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骑行一个故事

一群农村人2020-05-23 08:43:23

这个时候我把电脑的歌关了,我想更好地完成这篇文章,虽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彻底完成,毕竟最近总是计划刚不上变化。庆幸的是,一切都总算是过得去,想写写最近这一趟短途旅程。车协这次出的活动,大概就是去顺德吃好吃的,被那种传承的味道熏陶一下,但有些事可能无法意料,可能有趣也有可能令人崩溃


活动前两个星期我也知道我们准备是去顺德的了,我也肯定我会一起去,吃好吃的并不是重点,反而是我想更珍惜和大部队骑车的那种羁绊,二可能就是我想从中收获到一点什么,现在回过头想想,还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


活动推送出来之后,我直接去问大伟(我亲部长),我去当领队好不好,他反问我你有领队的经验吗?答案无疑是没有,但我并不觉得他是在唾弃我的意思,我的确是没有。策划出来了,除了护航的人,最多可报15人,这个人数还好,骑行体验应该还行。后来柱荣(会长)招募领队,队长和押后了。我再问一次我部长,干哪个???这次他叫我去当领队,并且说添龙(车协的策划部部长,竞技车手和摄影师)会看着我的,这下我想,这tm还有啥好担心的,不懂就问大佬!


但好像事情并不像我本来想的那样,领队除了领骑,其它一些事情也是责任在身的。首先的一个问题就是车!


这一趟出行的,女孩比男孩还要多,其中大部分是会员,骑行经验可以说是很少。这是一个令人高兴也令人担忧的消息,高兴的是我看到了骑行的热情活动前好几天柱荣又逗又认真地在群里说,我不做好功课,把我车都拆了。不怕说,我要是敢不做好计划,我自己都把自己拆了。这一趟缺了九辆车,我跟一些前辈和伙伴借了6辆,会车动用了3辆,一般来说,都是私人的车好骑,不过后来我发现我低估了会车,其实那些感觉比我自己的车还要舒服,可能这就是一种骑行文化沉淀下来的吧,那些前辈的车骑起来也超级舒服


验车这个过程有点搞笑,又令人有点烦恼,大家不能够一起来试车,把车带回宿舍。况且把车拿上宿舍不喊累的女生其实也少,这时代趋向精致。我借车也借得蛮苦的,但大佬就是大佬,前辈就是前辈。难得阿lek(车协重量级前辈,传奇太多了我描述不过来)私聊我问我是不是领队,有没有遇到难解决的问题。我当时还没遇到什么问题,主要是有点感动,他给我补了点鸡血,铁实用啊!培键(我亲部长的亲部长,魅力可以压倒南昆山)给我打了鸡血了还加满了油,我还能怎样呢,不行也得行啊。借车这个环节,前辈回复绝不会超过三秒,拿车!


小助手协调了几下,挺有趣的。慢慢才意识到领队相当于leader了,不但要记路线带队,还要解决住宿吃饭和时间安排,最难那点可能就是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有执行力去解决吧。带路其实也的确不好带,起码来说我带得还不够好。


出发前一晚把车都彻底安排好后,买保险的时候我差点就凉了,电脑时不时断网,我拿来那个链接原来我还没转换成正式的服务后台,11点左右才把保险搞定,差点就毁了一个活动,可能也是我想太多了。除此之外,有两位队员是广美的小姐姐,后来还加入了三位华农小哥,貌似会变得更加充实了。


出发时和意料一样,慢半拍,迟了半个小时出发。教大家骑行手势和注意事项的时候自己也有点小紧张,不知道是什么造成我现在这种有点腼腆的样子,我骨子里可不是这样的。且天气阴沉沉的,虽然我在群里嘴上很逗地说,心情好是不会下雨的,结果还真的一直都没下雨,阴天骑车很凉爽很舒服,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出发去顺德的路不远,37km。但整个车队出行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快,安全为首,路上休息得还好,体力都有余的路况很好,,但就是饿!


这就是添龙,车协出行的时候他的照片是最少的,我买了相机我超tm想给他拍几张帅照,但出行没什么阳光,捕捉到他回眸最自然的笑容别提我多高兴了。最纯情的照片,我喜欢这样子,不带什么过滤,原汁原味。

酸菜部(宣传部的部部长和小干),颜值都超高,问题来了,猜猜哪位才是小干?


