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冒死揭出东莞多个镇的屠宰场“注水牛肉”黑幕,莞深连夜查封

我的茂名论坛2020-04-03 07:46:41




羊城派4月11日报道,水管插进心脏,短短10秒钟,牛羊的四肢就僵直起来了。这般注水的一幕,并非私宰场所才有,而是每晚都在东莞一些镇街的定点屠宰场上演。


连日来,羊城晚报记者联合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栏目组记者随机对东莞黄江、清溪、茶山等镇的官方定点屠宰场进行暗访,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三个镇的屠宰场竟都公然为肉贩向牛肉里注水,驻场的动物卫生监督所已形同虚设。因为可以注水,这让深圳等地的肉贩纷至沓来,每晚就有超过百头“注水牛”从东莞流入。

4月10日深夜,东莞市相关部门闻讯出动,连夜成立28个调查组进驻到全市各大屠宰场,并将已屠宰的牛肉及活牛进行封存。与此同时,深圳市相关部门也于昨晚深夜介入核查,并分别对相关市场上的牛肉进行抽检,深圳市经贸信息委表示,将对深圳市四大屠宰场进行检查。

最新进展


1.东莞连夜成立28个调查组进驻各大屠宰场


10日晚上8点,记者再次来到黄江镇食品公司下属生猪定点屠宰场蹲守。9点20分左右,屠场开灯准备开工。此时,“今日关注”正在对东莞正规屠宰场存在注水现象进行直播。10分钟之后,一辆小车突然驶进了屠宰场,一名身穿白色衬衣的男子神色慌张,不停在打电话。很快,刚才还在准备开工的工人突然全部停了下来,他们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急着去拉牛,而是反常地在收拾工具,并逐件地往车上搬。随后,多台汽车先后离开了屠宰场,而屠宰场也短暂地关了灯。
晚上10点15分左右,屠宰场又突然开了灯,几头活牛被工人拉到了待宰区,但并没有被立即宰杀。

10点25分,一名身穿红色上衣的男子走进了屠宰场。他手上拿着一件白大褂,似乎是一名检疫人员。在10点半至11点的半个小时里,屠宰场先后两次关灯又开灯,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究竟能不能开工,“上头”的指令似乎不断地变卦。
11点15分左右,一辆满载活牛的货车驶进了屠宰场。在交谈了一番后,在场的工人开始为货车卸牛,并将牛陆续地赶进牛栏。但按照正常程序,活牛进场待宰前,检疫员就必须检查活牛的检疫证明,甚至是验尿。那检疫员在哪里呢?记者发现,其实在同一时间,身穿白大褂的检疫员正正在屠宰场的大院里,但他并没有走过去检查,而是翘起二郎腿,与现场的工人在谈论些什么。从手势和动作来猜测,他们似乎在找记者拍摄的角度。

多头牛已经被拉到了待宰区,而检疫员就紧张地留意着路过大门的每一台车。记者还以为屠宰场会“顶风作案”,但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刚准备开工的工人又开始收拾工具,甚至将活牛拉走。


记者暗访屠宰场注水过程 本文图片均来自羊城派

几经反复,11点半左右,工人开始将牛栏里的活牛重新又赶上了货车,在装满了一车后,另一辆货车也赶来增援。在之后的45分钟里,两辆装满活牛的货车先后地离开了屠宰场。这个时候,记者发现距离屠宰场100米的动物卫生监督所正灯火通明。

直到凌晨1点多,记者一行赶到动物卫生监督所,此时东莞市的动监所副所长王永、黄江镇农林水务局相关负责人等亲自带队赶到现场,对于记者的来访,在场的相关领导都显得很愕然。“报道我们晚上看到了,市里很重视,连夜开会了并统一行动,并抽调人手成立28个组赶到全市各大屠宰场调查”王永表示,调查的范围包括检验检疫工作是否规范、屠宰场是否有违法行为、相关人员是否到岗尽责等。他还强调,统一行动的其中一个关键措施就是封存屠宰场里的牛肉及活牛,如果检疫合格的就调运出去,不合格的就封存销毁。


这位屠宰员手持水管向牛注水

王永一再强调,早已在晚上10点之前将黄江这个屠宰场的活牛全部封存。但在记者蹲守的数个小时里,直到今天零点过后,黄江的这个屠宰场却依然源源不断地将活牛运载出去。


2.深圳连夜核查,严防注水牛肉流入


今天(11日)一早,深圳市相关部门给记者发来了《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龙岗食品药品监管局紧急核查东莞注水牛肉流入龙岗区有关报道的情况》。通报中,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龙岗食品药品监管局称,昨晚(10日)媒体报道出街之后,该局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亲自指挥部署,局食管科(农管科)第一时间连夜组织稽查大队、平湖市场监管所联合平湖街道凤凰社区工作站、街道食品快速检测室对平湖市场进行了突击检查。

