种种偏执的情况下,关帝墟实现了0利润的突破,但依然很开心


往事如梦幻,当出游队伍穿过豸浦与上村时;当黑夜大良闻声而奏时;当傩戏伴随巡游舞动时;当巡游队伍在李文田纪念馆炮竹连绵,手艺墟摊主纷纷争相外出探看时,多触动的文字感慨已是多余。这次的文化融合值得被长久铭记。

2015关帝墟后,既有赞誉之声,也有不同层面的疑问,关帝墟到底实现了什么?它在提出问题还是在解决问题?它对于均安,我们所说的文旅带来改变了吗?一六年的我,回答不出来。


在2016-2017上半年里,无论是我还是雅尔基里皆出于为生存而疲于奔命的过程中,在此以后我们所思所想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其中不乏一些项目中随波逐流的妥协。巅峰过后是自我否定与迷失,导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失去了在对待事情上应有的把控与态度,16年是平庸的,17年的上半年是挣扎的。而在这个时间节点里,关帝墟再临。


2017年,我们打开了仓山之门,以策划者的尊严为赌注为自己,为关帝墟重拾了定位。但它距离我们所希望达到的高度依然有很大的距离。如同上篇标题——何从何去,这是我们必须解答的问题。


本以为此篇为回顾终结,却未能如愿,尚待 

窥探未来|关帝墟思考回顾(下)以继续探讨前行。


在此带个信息,2018年关帝墟已启动策划,大家如果有些想法,也可留言至公众号,期待一起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