还拍了其它一些伙伴,但因为很多原因我照片处理得很乱,好照片也不多,来个牌坊留影吧。

可以看一下我是怎么拍这张水平不高的照片的

不知道吃了多少尘,也是够猥琐的了。


中午12点40分这样,顺利到了顺德,想都不多想直接带大家去凤厨(这我也对比了不知道多少家私房菜,算是平靓正了)但你tm哪知道这里满人,你聪明别人也不傻,够操心的。但我仗着我们人多这一点,老板不可能落下这笔生意,等位的时候也是够抢手,先占了一张大桌,一切女生优先,先让女生坐下来,单后来我发现我造成了一个大错误,迟一点男生也坐下来的时候就把男女兵分两路了,这时我内心抽了自己几巴掌。为了争取大桌被别人翻了白眼......


不过大家饿到...没眼看,上一盘清一盘,连豆腐汁都清了,还收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最大问题就是我们等到1点半才开始吃饭,吃饱后大家都犯困,包括我自己。点菜从添龙这里学来一点,你自己一个人搞定就行!多人点点到天黑都不行,因为lili感冒了所以他也提醒多点个清淡的菜。这应该就属于一种细腻的魅力吧,连眼神都是很温柔的。



我收获了一个连我自己都真正喜欢的表情包,连我都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在别人的眼里笑得这么开,丑与不丑就见仁见智了。


预算控制得还算好,人均32的午餐,吃得饱味道也行,要知道这里是节假日的顺德,容不得我们任性,带大家回酒店放好行李后,根据那些兴趣和话题相投的人匹配了房间,这里也得花心思啊,谁tm知道我怎么酝酿和观察的,住宿环境还好,一分钱一分货,认命了。


下午去了顺峰山,我对那些山水其实没多大兴趣,我单纯想骑车和给伙伴拍照,这路吧,也是日了够了,到处修修补补,重点是这tm天气贼大风还降温,在顺峰山这里我简直就被吹到脑抽筋。不过好在有添龙,会玩!拿出广角镜头拍大合照,我也给他拍了装逼照,还挺好的。


值得自己傲娇的是为lili设计了一张二重曝光,尽管我的镜头并不优秀。

身后那些字也是够潇洒的!远近结合了。把背影那张图黑白高对比处理了,近景的头像把色条变冷梦幻,调一下透明度就出来了,有点应景吧哈哈,可能其实是我想多了。


我遇到一位四年级的小弟弟戴着骑行头盔,也骑山地,尾架还绑了一个篮球。

他妈妈也在隔壁,我刚给他拍照的时候他不愿意,她还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我是个大学生,广州骑车过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不考清华,我瞬间很受触动,我苦笑一下对他说,你来完成哥哥我这个心愿呗,争取考上清华。就算考不上,你尽你自己努力就行,以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认真地做。他妈妈叫他当一次model,他啃了,我就拍了个戴着头盔的背面,当时希望他眼里看到的是一种远大的抱负。看得出他好强,问我能不能爬上他指的那个坡,他刚才就去爬了,还想跟我单挑篮球,但这些貌似是我的过去式了,现在我更愿意去骑车。加了他妈妈的微信并且把照片传给了她,无论他们怎么想,我说的都是真实的感想,谁不愿意看到后生可畏


玩了上坡下坡,我只不过在里面简单地逛和溜达,其它伙伴可能去看风景或者拍照了。我先放张大合照系列,毫无疑问添龙不入镜。还有三位华农小哥,可以找一下他们的迷你会旗


回去路上有些小伙伴怼入了迪卡侬,还真的买了风衣御寒,哭笑不得。晚上本来想着一起吃个晚饭,但顺德这个地方吃大锅饭的地方并不会有你想得那么干脆简单,有名气的店铺不是卖光了就是满位,个个都腿软无力了还饿成个粉红豹。

逼到没办法只能是分开走了。我还是凑合找个小团吧。


搞笑的是我去民信吃竹筒红豆双皮奶,我没看价钱跟大队点的,好不容易得到的未知,当听说要23块钱一份的时候我海真的日了狗了,这么贵!

但当我吃完第一口之后,把我骂出去的话全都说了回来,还自动帮它打超高广告,果然顺德的甜点不是吹出来的,传承的味道就是好吃到撕心裂肺

接下来有点撑,炸牛奶,牛杂,羊肉串???