经查,平湖市场共有牛肉经营户6户,检查时实际经营5户,据市场开办方反映其中一户有时不经营。执法人员现场对正在经营的牛肉产品索证索票情况进行了检查,逐户仔细查验《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和《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发现均来自深圳市中龙食品有限公司(4号屠宰场),经使用中国动物检疫专用识读器识别,上述检疫证书均为有效,证物对应方面未发现异常情况。同时抽检人员现场抽样8批次对肉类水分含量和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等兽药残留项目进行快速检测,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执法抽检4批次送检测室开展定量检测,检测结果未出。


屠宰场入口

执法人员还现场检查了市场开办方(深圳市龙广市场发展有限公司)的主体管理责任落实情况,发现该公司对入场经营者相关的检验检疫合格证明进行了扫描存档,保存的检验检疫证明时间为2016年4月至2018年4月。今年的记录显示,其中1户经营的牛肉来源包括深圳市中龙食品有限公司(4号屠宰场)、深圳市嘉康惠宝肉业有限公司(2号屠宰场)和广东省东莞市横沥食品公司(屠宰场),其余5户均来自深圳市中龙食品有限公司(4号屠宰场)。


同时,深圳龙岗局称,将采取以下三项措严密施防范注水牛肉流入市场:一是立即约谈平湖市场开办方负责人,要求其加强自查,加大畜类鲜肉产品的入场把关力度;二是组织对全区范围内农贸批发市场开展注水牛肉专项检查,重点排查来自东莞相关屠宰场的牛肉产品;三是加大突击检查、夜查频次和监督抽检快检力度,对畜类鲜肉食品安全保持高度警惕,确保广大群众舌尖上的安全。另外,深圳市经贸信息委也称,将对深圳市四大屠宰场进行检查。 




羊城晚报记者此前连日暗访,揭出东莞多个镇的屠宰场“注水肉”黑幕




【记者暗访】目击:水管插进心脏,打水还有标准


“东莞市多个镇区的活牛活羊屠宰场不仅生产环境差,驻场的动物卫生监督所形同虚设,而且更严重的是,还公然地为肉贩向牛肉里注水”一个月前,羊城晚报记者接到报料人阿全(化名)的举报之后,就联合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记者展开了外围调查。据其介绍,东莞屠宰场注水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因为暂时没有出现“吃死人”的现象,这种违法行为愈演愈烈。

为了证实举报人的说法,记者一行在3月29日首先赶到了东莞黄江镇。这家活牛屠宰场位于东莞黄江镇西进四街。晚上9点半,记者发现,屠宰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放血、分割都有专人负责。然而,这里的环境却相当简陋,除了只有水泥地板外,没有任何防护装置,工人宰牛的场面看上去也十分危险。由于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统一穿着蓝色背心,陌生人一般都很难靠近,记者当晚只能暂时撤退。

4月5日晚,记者再次来到黄江镇。只见一辆白色的人货车正停在里面,车上下来几名男子,一部分人拿起工具准备开工,另一部分就负责把牛牵进铁皮房。割喉、放血、剥皮,很快,这群人就把牛放倒。随后,触目惊心的一幕发生了:一名男子拿着黄色的水管,他跨过牛的胸腔似乎在找些什么,并使劲地把水管往里面插。不用10秒,牛的四肢也开始翘起来。


注水后用手摁住防止水溢出

相隔不到15分钟,旁边的另一头牛很快也被放倒。和刚才一样,身穿蓝色背心的男子拿着水管走了过来,往牛胸的位置一插,不到20秒,牛身就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鼓起来,但可能由于水压太大,打进去的水又从牛肉里冒了出来。


“一般都是插进牛羊的心脏,通过血管注水”阿全告诉记者,到黄江屠宰场屠宰的每头牛羊基本都会注水,一般按照1斤肉打1两水的标准来操作,一头牛一般会注水超过50斤,但现场的工作人员也会根据牛的品种“因地制宜”,例如水牛,一般会比黄牛注得更多。


羊城派记者注意到,虽然这个屠宰场的外围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但在门口记者发现就贴着一份通知,落款是黄江食品公司。而距离屠宰场只有100米的地方,就是黄江镇生猪定点屠宰场,上面挂着黄江食品公司的招牌,旁边就是动物卫生监督所。


调查:“注水”并非孤例,随机一抓现行




牛被宰杀后,工作人员再次手持水管灌向牛体内

4月8日凌晨,记者又来到了“中国食品名镇”茶山镇的定点屠宰场暗访,这个位于茶石路2桥附近的屠宰场,前面是生猪屠宰车间,活牛屠宰的车间则设在屠宰场的最后方的隐蔽角落,并用黑色的塑料网把窗户死死地围蔽起来。机械化的工具,不锈钢的分拣台,地面也非常干净,相对于黄江和清溪两者的屠宰点,茶山镇的屠宰车间看上去要正规许多。记者赶到时,第一波宰牛和注水已经结束。


直到凌晨1点40分,第二波屠宰开始,只见数名男子将牛开膛破肚后,一名含着香烟的男子拿着一堆布条首先把牛的胸膛捂住,似乎怕牛血会溅出来,然后一只手就伸进牛的胸腔里,另一只手就拿着水管使劲往里面捅。20秒左右,牛的四肢开始慢慢有了反应,并僵直了起来。但可能灌得实在太多,在2分钟后,男子根本不够力气把牛扶稳,僵硬的牛身随即倒在一边,需要四个人才勉强把牛扶正。但注水并没有结束,在牛身被扶稳后,男子又再次往牛的心脏继续注水,整个过程前后持续了将近4分钟。


【利益揭秘】吸引附近城市的肉贩都来屠宰


这样的注水肉最后都销往到哪里?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注水肉不仅成为东莞市民的盘中餐,还千里迢迢地运到深圳等地。而也正是由于东莞的屠宰场可以注水,让附近城市的肉贩都选择到东莞来屠宰。


在连续跟踪的半个多月内,无论是清溪、黄江,还是茶山镇,过来拿货的货车不仅仅限于东莞号牌,粤B牌深圳货车占了总数将近7成。举报人阿全介绍说,屠宰场的作业时间也相当规律,每晚12点前,由于运送需要时间,过来屠宰的一般都是深圳等外地肉贩,而凌晨1点过后的,基本就是东莞本地的肉贩。


4月5日当晚,记者来到黄江镇的屠宰场时,大院内只停着一辆深圳号牌的货车。凌晨1点20分,货车从屠宰场驶出,经甬莞高速、从莞高速和S225省道,最终花了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来到了深圳龙岗的平湖市场。记者观察发现,虽然市场的主要出入口都设有保安看守,但肉贩从卸货到最后的上市,一路都非常顺畅。举报人说,肉贩之所以能有恃无恐,是因为东莞的屠宰场也能开出检疫票。


这位工作人员手里的水管让人触目惊心

注水肉相对于没注水的每斤便宜两三元

随后,记者装扮成酒楼的采购在市场里走了几圈,发现鲜牛肉当天的批发价大概在33至40元不等,得知记者会大量入货,不少肉贩都显得非常热情。还有肉贩好心提醒记者“不要光看价钱”,如果是自家经营的餐厅,在平湖市场采购就必须懂得行规。“因为这里很多牛肉都是外面屠宰的”,所谓的“外面”并非私宰,而是东莞过来的注水肉。“因为深圳这边的屠宰场监管非常严格,绝对不允许注水,所以很多肉贩都跑到东莞去屠宰”一名肉贩告诉记者,仅从肉眼很难分辨注水与否,但牛肉的价格都较为透明,注水肉相对于没注水的要便宜两三元一斤,这在当地市场,业内人士对东莞运来的牛肉都心知肚明。


除了龙岗平湖市场,记者连续多日的跟踪发现,“注水肉”还被运进了深圳罗湖东门市场、福田农批市场、龙华清湖市场、松岗肉菜市场、沙井肉菜市场,宝安区肉菜市场等地。“一头牛羊的屠宰费为200元左右,东莞、深圳等地的收费标准都差不多,但东莞的屠宰点为了招揽生意,所以公然允许注水”举报人阿全告诉记者,深圳市场每天要消耗300多头牛,其中有100多头来自东莞,这些牛肉是否都是注水肉,记者无法逐一证实。但就黄江、清溪、茶山三镇的屠宰点,每天屠宰牛羊的数量超过100头,其中三四十头“注水牛”被运往深圳,其余的流入东莞、惠州等地。


来源:羊城派


编后语

正规屠宰场如此“不正规”,老百姓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呢?这简直比非法地下屠宰场的做法更加缺德,这些不知被注了什么水的牛肉,分分钟被端上了你的餐桌。茂名化州牛杂闻名遐迩,对牛肉牛杂需求量也大。希望茂名的“劏牛佬”不要为了一己私利,而去学这种“技术活”。





《今日关注》名嘴郑达同茂名人民拜年啦



《今日关注》李静雯祝大家金银满屋,日日幸福!


友情合作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