吃东西我一向不喜欢拍照......盗个图,没红豆的


吃完回来的时候偶然发现有条小巷拍人像好看,然后就

添龙,1,2,3,回头


发开个傻x说我睡睡就爬起来和你们玩,我tm打赌这家伙睡下去了绝逼起不来,还真的起不来了,睡到第二天8点多。晚上他扯了一张被子,添龙扯了一张被子,我喂蚊子


晚上睡眠质量并不好,应景的是这时候外面下雨了,我还得想明天的路况,路太滑就麻烦大了,而且第二天的骑行量其实差不多有70km,两天加起来就破百的了,只不过是她们不知道自己如此厉害而已。第二天我6点就醒了,出发前一晚我也只睡了四个小时,也是够困的,催完大家吃早餐集合,去水乡的路出乎意料的好,路不算湿和滑,我怕大部队上大桥太吃力了就试着从辅道过去,但是貌似并不通行,走错了一个路口,要返回路口重新上桥。


上桥和下坡最怕就是控车不好而且喜欢刷速度的人,队里有人刷速度和刷坡,当时想批一下他们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我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其实一个人骑高架路听着那些货车的高鸣喇叭是贼心烦的,但我知道我后面有一队人,并且是跟着我的方向和控车速度来骑,这时候就好像有一种归属感,我没什么好担忧的,控好车和速度就好,反正就担心后面的女生体力跟不上,特别是展华这种可以把人萌死的女生。没错我承认,那晚就是我说她可爱的,敢说敢当!


还差两公里就到逢简水乡的时候,我故意把导航关了,这里的路基本都是绿道,很舒服,把大家带出了江边骑一段,玩一玩,拍拍照,然后故事就有了一路上发开和锦彬应该都有帮队伍挡车,添龙提醒我控车和路口的问题,一路上只要我发现有少车的大道且有辅道的都走里面,给手势他们跟上来,分两队,其实也多想他们两列可以减少一点空气阻力,可以趁机聊聊天什么的增进一下感情,或许还是想多了。


出来江边的路果然好,大风少车又舒服,还能来个拉风表情包。

狗粮系列,可怜的锦斌

忘了还有多少乐趣大家在这里都很休闲和舒服,但唯一对不起的就是lili,她感冒,得快点离开


大合照系列


车协的传统式起跳,出行的时候一定要拍这样的照片留念。


去到逢简水乡,并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蒸猪和粽子很好吃,我坚决要大家一起吃一顿午饭就是怕大家下午骑车的时候体力不支,更重要一点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在吃饭的时候玩一玩聊聊天,但第二天和第一天的午饭,质量上差别还是挺大的,吃的状态也是,个个吃小吃都吃饱了基本。


这个倒是没什么,2点20分左右才出发回广大还真的是很迟了。原路返回的路确实是很舒服,少拐弯而且都是大路,为了看一下其它的风景我决定从北边回去,53km。但是接下来还真的是!哭都没眼泪出。


越来越大,加上队伍大部分人都很困,我也是,但我当然困都得好好忍住。柏岳爆胎了,修车修了一段时间,这个没什么,骑了挺舒服的10km,来到了一个顺德区的一个小镇的乡道内,找到一家小卖部停下来休息,但这家小卖部与我在后续发生了一连串的故事。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买了三瓶大矿泉水分了,老板看起来超级好人,还请我们吃了自己种的小芒果


lili有点担心的说,你觉得我们今晚能几点回到,我觉得是八点,后来还真的被她说对了。不过一路上添龙都告诉我,要做好雨骑和夜骑的准备,雨骑我倒不担心了,反而是夜骑,他很淡定地跟我说,之前我们9点才回到都试过,没事的,安全回去就OK了。他说这话让我放下心来,毕竟身边的就是大佬在护航。


在中途骑到一个加油站休息的时候,我觉得我穿着短袖撑不住了,想找件卫衣穿上。但我的书包...呢???

我找死都找不到我的书包在哪,居然连自己背上没把书包背上都不察觉。和添龙返回休息点找了一下也没找到,队员没有察觉我没背书包,又或者以为我的车上绑着一个书包,但那是展华的呀!!!


还好我能想起可能是在小卖部开始我就没有带上书包了,能犯这种错误估计也暗示着我身体有点负荷了,骑在前面破风是真的累,的确又饿。


这时候添龙在二维码付款里留言小卖部店主,因为拍了小视频和照片确认了书包的确留在了小卖部。锦斌毫不犹豫就换鞋上公路,说我跟添龙回去帮你那包,你继续带队回去。本来我并不是很佩服锦彬(实践部部长)的,论骨骼结构我觉得我自己的比他要好,简单点说有时候我觉得我骑车的样子要比他帅。但那一刻,我输得五体投地。那种说一不二坚定的眼神,说骑就骑说拉扯就拉扯的骑行精神令我自己无地自容,要不是他我可能连胎都不会补,他修起车来和教授也没啥区别了。还有,添龙的背包和一袋大米的重量没啥区别。


连夜赶回去帮我拿包,并提醒一定要把队伍安全带回去。


他们回去帮我拿包要15km左右,我们回大学城还有25km,多累多大风也是要啃的。我接下来这些路也是够惨的,很多大岔口,过了6点半天就慢慢黑了,骑到最后大家越累,又饿,还得停下来找厕所。我本来视力并不好,骑夜路很担心。在路上手机没电了还要重新充电,借伙伴手机过来开导航。华农三位小伙伴因为要回到华农就先骑一步回去了,发开和小白这两位可靠的男生也单飞了回去,添龙和锦斌两位大佬回去帮我拿包了。剩下能为队伍护航的就剩我和徽章了。加上当时我所有证件和相机全部都在书包里,那个心态真他妈的炸裂啊。


感动的事不会少,锦斌和添龙说不用担心我们,能回去的。路上遇到整列大货车,有一天别克主动停下来截住了后面的大货车,路上有人打开窗喊加油......


添龙回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书包送到了派出所,另一个书书包里整套的相机都不见了。我整个人瞬间奔溃,就像梦想破碎那样,忍着这些带队。不知道另外几位伙伴是不是知道我很累了,主动骑到我前面帮我挡风,阿茵过来搭话的时候也大概知道她怕我带队太累了。

路上一直在担心后面这群女生夜骑很辛苦,但后来发现我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她们很强。


失去了相机那种感觉,令我一直在怀疑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我最怕就是我用相机的目的是捕捉人性最美好的一面,但我也怕我自己喜爱的东西被人性给埋没了,打死我也不敢去相信那个小卖部的善良人家会贼喊抓贼。

回到南亭渡口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波光倒映在树上,那一刻很安静也很漂亮,但我瘫在地上,什么也不想说。乘轮渡的时候看到一对恩爱的情侣和一个奶奶用厚厚的小棉被护住小宝贝,但我脑子却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东西。顺德团准备收工了,但大家都为我这件事感到惋惜和不愉快,我也比较内疚自己这个样子。


8点半才回到门诊部,火火为了安慰我请我吃了男五,泽水和逢喜主动下来帮忙搬车,听到我这个消息的人都很担心,添龙和锦斌在佛山那边,喝了红牛吃了晚饭,不过倒霉的是爆了两次胎。最后还是货拉拉回来的。


和培键聊了挺久,他的眼神看起来比我自己还要惋惜我自己的相机,阿lek说以后要拍照我把我相机借给你啊,小肥容说伤心就表现出来吧,别隐藏。还有好多好多......乐华私聊我一下,我大概就知道她已经知道我丢了相机......果然都是我的亲部长,还有前辈。


一晚上我想了不少东西,觉得自己的心血一下子就泡汤了,摄影的梦想貌似刚开始就结束。不断对自己说被夺走的只是器材而不是自己对光线的捕捉和人文的思考,但我这一刻怎能忍住自己的兽性呢,真想让偷我相机的人全家去死了。


就是这样我连澡都不洗,一头沉下去......


醒来了,什么都不想,想着我怎么也得去一趟顺德,就算找不到相机我也得把我的书包和证件拿回来啊。戴上骑行手套就往顺德骑,我还做好了以后没有相机拍照的准备


l路上用手机拍了这三张黑白照,苦笑一下自己拍照还是有两下子的,光线控制得还好,特别是这张可口可乐的特别有感觉,瓶身侧面反了光。


去到顺德用尽各种办法找到了士多,老板夫妇就住在100左右的破旧租房里,他们说200一个月,老家在贵州,来佛山这里十二年了,我突然注意到阿姨的右手断了,心里很是说不出滋味。我整套相机被他们藏好在家了,他们说在等我,书包先让女儿报警送去派出所了。原本想在我书包里找到我的练习方式却找不到,店铺人流量多,又怕警察里的人不干净,知道我这个相机最贵重才把它藏好了。


这个故事够我吹一辈子了,叔叔阿姨家里穷,儿子和我一样大却出去打工了,读不起大学。阿姨右手断了是残疾人,很欣慰地说坐公交不用钱。他们拉我下来吃饭,说不要太紧张了,吃完饭就开心了,开开心心地骑车回去大学,努力读书。叔叔阿姨不会拿你任何东西的,你看我手臂都断了,我怎么用你的相机啊,而且我也不会用,最起码这相机也要几百块吧?听到这里我苦笑。


那时候我有点哽咽,心想自己大半年的心血回来了很开心,自己也给自己打了嘴巴,明明叔叔阿姨这么好人,我要给他们买礼品和发红包也不要,年纪都差不多60了。但我敢保证的是我还会回去那个小卖部,一定会。


一个行程一波三折,当了一次正式的领骑也学会了很多,收获了很多,变得更热爱车协,更相信自己。感谢每一位遇到的人,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几点了,好像快3点了,大半夜的,错别字可能也特别多,但我会睡得很香,还有很多说不完的话,留到下次。